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落汤鸡
    “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天都黑下来了,再不下山等会儿可能要被淋湿了。”说话的同时,已经有风中夹杂着的雨点落在了安堇妍的脸上,她摊开手掌伸了出去,就有雨点落在了她的掌心内。

    凌云也感觉到风中的雨点,点头道“等会这雨怕是很大,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沿着小路开始下山,风越来越大,天也越来越黑,就跟到了晚上。“注意脚下!”

    凌云怕发生意外,伸手拉住了安堇妍的手腕,安堇妍也知道是出于安全考虑,也没有挣脱开他的手。

    此时,风中的雨点骤然变的密集起来,很快,大雨倾盆而下,两人还没有到半山腰,就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

    “对不起啊,因为我害得你被雨淋湿!”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淋都淋湿了,还是快点走吧,山下有人在等我们。”

    两人凭着微微亮的光线在小路中疾走,忽然安堇妍脚下踩中了一粒石子,顿时脚一崴,身体不受控制的忘右侧倒去。

    “啊!”

    惯性拉扯,一直紧抓着的凌云在感受到拉扯大时候,不敢放手,越是便顺着惯性跟着安堇妍一起倒向了右侧。

    在倒下触地的那一瞬间,凌云忽然抱住了安堇妍,两人顺着山坡一路往下滚,最后滚落到了一条沟里才停了下来,此时两人都已经晕了过去。

    山下车里的程前在看到天色不正常的时候,打开车门伸出手,在感受到了雨点之后,便拿出座位下的雨伞,上山去接安堇妍。

    才上半山腰,雨就已经下来了,于是他立即加快了步伐,模糊中似乎听到了一声喊叫。

    “总裁?少夫人?凌总?”程前大声喊了几声,没有听到回复,焦急的朝着单言的墓地走去。

    当他来到单言的目的时,并没有看到两人的身影,他刚才一路从上下山的必经之路走来,根本就没有看到两人,难道是发生意外了。

    天色这么暗,视线不清楚,大雨淋湿了小路,很容易发生意外。想到这里,程前立即将手伸进口袋拿手机准备打电话,结果却发现口袋里没有手机。摸摸另外两个口袋,还是没有。

    低咒一声,程前赶紧转身下山,手机一定是落在车子里了。

    原路返回,好不容易下了山,程前打开车门,看到放在车里的手机后,立即拿了出来,然后给110打了救援电话。

    短暂的昏迷之后,安堇妍渐渐醒了过来,雨势没有减弱,周围还是那么暗,感觉到手里触碰的柔软,安堇妍低头一看,就发现凌云被自己压在了身下

    “凌云,凌云你醒醒!”

    安堇妍轻摇着面前的人,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刚才滚下来的时候,他一直抱着自己,将自己护在怀里,所以她才没有受什么伤。

    “你这个傻子,干嘛不放手,现在我们脸都滚下来了,怎么办啊!”

    才说完,忽然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在她惊喜的看向凌云的时候,他说一句话。

    “我说过,我不会放手的!”

    安堇妍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现在好了。不放手,咱们两都变成受伤人士了。”

    “你哪里受伤了!”凌云担忧的起身,却感觉到后背一阵剧痛,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安堇妍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后背应该是破了点皮。你哪里受伤了。”

    “我倒是没受伤,就是刚才脚崴了,所以才失去平衡摔倒了。”

    “脚崴了?能站起来吗?现在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下,你我都湿了,再不弄干很容易生病的。”

    “我只是脚崴了,又不是残废了,我可以的。”说着,安堇妍就要站起来,凌云见状抓着她的手,扶着她一起站起来了。

    “可以吗?”

    安堇妍点头,“嗯。我们走吧。”

    “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安堇妍问道。

    “不大清楚,按照刚才我们滚下来的方向,应该是在地势低凹点地方,我们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应该就能走到主路上去。”

    走了一会儿,凌云感觉到安堇妍开始靠向自己,心里忽然就起了一丝捉弄的念头。“你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除了我们两个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东西存在?”

    “啊?你什么意思?”安堇妍紧张的问道,双手不自觉的更加拽紧了凌云的衣服。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尽管安堇妍在商场上看起来那么霸气那么厉害,但是此刻,她却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面对周围陌生的一切,是那么的惶恐无知。在坚强的人,也有自己柔弱的一面。

    “安堇妍,你是安堇妍吗?”

    “啊?”安堇妍不懂凌云此时的意思?

    “我只是问问而已,我怕你不是安堇妍,你知道的,在这种地方,很容易招惹上那种东西!”

    “什么东西啊!”安堇妍都快哭了,声音里带着哽咽。

    “就是那种东西啊!”

    凌云说完后就感觉到身旁的人停了下来,“你怎么不走了!”

    安堇妍沉默着站在那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凌云有些纳闷,又问了一声。“堇妍,你怎么了?”

    “我到家了!”

    “什么!”凌云愣了一下,这个时候一到闪电划过,安堇妍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他,眼神十分的可怕,嘴角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你……”凌云惊愕的看着安堇妍。

    两人沉默了三秒钟后,安堇妍忽然笑出了声,“哈哈哈,吓到了吧,看你还敢不敢吓我!”

    “你?”凌云看着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刚才的样子真的很像个女鬼!

    当然这句话是不能对她说的,否则自己真的就要凉凉了。

    “我二哥是医生,在房间里经常摆放一些人体骨骼标本,没事还解剖一下小动物什么的,我二哥怕我乱动他房间里的东西,就经常装神弄鬼的吓唬我,就跟你刚才那样。如果你曾亲眼看着活生生的人死在你面前,恐怕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怕的了吧。”

    “对不起!”凌云道歉,他,没想那么多,他不知道她竟然还经历了那种事情,当时的她一定很害怕很无助吧。

    “算了,已经都快要忘记的事情了,真是疯了,竟然在这大雨里跟你说这些,还是快点走吧。”安堇妍催促着,跛着脚开始走。凌云立即搀扶着她,两人继续往下走。

    走了一会儿,凌云看到山下的方向有灯光,而且还是分散开的,有五六个光点。“是不是他们来找我们的?”

    “应该是的。”

    “太好了,走吧。”

    “在这里!”走到不远处的时候,凌云对着那些人大喊着,很快,听到声音的那些人全都聚拢了过来,开始朝着他们方向移动。

    “少夫人!凌总!你们都没事吧!”程前跑到两人面前,看着两人一身狼狈的样子,神情担忧,但是紧张的心情总算是缓解了一下,人没事就好!

    “没事!”

    下山之后,已经有医护人员在一旁等候了,在做检查的时候,安堇妍拄着拐走想要过去查看凌云的情况,此时医生正在给他做简单的伤口处理。

    安堇妍这时才看到凌云后背的情况,整个人趴在担架上,上衣都被剪掉了,露出了满是伤痕的后背,那些伤口都是尖锐的石块造成的,都是为了保护她。

    医生拿出镊子将伤口里细碎的沙子清理出来,看着凌云皱起的眉头,安堇妍忽然间觉得心很疼!

    那得多么疼啊,他竟然一个字都没说,是为了怕她担心吗?

    视线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车外面的身影,此时的雨已经停了下来,天色已经逐渐变亮,一场大雨可以冲刷去许多的痕迹,却也在人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对不起啊,是我害你收了这么重的伤!”安堇妍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意外而已,也不是你的错,你看我这好像很严重的样子,起身没有那么严重的,真的!”

    凌云在说这话的时候,一旁给他处理伤口的医生看了他一眼。

    “伤口已经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等会儿还要去医院坐下全面的检查,虽然不是什么很严重到要命的伤,但是你这后背的皮肤差不多都烂了,这段时间严禁沾水,否则就会留下很多疤痕的。”

    “知道了,医生!”

    这时候程前走了过来,“少夫人,已经都处理好了。”

    “嗯。”安堇妍点头看向凌云,“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开车,还是跟救护车先去医院吧。”

    说完了,安堇妍对着身边的程前道,“你先开车回去吧,这件事情别让家里人知道,免得他们担心,我陪他去趟医院。”

    “少夫人,你的脚也崴了,我不放心,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医院吧,也好有个照应,跑腿什么的还是需要一个腿脚利索的人来办。”

    安堇妍一听觉得也有道理,“那行吧,你跟我一起去医院的。”

    到了医院,安堇妍腿脚不便只能坐在那里等着,医生仔细的检查了凌云的身体,没有什么其他的大情况,安堇妍觉得有些累,便裹着程前的西装外套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终于不用被一圈人围着看了,凌云看向坐在一旁的安堇妍,看到安堇妍坐在长凳上睡着了,于是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走过去摇了摇头她,“少夫人?”

    安堇妍皱着眉头没有回话,程前看她脸色有些泛红,于是伸手去试了一下她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堇妍!堇妍!”

    此时程前正好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刚买的女装。“少夫人怎么了?”

    “好像发烧了。”

    闻言,程前立即放下手里的衣服,转身跑出去喊医生。

    安堇妍病了,高烧不退,到了晚上,程前不得已打电话到了老宅,告诉老夫人少夫人因为淋雨发烧在医院。至于墓地那一段,程前选择了隐瞒。

    进入病房的时候,程前看到凌云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你也去休息吧,自己都是病人,这里我来照顾吧。”

    “我没事。”

    程前打量着眼前的人,过一会儿说道“你,真的很喜欢她?”

    凌云点头道“真的很喜欢!我这样说你会相信吗?”

    “会!”

    凌云回头看着他,“为什么你这么笃定的相信我,就不怕我接近她是有其他的目的?”

    “知道我在单氏企业工作了多久吗?我跟单总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上下属的关系,我很了解他,我们是兄弟,可以把命交给彼此的那种。你看少夫人的眼神,我在单总的身上也看到过!尽管你们长得如此的相似。”

    “谢谢!”凌云认真的看着他道。

    “希望你能给少夫人幸福。”

    “我会的!”

    “听说,你之前失忆过!”至少他查到的资料如此。

    “那是一场意外。”

    程前点了点头,“既然你想照顾她,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了程前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安堇妍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围着一圈人,视线还有些模糊。

    “妈妈,你醒了!”

    是宇儿的声音。安堇妍瞬间清醒了过来,这才看清眼前的情况。“宇儿,奶奶,你们怎么来了。”

    “程前打电话告诉我你淋雨发烧住院了,我们一早就来了,你这孩子,怎么会淋雨呢?真是太不晓得照顾自己了。”

    视线扫过去,看到了站在床尾的凌云,“你,怎么还在这?”

    “你这样说话真的是太伤人心了,好歹我照顾了你一晚上,我可是个病人啊!”凌云有些委屈的摇了摇头。

    “我又没有要求你照顾我,再说了我睡着了,哪里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妈妈,宇儿可以作证哦!”单宇举起了小手道,“我跟奶奶进来的时候,看到爸爸坐在这里,握着妈妈的手睡着了。”

    “宇儿,这个人不是你爸爸!”安堇妍纠正道。

    单宇一脸疑惑的看了看身后的人,“可他明明就是爸爸啊!我知道了,妈妈你还是在生爸爸的气,妈妈你真小气!”

    “我!小气!”安堇妍有些郁闷,“臭小子竟然敢这么跟你妈说话!”

    “能斗嘴看来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带来了刘妈煮的粥,你们吃点吧!”

    说着,欧阳明珠将保温桶里的粥倒出来,刚好是两层,取出一层可以给两个人使用。

    “你也吃点吧,照顾了堇妍一晚上,也幸苦了。”欧阳明珠将粥递到了凌云的手上。

    “谢谢奶奶!”双手接过碗,凌云闻了一下,香气四溢,尝了一口,只觉得味道好奇了。“这粥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欧阳明珠看着他吃的很认真,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阿言也喜欢吃这种粥,在他的身上,她仿佛看到了阿言。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身体好了的安堇妍又是那个充满干劲意气风发的商场女强人了。

    “早!总裁!”何秘书手里捧着鲜花,看到安堇妍和小艺还有程前进来了,立即停下了脚步。

    “早。”安堇妍直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离去的何秘书。

    “等等!”

    “总裁有什么事吗?”何秘书回头转身问道。

    “这花是?”

    “上次总裁说过,不管是谁送来的这些花,全都扔出去。”

    就在这时候安堇妍的手机响了,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拿出了手机接了电话。

    “宋逸,你怎么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了?”

    “我送的花收到了吗?”

    “你送的花?”安堇妍愣了,顿时看向了何秘书手里的花。“这花,是你送的?”

    “是啊,我们得学着像其他人一样谈恋爱,送花给女朋友也是恋爱中的一项!”

    怪不得今天的花全都是红色蔷薇,之前他问她喜欢什么花,她就随口说了红色蔷薇,没想到今天他真就送来了。

    “谢谢啊!”

    “拿我不打扰你了,回头聊。”

    “拜拜!”挂了电话后,安堇妍看向何秘书,“花别扔了,找个花瓶插起来,总是扔了怪可惜的。”

    就在这时,电梯响了,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一捧花,“总裁,这是你的花。”

    在场的人将视线全都落在了那一大捧红色玫瑰上搞得送花的人一头雾水,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总裁,那这花?”何秘书看着那捧后来的玫瑰问道。

    “算了,都插起来吧。”说完这句,安堇妍就转身进了办公室,小艺也去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程前跟着进了办公室。

    “今天感觉如何?已经没有问题了吗?”

    “我已经好了,不用担心。”

    “你左手边的那堆文件今天需要处理完,面前的那叠文件你可以缓一缓。”

    “ok,我知道了。”安堇妍微微将两手的衣袖拉上了一下,拿起笔筒里的圆珠笔一手打开文件,开始工作。

    “总裁…”

    “怎么了?”安堇妍看着文件应道。

    “没什么,那我先去忙了?”

    安堇妍点头,“嗯,去吧!”

    程前看了安堇妍一眼,将原本想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也许现在还不是时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