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李昭病了
    杨厚照还未清醒,李昭拿着温水洗过的帕子给她擦擦额头。

    杨厚照突然拉住李昭的手:“给阿昭一个孩子,朕要个孩子。”

    李昭看他说话的时候并未睁开眼,知道是梦话,也不知道是在求谁呢。

    李昭放下杨厚照胳膊,拍着他的肩头道:“很快就给你孩子了,快睡吧。”

    杨厚照接下来真的沉沉睡去,李昭一晚上没睡,有点头晕脑胀,秦姑姑来问她:“娘娘,喝点粥吧。”

    李昭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吃饭,何况杨厚照只是喝多了。

    李昭去喝了粥,可是等她回答卧室的时候,头晕的迹象没有转好,她摸摸额头,有点烫,知道自己是昨天冻着了。

    赶紧喝了一壶热水,可是还是挺不住,就上床睡觉去了。

    杨厚照到处找李昭都找不到,倏然从梦中惊醒。

    他赶紧坐起来,张永和秦姑姑等人都赶过来了。“万岁爷,您好些了吗?”

    杨厚照看了一下,就没看见李昭,气的顾不得头疼,问道:“姓李的呢?”这时候都不甘心他了,反了天了。

    姓李的。

    秦姑姑不敢隐瞒,低声道:“娘娘找了您一晚上,一晚上没睡,才喝碗粥去睡觉。”

    等了他一晚上?

    想到李昭着急的样子,杨厚照满身的怒气一下子就降下去了,拍拍脑袋下地,去了李昭的卧房。

    床上,李昭躺得笔直笔直的,紧闭的眼睛留下两弯浓密的睫毛,两边脸颊霞云一片,看着可爱极了。

    杨厚照伸出手指去贴李昭的睫毛,一想到她一晚上没睡,又舍不得弄醒,长长叹息一声道:“阿昭啊,朕该拿你怎么办?你和母后真的要逼死朕了。”

    杨厚照酒劲没过,看了一会李昭也受不了了,躺在李昭身边睡过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厚照感觉自己越来越热,他渴的到处找水喝,找不到,但是身上的热量一点不减,他低头一看,原来是怀里抱着个炉子,想把炉子甩掉,可是这炉子粘手,就一个劲的跟着他。

    杨厚照气的用脚一蹬,还踹不掉个你。

    突然间身边吃痛的声音惊起,杨厚照睁眼一看,他把李昭踹到床里去了。

    杨厚照:“……”

    还好李昭是在里面的。

    杨厚照趴到床里叫着李昭:“没事吧?踹到哪了?”

    李昭睁开眼,哼哼一声摇摇头,之后什么都没说,又闭上眼,杨厚照感觉哪里不对劲,贴上李昭红扑扑的小脸蛋,顿时吓了一挑,原来他抱着的火炉子就是媳妇。

    杨厚照赶紧下床,站在地上喊:“快来人,快来人,皇后病了你们都不知道,要是人有个三长两短,朕绝对饶不了你们。”

    张永秦姑姑等人冲进来,秦姑姑对着李昭额头一探,这才知道人高烧的不行。

    想起昨晚皇后在殿里等了一夜,跑的时候忘了穿鞋,肯定是那时候受的贼风,而如果不是她多嘴,皇上不会跑出去喝酒,皇后也就不回生病,满心的自责,让秦姑姑顿时哭出来。

    张永怕她惹烦了惺帝,赶紧去叫太医。

    这不昨晚上没忙活好的人,如今又乱成一锅粥了。

    *****

    李昭睡得沉,杨厚照就一直坐在她身边,他抬手摸着李昭的脸道:“你快点醒来吧,是不是想逃避责骂才病的?别以为你病了,朕就会原谅你,不等朕发完脾气就生病,让朕无处发泄,真是让人生气。”

    随后语气又充满舍不得:“朕不该出去喝酒让你担心的,呀,可是真生气啊,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就生病了?生病了真就不能骂你,赶紧好起来啊。”

    他一直嘀嘀咕咕个没完,语气中有对李昭的心疼,也有因为自己出门的自责,不知道嘟囔了多久,李昭还是没醒。

    不过太医说会没事的。

    杨厚照又重新躺在李昭身边,用坚实的胳膊抱着她,喃喃道:“阿昭,咱们到底怎么办?”

    杨厚照的话李昭其实都听见了,但是她非常难受,不想动弹,也不想跟人说话。

    这样迷迷糊糊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感觉手指上湿蠕一片。

    李昭睁开眼,见是杨厚照在咬她的手指玩。

    李昭:“……”

    她直接问道:“万岁爷成了狗了?您是没什么吃了啊?”

    说完才发现嗓子有点哑。

    杨厚照发现她醒了,眼睛一亮,抬手摸摸她的额头,道;“不热了,你好了吗?”

    病哪有这么快好的,身子是不感觉像在冰窖了,但是头还是晕沉沉的。

    李昭不想让杨厚照担心:“我没有多大事,从小就身体壮,比牛犊子还壮。”

    牛犊子?!

    杨厚照一想到自己天天抱的是个牛犊子,整个人就不好了。

    正好他还在气头上,竖起眉头道:“不要以为你装傻装乖逗朕笑,朕就会原谅你,本来好好的,朕高高兴兴要回京,你却要偷偷离开朕的身边,李昭,你这么做,放在任何人身上,人家都不会原谅你,朕还是皇帝呢。”

    李昭道:“所以我说不让他们说出去,等我偷偷走了,你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还想着偷偷走呢?不说清楚就失踪,这不是比说清楚了更伤人。

    杨厚照摇着头下了床:“李昭你太狠毒了,到现在你都不道歉,朕这次不会原谅你了。”

    杨厚照说完披上袍子就走。

    李昭怕他又出去喝酒,掀开被子要去追他:“万岁爷,你不能自己出去,外面危险。”

    杨厚照回头,本来想反驳她,他生死于她无关,可是看着她烧的落了一层皮的嘴唇,这些话也说不出口了。

    他道:“你管好你自己吧,你这个女人,不值得朕为你伤心,朕不会因为你去喝酒了,喝酒也不是因为你。”

    李昭:“……”

    杨厚照怒气冲冲走了,秦姑姑端了药碗给李昭。

    她看着李昭喝完,然后长长叹了口气道:“何必呢,娘娘,您就一定要伤害万岁爷吗?”

    李昭抬起头道:“现在你觉得他受伤,可是这样他才能彻底放下啊,我越不好,对他来说就越好,而且对于我自己,这也是保命的手段,你不用再劝我了。”

    他们如果回去,太后不知道什么样,秦姑姑被李昭劝服,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