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宋家的准备
    夜色中微凉的风,拂过了东流镇。

    宋家,他们在东流镇中主要是经营货币的经商,在这里可以交易家传之宝和一些宝贝,也可以卖丹药什么的。

    可以说,宋家在这东流镇,有着一个小型拍卖场。

    宋家的店铺,都是从早到晚的开着经商,已经有数年不停业。

    然而,今晚却是诡异般的闭门。

    宋宅。

    此际众人忙忙碌碌的搬行李,神色中都充满了慌张的神色。

    显然他们的家主宋言之死的讯息,已经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一片的沉寂,许多宋家的仆人都已经逃走,基本都没几人留下。

    放眼看去,宋家可谓是空荡荡,也能看的出来他们平日里的人品有多差,让自家的下人都想趁早离开。

    “难道我宋家已穷途末路?”庭院里,一个中年男子如丧考妣,他是宋言的弟弟宋城。

    看着不远处一菜未动的宴席,这原本是用来庆祝的,不料传来了宋言的死讯。

    宋家的人大部分都没走,他们和宋城看去面前的一个老者,眼中除了惊慌和没落外,还有一丝希望。

    这个老者,是宋言的父亲,宋子安。

    宋子安在得到自己儿子死讯的时候,整个人都如失神了一样,但他很快稳定下来。

    “可怜我的言哥,还有这才刚刚八岁的孩子就没了爹,老爷子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一个妇道人家大声哭泣道,她是宋言的妻子。

    “够了。”宋子安皱眉喝了一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们吴家并非圣灵城的那个吴家,不过就是一个吴成山,我就不信他还真能拿我宋家如何?”

    “可我听说,吴成山的那个儿子有通天手法……”有人低声一句。

    宋子安修为一阵震,那气息让所有人瞳孔都微微一凝。

    灵气在这老者体内盘旋升腾,让人感觉到一股窒息的感觉。

    “爹,莫非您……突破到武者了?”宋城露出喜色。

    武者?

    原本已经心灰意冷的宋家,忽然间全部心神一震,目光异彩纷纷看去老者。

    灵气稳定居内,能够运用自如,这是能够把灵气凝聚到丹田,真正的武者境!

    “不错,我刚突破没多久,本以为我宋家弄垮吴成山可以双喜临门,却没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

    宋子安的声音渐渐冰冷。

    宋言的妻子也激动道:“请爹一定要主持公道!”

    宋城喜色过后,又皱眉,“但我听说,此次他吴成山家似乎被一只三阶妖兽保护起来,是百兽林的那只裂灵狐,我们该如何是好?”

    他是专门为宋家收集情报的,所以了解事情很全面。

    什么?

    宋家众人皆是面色一变,没想到这吴家里,竟然还有一只三阶妖兽,那可是堪比人类的武者境。

    就在这时,一道笑声传出。

    “这个你们宋家放心便是了,那裂灵狐当日我见过,虽然是百兽林霸主,可却是最弱的三阶妖兽罢了。”

    “此番有冯法师出手,一定能够让那妖兽好看。”

    宋家等人看去话语传来之处,只见一个妖娆女子走出。

    在她一旁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双眼如墨绿色,似乎没有瞳孔。

    看到这冯法师,有些宋家的人不明此人是谁,但宋城却是面色一惊,连忙抱拳。

    “千骨山冯法师!”

    如果说冯法师没人知道,但若在这冯法师面前加个千骨山,分量就重了。

    “竟然是千骨山?”宋家一人惊愕无比道:“传闻那里可都是修炼道法的人!”

    “这冯法师更是那千骨山主人的大徒弟,一身道法诡异莫测。”

    “道法,那可是如神一般的力量啊。”宋子安心中也都不由的轻叹。

    虽然前面这个冯法师,和他的修为一样是武者境,但若是对战,自己绝不是对手。

    “不过……我听说那吴成山的儿子吴良,似乎也掌握了一些道法……”宋城担忧道。

    冯法师冷哼一声:“区区小法,也配在老夫面前说道法?”

    接着,那女子也皱眉,看去宋言道:

    “我此次应了我家主子,来帮你们请冯法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担心冯法师,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黄毛小儿?”

    “这当然不是。”宋子安赔笑后,瞪眼看去宋城冷道:“还不赶紧给两位道歉!”

    宋城冷汗直冒连忙道歉起来。

    “罢了,冯某也不是那种计较之人,也是吴家那位开口我才来帮忙的。”冯法师淡淡说道。

    那妖娆女子也是一笑,想到吴家那人,眼中也是异彩连连。

    看到冯法师,宋家众人也算是定下了心,这下子不仅不用怕吴成山一家,还可以报仇了。

    “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去?”宋子安双眼阴冷,宋言的死让他巴不得现在就撕碎吴成山一家。

    冯法师随意道:“我明日还有事出去,就今晚灭了这个吴家吧。”

    对他而言,吴家随手可灭。

    “好!”宋子安大笑一声,宋家众人也都如要去报仇般,眼里闪烁狠芒。

    “砰!!”

    忽然,外面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今晚的宋家好生热闹,看来我说的话,你们是没听进去。”

    一个少年缓步走进,他神色充满着傲慢,但眉宇间充斥着一股难言的气势。

    在他身后,紧跟着裂灵狐,而少年自然就是吴良。

    “谁?”宋子安眯眼看去,冷喝道:“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是你可以撒野的?”

    宋城看到吴良的一瞬,面色微微变化,立即说道:“他就是吴成山的那个儿子,吴良!”

    什么?

    宋家所有人纷纷瞪眼看去,就是这小子,害得他们的家主宋言死去。

    但他们绝不相信是吴良出手的,不由看去在他身后的裂灵狐,眼中也露出了忌惮。

    吴良懒得理会二人,眼牟扫了一遍宋家众人,道:“不错,基本上宋家的人都没走,我今日给过你们机会,既然不珍惜,那就都死吧。”

    话语平淡,仿佛在场所有人的死,在吴良眼中都如蝼蚁般,不值一提。

    宋家这些年,吴良已经查过了,对吴成山,林静和自己,可谓是丧心病狂,而这次关押自己,就是这宋家出的主意。

    “就凭你?!”女子冷笑开口,随即看去裂灵狐的时候也有些惊疑,没想到这妖兽真的听吴良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