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原来是故人
    “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不说这个了已经很晚了,你先回房休息吧,我这里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那你赶快处理好,就回房休息。”

    单言点头笑道“好!你回去吧!”

    带着一颗疑惑的心,安瑾言转身离开了书房,回到卧室后,坐在了沙发上,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从大叔的言语中,以及表情中都能看的出,大叔绝对有事情瞒着她,而且跟那个在公园遇见的叔叔有关,可是到底会是什么呢?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安静言摇了摇脑袋。自言自语“算了,想不通就别想了,既然大叔不想说那一定是有他不说的理由,我又何必如此钻牛角尖呢?”

    自我安慰完了之后,安堇妍也感觉到有些累了。于是朝着大床所在的卧室走去。

    一连几天,单言都工作到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还在书房中呆上一段时间。每次安瑾妍去找他的时候,都看到他正坐在书桌前伏案而做。安瑾妍看单言工作如此累,便想着要给他熬些鸡汤来补补身体。

    厨房里,安瑾妍挺着肚子认真的熬着鸡汤,在尝了尝味道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再盖上盖子,用文火继续煲着。

    玲玲玲~

    客厅里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安堇妍放下手中的勺子,来到了客厅拿起了听筒。“喂!请问找谁?”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安堇妍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声音。“请问是单家吗?”

    安堇妍微微一愣随后说道“请问您说的这个单是哪个单?”

    “抱歉,请问这里是单言的家吗?”

    知道这里住着的是单言,看来对方是知道自己是在给谁打电话?那么安堇妍也不必装糊涂,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有什么事情,如果他不在的话,我回头再打电话过来,麻烦请你转告他一声就说我打过电话来。”

    安堇妍愣愣的点头道“好,没问题,不好意思,请问你……。”安堇妍这边还没有把话说完,那头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愣了两秒,安堇妍放下了电话。“怎么就把电话给挂了呢?”

    转身,安堇妍去了厨房。

    半晚的时候沈阳回来了,一回来就进了书房。没过一会儿安瑾妍端着一碗鸡汤就上来了。

    “大叔,最近工作这么辛苦,我给你熬了鸡汤补补身体。”

    安堇妍端着碗找到了书桌前放下后单延江他搂在了怀里,柔声道“你现在怀着身孕,有些事情就不要做了。”

    安堇妍笑道“我是怀着身孕,可也不至于连这些事情都不能做,你快尝尝看。”

    “好。”单言笑着将碗拿到了自己的面前,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放到嘴边吹了吹,自己没有喝,而是递到了安堇妍的嘴边。

    安静妍看着他,笑着将面前的汤喝了下去。单言又舀了一勺放到嘴边吹了吹,正准备要递到安检严的嘴边时,安堇妍微微往后拉开了一些距离,看着单言摇了摇头。

    “这是给你喝的,你怎么老是往我嘴里塞,你快点喝。”

    “在我看来,你是孕妇比我更需要补充营养。”

    安堇妍故意扳起脸道“那也不行,这一碗是盛给你喝的,你快点喝。”

    单言没有说什么,低头舀了一勺自己喝了起来,安堇妍这才满意的笑了。

    忽然间想起之前的那个电话,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大叔,今天有个人打电话来找你,我问他是谁的时候,他也没说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是吗?他说些什么了吗?”

    “他什么也没说,不过听声音是一位年纪较大的长辈,问你在不在,还说要我转告你他打电话来过。大叔,你知道是谁吗?大叔?”

    安堇妍看到单言竟然在自己说话的时候走神。

    恢复过来的单言快速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冲着安堇妍笑道,“没事,下次如果再打来的话,你直接不用理会就是了。”

    “那怎么行,大叔,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安堇妍蹙起了眉头看着单言。

    “哪有什么事情,你想多了,行啦,你就别管了,这汤味道很鲜美,你要不要一起喝。来~”单言说着就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然后递到了安堇妍的嘴边。

    安堇妍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她知道单言已经有事瞒着她不让她知道,也许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吧,可是这样让她胡思乱想的,她会更加担心的。

    这天中午,安堇妍正在跟单宇玩拍手游戏,两人正玩的高兴的时候,电话响了,单宇离电话近,立马跑了过去接电话。

    “喂,这里是单宅,请问找谁!”这些话都是单宇平时看到保姆阿姨们接电话后学到的,听到单宇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安堇妍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

    对方似乎没料到会是单宇接电话,在沉默了几秒后说道“你是单宇!”

    单宇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你是谁啊!”

    听到这边的对话,安堇妍好奇了起来,起身来到了单宇身边,从他手里拿过了电话,“喂,请问你是谁!”

    “不好意思,我,我无意打扰,我想找单言。”

    “他现在不在家,你既然知道这里的电话,应该也能查到他公司的电话,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去他公司呢?你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吗?”

    安堇妍听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上次给她打电话的哪个人,他到底是谁!

    “抱歉,我知道了。”

    说完,对方再次将电话给挂了,安堇妍拿着电话愣了愣,什么情况啊!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打电话来骚扰他们的啊!

    此时,单言从会议室里开完会走出来,刚刚回到总裁的办公室楼层,人还没进去,小艺就走了过来。

    “总裁,刚才有人打电话来找您,说是约您在这个地方见面。”小艺说着将手里刚才记录地址的便利贴递给单言看。

    单言接过她手里的便利贴,眉头瞬间皱了起来,随后转身进了办公室,看着单言离去的身影,小艺有些看不懂。

    在某高档的餐厅内,分有梅兰竹菊以及春夏秋冬八个包厢,这八个包厢不是一般人就可以订的,除了钱财之外你还得有足够的势力。

    此时,在兰字号包厢里,一靠着窗户的位置,站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在他身后的位置站着一个身材修长挺拔的年轻人。

    “你说,他会来吗?”

    “义父,您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见他,您的苦心老天都看在眼里,他一定会来见你的。”

    “是吗?”男人的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但是眼底还是隐藏着一丝期许。

    过了许久,外面传来了动静,已经站了许久的男人忍不住激动转过身去,看着那扇房门开启,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终于,在看到期待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纵然是已经见过半百,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极力的将眼中的泪水逼了回去,不让自己太失态。

    “你,终于来了!”

    单言往前走了几步,与那个男人中间隔了一张桌子,神色平淡,眼神清冷。“我来,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了,你这样会让有些人很困扰,已经放弃的东西就不应该再继续执着。”

    “你怎么可以对义父说出这样的话!”年轻的男子冷声喝道。

    男人看了一眼年轻人“子楚!没关系!”

    被唤作子楚的男人忍住了心中的不悦,转而看向另外一边。此时,那年长的男人看着单言继续道“他叫子楚,是……”

    “我不管他是谁,我只有一句话,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一家人。”说完了这句,单言转身就要走,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疾呼。

    “等等!”

    单言放下了脚步,冷声道“还有什么事情?”

    “你恨我!”

    单言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男人的脸上流露出几分痛苦,看着单言的背影说道“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

    “你住口!”单言愤怒的转身看着他,“你没资格提她!”

    “我知道你恨我,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自责后悔,没有一刻不在想念你们母子。”

    “够了,收起你那虚伪的可怜,你以为我会在乎吗?当你抛下我们母子的时候,你跟我们就已经没有关系了。”

    “言儿,当初我的离开也是逼不得已,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想让我原谅你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永远也不可能!”

    看到单言态度如此的坚决,男人忍不住心痛道“言儿,我可是你的父亲啊!”

    单言冷笑着,眼底尽是不屑,“父亲,不好意思,您口中所说的我的父亲,早就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骨头都快烂没了。”

    “你!”男人情绪激动,顿时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呼吸急促起来。一旁的子楚察觉到立即上前扶着他。

    “义父你没事吧。”

    单文手捂着心口位置,等到情绪有所稳定下来之后,看着单言道,“你不原谅我没关系,我只想知道你母亲她她有没有恨过我!”

    “你说这话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说完了这一句,单言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不再继续身后的人。看着远去的身影,单文深色痛苦。

    “义父,大哥他也许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所以才会这么反弹,也许过几天,他就能接受您了。”

    单文摇了摇头,让子楚扶他到一旁坐下,“你不懂,这孩子心里有多恨我!他怎么会轻易的就原谅我呢?都怪我,一切都怪我!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他们母子俩。”

    “那他是什么时候知道您的身份的?所有人都以为您当年死在了那场车祸中。”

    单文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在他留学国外的时候,我曾经派人去找过他,我们见过一次面,见面的场景很不愉快,我们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这么多年来,我被牵绊的太多,根本就没有机会回来,如今我回来了,但是已经错过了太多。”

    “义父,我相信大哥对你有所怨恨,是因为心里在乎您,等他不在怨恨您了,他就会接受您了。”

    单文摇了摇头,还是无奈的说道“也许吧,你跟在我身边也有十几年了,你的脾性我了解,可他不一样,我没有好好的照顾过他一天,这几十年来,他对我的怨恨该有多深!”

    离开后的单言驱车一路狂奔,脸色十分的阴沉,想起那些过往他们母子所受的苦,心里对那人的怨恨就又多了几分,他以为他现在回来求的他的原谅,他就会原谅他吗?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的父亲早就在几十年前的车祸当中死去了,他没有父亲。

    别墅内,安堇妍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单宇又去跟保镖学武去了,开始的时候,安堇妍还有些担心,但是单言却说这些人都是他亲自挑选过来的,甚至可以为了保护他们而不要自己的姓名,听到这些话时,安堇妍选择了相信,放心的让单宇跟着他们,好在单宇对这些似乎也很感兴趣,有时候一身是汗的回来了,脸上却十分的开心,给他洗澡的时候,总是叽里呱啦的说着练武时候的事情。

    忽然感觉身体腾空,安堇妍下意识的身手一抓,想要抓住些什么,缓缓睁开了双眼。

    “大叔?”

    “怎么不回房间睡?”

    “我看书来着,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单言抱着她一步步上了楼梯,动作有些缓慢,安堇妍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放我下来吧,我现在挺重的。”

    “小瞧我是吗?我怕走太快绊倒,伤了你跟孩子。”单言心里感到有些好笑,这家伙脑子里乱想些什么,自己几斤几两没点数吗?

    “哦”安堇妍悻悻地摸着鼻子。

    到了卧室床前,单言小心的将安堇妍放了下来,然后跟着她一起侧躺在床上,一手轻轻的搭在安堇妍的腰间,将她搂在了怀里,一言不发。

    察觉到不对劲的安堇妍小心的开口,“大叔,你怎么了,有心事啊!”

    “没事,就是累了,想抱着你一起睡。”

    “那你睡吧,最近工作这么幸苦,我现在怀孕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闻着安堇妍头发上的清香,单言心里的浮躁渐渐的被抚平,也许是真的累了,没过多久,就沉沉的睡去了。听着耳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安堇妍一手覆在了单言放在自己腰间的大手上,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