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离家出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说过的话之前已经说过了。

    李昭见杨厚照气得脸色发青,她轻声道:“我也想永远留在你身边啊,但是真的能吗?咱们两个中间,缺个人。”

    缺个孩子。

    所以李昭不能被自己的母亲容忍,她又不喜欢低头的人。

    杨厚照心头像是被一个棒槌打中,闷闷的让他身形一僵。

    接着他要说什么,要发脾气,可是都发不出来了。

    屋内就这么静下来,针落可闻,静的让人心慌。

    最后李昭道:“万岁爷,让我再陪你一程吧,我们一起到京城,我想看着您被人拥戴的样子,让我再陪你一程。”

    杨厚照又张张嘴,然后摔着袖子出门去了。

    原本好的跟一个人的帝后,到了入寝时间,突然就皇后一个人回来了。

    秦姑姑见李昭坐在床前对着蜡烛发呆,一下子跪在地上:“娘娘,是奴婢多的嘴,您惩罚奴婢吧。”

    除了秦姑姑,李昭谁都没告诉,一想就是她,可是她又不是分不清好赖的人,秦姑姑张永他们,都是希望她和杨厚照好的。

    李昭把秦姑姑拉起来,道:“算了,早晚会有这么一遭,不过我以为那时候,反正我看不见了,也就不会这么难过。”

    她是想偷偷跑的。

    秦姑姑惹了祸,虽然觉得李昭不对,可是看帝后闹成这个样子,也不好说什么。

    李昭在屋里准备睡觉,秦姑姑出来找张永诉苦,张永也正来找她。

    在院子里二人相遇,秦姑姑道:“张公公,您怎么知道奴婢又事找您?”

    张永一脸焦急之色道:“你现在什么事都要放在后面了,万岁爷来过没有?”

    秦姑姑道:“万岁爷不是跟您在前院看书吗?”

    张永急的跺脚:“看什么书啊,说让咱家去搬酒,要喝酒,咱家不敢违抗,去拿了酒回来,可是万岁爷不见了,问了别人,有的说出门去了,咱家过来看看,是不是真出门去了。”

    秦姑姑脸色一白道;“万岁爷心情不好,还要喝酒,跟谁出门去?别遇到什么危险。”

    说的不就是吗?

    张永见杨厚照没来找李昭,那就确定是出门了,也不再跟秦姑姑啰嗦,大跑着出去找人。

    李昭这边刚要睡觉,秦姑姑急切的甚至是有些粗鲁的把她从被窝里拎出来:“娘娘,万岁爷不见了,出门去了。”

    李昭看着秦姑姑这样的脸色知道不是好事:“没带人?”

    秦姑姑道:“知带了谷大用,可是谷大用不机灵啊。”

    不精灵不怕,就怕有人蓄谋已久的伤害杨厚照,那个杨宸濠可是一直虎视眈眈呢。

    李昭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挖空了一块,来不及穿鞋,披上披风就往外跑。

    秦姑姑追出去:“娘娘,娘娘,您上哪去找啊?”

    ****

    皇上丢了,但是还不敢对外宣传皇上丢了,只能默默的找。

    李昭对城里不熟悉,所以她再着急,也没办法亲自去找。

    就光着脚在大殿里听消息。

    小鹦鹉先回来了的,李昭站起来问道:“找到了没有,有没有消息?”

    小鹦鹉道:“奴婢把城里的青楼妓馆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万岁爷。”

    李昭失魂落魄的坐回去,现在就是说他去青楼妓院了,她也不会生气的,人平安就好,但是没有。

    不一会张永回来了,带着哭腔道:“娘娘,城里的酒馆都找遍了,没有万岁爷。”

    杨厚照说是要去喝酒,可是酒馆也没有。

    妓院没有,酒馆没有。

    李昭又急的在屋里到处走,人到哪去了呢?

    就这样,衙门里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晚上,小皇帝的身影也没出现,而时间越久,大家的心事越沉重,因为皇上会有很多敌人在暗处……

    眼看天空放白,李昭站在屋檐下看着天空心里一阵阵懊悔,如果因此杨厚照有个三长两短,她就算千刀万剐,也弥补不了自己的过失。

    人在这时候,哪怕是个无神论者,也喜欢求神拜佛。

    李昭连着对老天许下几个心愿,请求杨厚照平安无事,就在李昭睁开眼的刹那,秦姑姑急匆匆跑回来:“娘娘,娘娘,有人来要钱了,赎万岁爷。”

    李昭张大了嘴,谁这么大胆,绑架了衙门里的人,还敢来要赎金?

    *****

    客厅里,一位穿着羊皮袄的老者被李昭请到屋里,老者看起来五十左右,身子很瘦,目光明亮矍铄。

    他一见李昭,脸上就露出极其不满的情绪:“你是大侄子的媳妇吧?是不是你?”

    屋里众人:“……”

    他的大侄子?

    李昭问道:“老爹,您不是说见过我家大爷吗?他现在在哪呢。”

    老者道:“人丢不了,但是你这个侄媳妇,我老汉必须说说你了,怎么就把大侄子气成那样呢?拉着我的手就哭,媳妇不要他了,没见过这样的媳妇,别人家的媳妇都是哄着相公怕相公不要她,他倒好,反过来了。

    我说侄媳妇,到底因为啥啊?差啥不要我们大侄子?一表人才,有情有义,到底差啥?你外面有人了?”

    李昭:“……”

    屋里众人听得好笑又着急。

    秦姑姑插嘴道:“老爹,我们大爷到底在哪呢?”

    老者道:“在哪?在我家呗,这家伙的,一下子喝了我五坛酒,钱还没给呢。”

    这人有下落了,李昭希望赶紧把人找回来,让秦姑姑给老者拿钱,然后对老者道:“您家主何处?多有打扰,我们得把大爷接回来。”

    老者道:“反正啊,你接行,钱是一份不能少,那家伙,喝了我五坛子酒啊。”

    李昭笑道:“您也看见了,五坛子酒,我们不会赖账的,您不用担心。”

    老者提高了声音道:“这还不明白吗?人喝五坛子酒会什么样?大侄子可不止得给我酒钱,他嘴里骂你不是东西,可是把我家都砸了,一点酒钱,哪里够啊。”

    李昭:“……”

    ****

    杨厚照出门之后被深夜开门的一家羊汤馆给吸引了,吃了一个羊腿,喝了五坛子酒,然后开始耍酒疯,老者没说错,把他家全砸了。

    砸完躺在人家呼呼睡大觉,谷大用心疼皇上睡的香,就没叫皇上起来,二来他兜里忘带钱了,砸了人家,人家也不让他走。

    这次谷大用还不错,没有犯浑,说出衙门的地址,让老者去找人,就这样,天亮了,杨厚照才被接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