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谈判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昭病了两天还不见好转,杨厚照嘴里都急出泡了,但是他不说。

    当然,他也没扔下李昭不管。

    这两天也没跟李昭争执,也没有跟她冷战,一直在屋里陪着李昭。

    到了晚上,秦姑姑又端了青菜粥进来。

    李昭毫无胃口,杨厚照生气道:“没胃口也要吃,不吃怎么能好。”

    李昭现在嘴巴发苦,很是难受,她知道这是病毒感冒,全靠抵抗力撑着,别的就算在现代,打针都不管用。

    于是叫着秦姑姑:“给我上烤羊腿的肉,胡辣汤面,越是口味重的,都上来些。”

    秦姑姑道:“大夫让吃清淡。”

    李昭道:“你就听我的吧,我想吃这些。”

    杨厚照对秦姑姑摆摆手:“娘娘想吃什么就上什么,挑味重的。”

    辣椒还没传到这,口味重就是胡椒了,羊腿肉撒了好些胡椒粉,闻着又香又呛鼻子。

    李昭啃了半只腿,吃了一碗面条,汤汤水水吃的可香了。

    杨厚照看的有点馋,心想我一个正常人,也吃不过她啊,这么看,到底哪里有病?

    可是李昭吃完不久就全吐了。

    杨厚照气的在屋子里跺脚:“不让你吃,不让你吃,怎么就那么贪嘴。”

    李昭吐完却觉得精神一振,看向杨厚照笑道:“那我下次还贪嘴,到底行不行?”

    她虽然没有故意用讨好的语气,但是因为生病,有气无力软绵绵的,杨厚照就吃这一套,心一软一甜道:“你要是想吃龙肝,朕就把自己的肝挖给你,这行了吧?”

    所以她不管做了什么事,最后他还是纵容他,李昭当然高兴了。

    可是太医不干了,跟来的正好是薛立斋,听说李昭不按医嘱,跑来找万岁爷算账:“风寒的人都肠胃娇弱,怎么能吃辣的?万岁爷您请劝劝娘娘。”

    杨厚照眼皮一垂,语气轻蔑:“朕的女人,想吃啥就吃啥,不用你管。”

    薛立斋可是轴的,道:“万岁爷,娘娘病着呢,臣是大夫,要为娘娘负责。”

    杨厚照冷哼:“朕的女人,吃喝用不着你负责。”

    薛立斋:“……”

    这个二杆子也生气了,都忘了是在跟谁说话:“那娘娘如果拖着不好,就是皇上的责任。”

    哎呦,好本事。

    可是杨厚照感觉李昭明显话多了,根本是要好了。

    他哼道:“娘娘要是好的更快,你就是学艺不精,看朕怎么挤兑你?”

    这句话很管用,说的薛立斋一愣,然后不知道脑袋里想什么去了,行了个礼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李昭的面条里醋和胡椒粉又不少,杨厚照也不拦着她,跟着她一起吃。

    这次李昭又吐了,不过人明显更精神。

    中午做鱼晚上是排骨炖鸡之类,全是医嘱不允许的辛辣油腻,可是李昭就是好了,胃口越来越好。

    媳妇明显着有精神,杨厚照也暗暗得意,让张永去把薛立斋叫过来:“看见没?好了,你们不让吃什么就专门吃什么,好了。”

    薛立斋知道皇上不可能撒谎,来的时候他也问过张永,娘娘确实不让吃什么就吃什么。

    但是人好了,这和他生平所学一点也不一样,薛立斋的震惊可以说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皇上的得意他已经看不见了,请求道:“皇上,微臣想再给娘娘请次脉。”

    杨厚照挑挑眉:“去啊,请啊,看朕骗你不成。”

    李昭的脉象平稳有力,薛立斋却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问道:“娘娘,您是自己想吃这些东西?怎么好的这么快?这跟臣所学一点也不一样。”

    李昭也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好的快了。

    可能因为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心情愉悦?可能病就是要好了。她也不知道。

    不过看薛太医有些迷茫,她有些不忍心道:“你们医术不也是易经的分支?易经有个道理是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同理,治病一人一方,各不相同,有个例外,没什么好奇怪的。”

    薛立斋感觉心头一振,前方的一团迷雾像是遇见了太阳,一瞬间就被劈开了。

    他喃喃道:“果然是我学艺不精。”

    随后看向李昭道:“娘娘,一定要多召些大夫来给您和万岁爷查看身体,指不定……”

    指不定他们谁有病不能生,但是他没看出来。

    薛立斋话没说全,但是他最后一句提到了小皇子,李昭已经明白了,感谢了他的好意:“会的。”

    心里却想,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李昭的病好多了,杨厚照心里的阴霾去了一半,晚上等李昭躺下,他悄悄躺在李昭身边,看着李昭的小脸,有生气但是还有喜欢,这种矛盾的心里让他故意把脚丫放冷,然后伸向李昭的被窝。

    李昭吓的一翻身,他等着呢,正好从背后抱住李昭。

    然后咧着嘴无声地笑,手慢慢伸向李昭的小裤子。

    李昭睁开眼眉头微蹙:“万岁爷,我是病人,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杨厚照手一顿,不高兴道:“你不是好多了吗?”

    李昭叹息道:“我们是迟早要分开的,你如果一直这样,还分得开吗?”

    一句话如同冰水,将杨厚照的兴致全都浇没了。

    杨厚照气的一翻身:“朕再也不想理你。”

    接着他真的说话算话,一夜都没动。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昭的状态明显更好了。

    吃完饭,她跟着杨厚照去了书房:“万岁爷,咱们也没什么事了,还是开始赶路吧。”

    都说好了要回京城去,被李昭病耽误了一天了。

    提到回京,杨厚照就想到李昭把行李分开放的事。

    他忍了下,没发火,拉着李昭坐在屋里的榻上,然后问道:“朕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确定要跟朕分开,是不是一回京城,你就要离开朕了?”

    这次不是背着太后在宫外过,而是真的要分开。

    李昭别的借口也不想找,点头道:“嗯,就分开吧,早晚如此。”

    杨厚照明知道答案,可是听李昭这么固执的回答还是十分失望。

    他不满的问道:“你是不是早都打算好了?想着要离开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