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思春少年
    晚上,安堇妍侧躺在床上,脑子里还在想着白天长辈之间的谈话,还有单言后来说的那些话,心里既害怕不安,又隐隐有些期待着,虽然对于两人之间的未来会发生些什么,安堇妍是一点也没有思考过,可是她想,那应该是一份不错的体验。只要两个人真心爱着彼此对彼此好,即便是最后真的因为无法在继续下去而选择了分开,那也将是两人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只要付出过,又何必在乎天长地久呢。

    安堇妍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对不对,她承认自己是一个懦夫,面对爱情的懦夫,因为害怕受伤所以一直不敢付出真心。但是她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在面对单言这样优秀的男人,动心只是时间的问题。她不想自己因为自己的犹豫而错过这份美好的感情,既然无法自欺欺人,那就勇敢的去接受它吧。

    “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感受到身边的床铺凹陷了下去,耳边响起单言的声音,安堇妍顿时从刚才失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一转头就看到穿着浴袍的单言,几缕微湿的头发散在额前,性感而迷人的嘴角微微扬起,挂着淡淡的笑意,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芬芳,整个人全身都散发着浓浓的男性气息。

    安堇妍一时看的失神,等意识到自己的失神之后,顿时一囧,眼神开始闪烁着不敢去看单言的脸。“没,没想什么。”

    看到安堇妍故作镇定欲盖弥彰的样子,单言不禁笑出了声,脸颊微红的模样在他看来是如此的可爱。忍不住起了捉弄之心,故意在此凑近了她,几乎是整张脸都要贴到对方的脸上了。

    “真的没有想什么吗?可是刚才我可是一直都在想你啊。”

    “想我做什么?”安堇妍的身体变的有些僵硬,慢慢的小心的移动着自己的脑袋,想要与他保持一点距离。

    “当然是想你做该做的事情啊。”

    “什,什么!该做的事情!”安堇妍惊愕的转头看向单言,唇瓣就不小心擦到了对方的双唇,两人明显都愣了一下,安堇妍惊愕的瞪大双眸,在她想要飞快的转过头不知所措的时候,单言先一步扣住了她的下巴,低下头一下子掳获那双娇嫩的唇瓣,不断的撕咬着,仔细的吮吸着,极力想要汲取她的所有芬芳,双手的力道满满下移,用力的圈着那纤细的腰肢,狠狠的几乎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一般。

    从开始的温柔浅尝,到后来的猛烈索求,唇齿间的碰撞,两人都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安堇妍想要躲避,然而单言根本就不可能给她任何松口的机会,而她的理智早已经在单言猛烈的攻势下,渐渐涣散,最后完全陷入了疯狂的境界。

    这一折腾就折腾到了后半夜,安堇妍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只是在自己陷入黑暗是时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单言一脸餍足的笑容,还有一句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等到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了,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几缕阳光透过窗户斜撒进来,安堇妍动了一下身体,疼痛顿时从下身蔓延上来,立即就皱起了眉头。

    脑海里,昨晚的一幕幕如电影倒带一般,一桢桢出现在脑海里,安堇妍的脸色顿时一红,还好此时单言已经离开了,否则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等到那股疼痛消失了一点,她又动了一下,那疼痛又在此袭来了。可是她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躺在床上啊,人有三急啊。

    深吸了一口气,安堇妍掀开被子一鼓作气的下了床,眉头紧皱忍着不适朝着洗手间走去,没走一步都能感受到那股难以言明的疼痛。

    好不容易进了厕所,解决了问题,安堇妍看着马桶里那淡淡的鲜红,不禁有些疑惑?在回响起昨晚的经过,都说第一次的疼痛是难以言喻的,可是她跟单言都不是第一次了,怎么也这么疼的要死要活的?还有这血又是怎么回事?当时她早已经疼的死去活来了,还张嘴咬了单言的肩头,也没有其他的心思去顾及这个,现在细想下,还真是有很多她不明白的地方。

    虽然她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就算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生物课也不是白上的啊。如果当时她跟单言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话,那床单上的血迹又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发生了,那做完的一切又改如何解释?

    安堇妍越想越觉得有问题,如今能够解释这一切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于是,安堇妍在洗漱完了之后,下了楼去。

    此时的单氏企业总裁办公室里,程前看着自上班开始就一直挂着笑意的上司,不禁感到十分的疑惑,这个人还是他那个冷酷无情的上司吗?脸是没错,但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总裁,你没事吧!”

    单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看着文件“我能有什么事情,你有什么事吗?”

    程前摇了摇头,继续盯着单言,“真的没事吗?”

    单言抬起头看着程前,嘴角的笑意已经敛去,冷声道“看来你现在很闲,那要不要我把你调到工地上上去做监工。”

    闻言,程前立马一本正经的说道“不不不,我忙的要死,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

    说完在看到单言冷漠的面容时,心里总算是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是那个冷漠无情的单言。

    “怎么还不走?”单言冷声道。

    “这就走。”程前转身就朝着门那里走去,可是走到了一半又折回来了,一脸八卦的盯着单言道“总裁,你今天看上去很不对劲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位思春的少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