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第四十一章 暗盟
    “你怎么下床了?”安堇妍看着冷越说道。

    “我的枪呢?”冷越问道,在下车的时候,她把他的手枪拿走了,他没有阻止,反而心里有些感激,当时他脑子还不是很清晰,如果身上的枪呗发现了,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她应该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收走了他的枪。

    安堇妍看了看周围,见没人这才说道“我收在身上呢,毕竟这个东西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擅自做主将它拿走,你不介意吧。”

    说着,安堇妍迅速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递到了冷越的手里。冷越一抹就感觉到了里面的东西,看了安堇妍一眼,见她双手搓了搓手臂,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潮湿,于是又将外套罩在了她身上。

    “你先披着吧,淋了雨可别感冒了。”

    “我没事…啊嚏!”安堇妍话还没有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不是说没事吗?”冷越冷笑道。

    安堇妍有些尴尬,“鼻子痒痒了,哎你拉我去哪儿?”

    安堇妍朝着眼前拉着她走的男人喊道,冷越头也不回的说道“去看医生,你要是感冒了,我的过失就更大了。”

    冷越一直拉着她来到了刚才的诊室,也不顾后面排队的人直接走了进去。

    “哎,这人干嘛,怎么插队啊!”

    “大家都排队呢,你怎么插队!”

    安堇妍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安堇妍想要离开,但是冷越却死死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一个眼神瞪过去,那些人也都愣住了,大概谁也没想到看起来长得这么帅气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令人感到骇人的眼神吧,于是一个个的全都噤声回避着冷越的眼神。

    “医生,你看看她有没有生病或者发烧。”

    迫于压力,医生不得不拿出温度计让安堇妍含着,然后又用听诊器听了听安堇妍的心音,在一番简单的检测之后,医生让安堇妍张嘴拿出了温度计,看了看上面的度数。

    “是有一点发烧,不过没什么大问题,吃一点感冒药就好了。”说着,医生就在处方单子上写下了某九牌感冒药,然后将单子递给了冷越。

    冷越二话没说就拉着安堇妍站起来往外走,安堇妍连连向医生道谢“谢谢医生,麻烦了医生!”

    两人来到了外面,冷越拉着她朝楼下大厅走去,快下楼梯的时候,安堇妍停下了脚步,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你能不能慢点,一个病人走这么快干什么!”

    这家伙可是收了枪伤的人啊,昨夜还烧成那样,怎么现在又变得生龙活虎似的。

    “你也是病人!”

    “对呢,我也是病人,那就摆脱你考虑一下我这个病人的感受好吗吧?”

    冷越看着她,然后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

    “你说你这个人真的是……”安堇妍也有些无力吐槽了,说到底人家也是为了她。

    “算了算了,不说了,走吧!”

    安堇妍说完正要继续往下走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堇妍!”听到声音的安堇妍立即回头,还没看清人影,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么用力,似乎是要将她揉碎了揉进对方的身体里一般。

    熟悉的感觉让安堇妍顿时觉得安心,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大叔!我就知道你会找到这里!”

    单言松开了安堇妍,在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之后,视线落在了她身后的冷越身上,好看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单言问的不是他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他问的是为什么他会跟安堇妍在一起,安堇妍的失踪难道跟他也有关系。

    “我……”冷越才开口说一个字,单言立即上前狠狠的给了他一拳。冷越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嘴角立即渗出了鲜血。

    安堇妍惊愕道“大叔,你做什么!为什么动手!”

    “因为他该打!”单言狠狠的盯着冷越说道。

    冷越偏着头,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转过来正视着眼前动怒的人,“这一拳我受了,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她!”

    单言的眸色顿时一沉,眼底染上一层戾气,虽然隔着眼镜,但是冷越依旧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嘴角立即扬起一抹笑意。

    “到底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说来就话长了,还不是因为你要我帮你差的事情?”

    单言微微皱起了眉头,“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被他们盯上了?”

    “是啊,我受了伤,没想到会在那里碰到…嫂子。”最后两个字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别扭。

    “先跟我回山庄吧。”

    单言说着转身的时候,视线落在了安堇妍身上的外套上,遂即将她的外套拿了下来丢给了冷越,自己脱掉了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搂着她离开了这里。

    冷越看着自己手里的外套,咧嘴笑了笑后跟了过去。

    路上,安堇妍坐在副驾驶上,头靠着窗闭上了眼睛,后座的冷越一言不发闭目养神。很快,车子驶进了山庄,车一停,冷越就睁开了双眼,而安堇妍却是睡着了。

    单言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将安堇妍抱进了屋,在转身的时候对着冷越说道“你去书房等我,我们谈一谈!”

    说着,单言就大步离开了这里,冷越什么话也没说,就跟了进去。将安堇妍放在床上后,单言小心的给她掖好被角,俯身在她嘴唇上落下疑问,而后才转身离开房间,将房门轻轻的关上。

    来到了书房,单言看到了站在窗户那里的冷越,反手将房门关上。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被东鹰的人追杀,不巧遇到了大嫂。”

    “堇妍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你,怎么会被东鹰的人盯上了。”

    “还不是为了帮你调查东鹰底细的事情,我查到了东鹰在亚洲地区的秘密总部,于是就打算过来亲自摸一摸底,谁知道被发现了。”

    “什么!愚蠢!你以为你自己是谁,竟然敢一个人去闯东鹰总部,既然调查到了结果,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也是想确定一下消息的真实性,确定的是,查到的消息是真的,东鹰的秘密总部的确是在这里!”

    “下一次不可以再这么冲动行事!虽然你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整件事情起因也是因为我,我不希望你出事!”

    “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冷越笑着看向单言。

    单言冷冷的移开了视线,见此,冷越说道“嫂子的事情我很抱歉,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了她,否则我这条命可能真的就保不住了。”

    “最好你记住这次的教训,别再有下一次,下一次你就不一定有这种好运气了。你查到了东鹰的总部,在哪儿?”

    冷越笑了笑,说道“东鹰的总部就在…”

    在得到了冷越的信息之后,单言当时没有什么表示,但是第二天他叫来了程前,三人在书房里商量了很久之后,程前才离开。

    没过多久,江湖上就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东鹰组织在亚洲的秘密总部遭到了袭击,损失惨重,骨干成员折损殆尽,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东鹰都不会恢复过来。

    蛰伏多年单暗盟一出手就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犹如一场当头棒喝,让两边道上的人都清楚的认识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不要跟暗盟做对!

    暗盟近几年来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近乎消失的状态,以至于让所有人都快忘记了,这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强大组织。而这一次,他们都清醒了,道上的人对暗盟敬而远之,不敢在招惹。而白道上的人对于暗盟的关注却比以往更加严密了,这也算是身为强大组织的一种福利吧。

    书房内,冷越看着手上的报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遂即放下报纸,转而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不过三天的时间,整个东鹰近乎倾覆,不愧是暗盟啊!办事果然讲究效率,只不过现在,国际刑警对你们的注意力比往常更加严密了,不知道身为暗盟之主的你有什么想法?”

    单言正在处理文件,听到这话后,抬头挑眉看向了冷越,“别的不知道,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这么绝情,好歹我现在也是个伤患!你就这么对待一个伤患的?”

    单言收回了视线,冷冷的说道,“死不了。”

    “哎!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省省吧,这不是你的风格!”单言低头继续处理面前的文件,眉心有点隐隐发胀。这家伙坐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这时,房门被推开,安堇妍端着水果走了进来,“我洗了水果,你们吃点吧。”

    “谢谢!”冷越客气的说道。

    安堇妍微微一笑,“不用客气。”转身走到了单言身边,“大叔,你也吃点吧。”

    “我等一下,把手里的这份文件先处理好。”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马上要到午饭时间,我要去准备午饭了。”

    “你才生过病,不用自己动手,让阿姨们做就好了。”

    “我现在已经好了,本来每天都没事可做,你不会连让我做饭的乐趣都剥夺了吧。”

    “这…你高兴就好,别太累了自己。”

    “知道了,我又不是那种弱不禁风手不能提的病秧子。好了,你们聊!”

    说完,安堇妍就笑着转身离开了书房。

    “真的很好奇,像嫂子那么活泼的人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话少无趣。”

    “怎么,嫉妒了?”单言头抬都没抬的说道。

    “嫉妒什么?我嫉妒你!想什么呢?我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如果多了一个人的话,那得多别扭!”

    闻言,单言没说什么,只不过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浅笑掠过,速度极快,眨眼就已经消失了。

    厨房里,安堇妍正在切菜,嘴里轻轻的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切着切着,忽然心头顿时一慌,手莫名一抖就切到了自己的手指,鲜血顿时就冒了出来,安堇妍愣了一下后立即到水池边,用水冲洗了一下鲜血后,捂着伤口上了楼。

    正经过书房的时候,碰到了出来的冷越。冷越一眼就看到了她滴落在围裙上的血迹,还有她捂着手指的动作,眉头顿时一蹙,大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切到手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冷越走过来正要检查她伤口的时候,单言听到了声音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去给你包扎。”说着,单言就拉着安堇妍进了卧室,留下冷越一个人站在那里。

    “你先坐下。”单言说着去拿医药箱过来,坐下后,对安堇妍说道“我看看伤口。”

    安堇妍手捂的紧,这一撒手,鲜血顿时又冒了出来,很快凝聚成一大滴往下掉,单言赶紧那止血棉擦了擦血迹,然后撒了云南白药,再将创可贴缠上。

    看着安堇妍手上的食指,单言心疼的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看你还是不要在碰厨房里的东西了,每天的饭菜让其他人来做就好了。”

    “不行,这只是有一点小伤而已,你也太大惊小怪了。”

    “可是我心疼!”

    闻言,安堇妍微微低下了头,有些羞涩,但是内心却满满滴甜蜜和幸福。然后抬起头看着单言,眉头轻蹙。

    “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忽然觉得很慌,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然后手一抖,就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我看你是还没有从那天的事情里走出来,那天的事情给你留下了严重的阴影,以至于现在还心有余悸。”

    “真的是这样吗?”

    “你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休息你们中午吃什么?”

    “难道我们还会饿死吗?”

    “不行,我真的没事,就是切了手而已。”

    “你受伤了,伤口不能碰水!”

    “好吧,那我不碰水,我煮面给你们吃!还是要吃饭的呀!”说着安堇妍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单言拗不过她,只好叹了口气。

    “那好吧,主意伤口。我帮你吧!”

    “不用了,你不是还要工作吗?你去忙你的吧。”

    “工作不急。”说着,单言就拉着安堇妍一起下了楼,来到了厨房。单言卷起两只袖子,将摘好的青菜放进了水池里开始清洗。

    安堇妍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泛起了浓浓的笑意,转身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盒鸡蛋。

    不知何时下楼的冷越站在楼梯那里,看着厨房里两个和谐的身影,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住了进来,日常虐狗可还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