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不杀你的要求
    “不……不要,啊!!”

    “你这嗜血的魔头,就算我宋家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整个宋家一片的哀嚎声音,全部诅咒吴良。

    就连妩媚女子,冯法师看着脸色都苍白,腿脚瑟瑟发抖。

    再看吴良那平静无比的面色,他们心中更为惧怕。

    这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做鬼?你们已经转世不得轮回,彻底的灰飞烟灭,何来做鬼。”吴良笑着摇了摇头。

    他是万界神主,所说出的话就是真正的法则,虽然对一些修为高于自己的没多大用处,可这宋家众人,显然不在范围里。

    就算宋家全部做鬼要报复自己又如何?

    自己从未惧怕过。

    让女子和冯法师更加恐惧的是,那些宋家的人,尸体竟然都诡异的消失,仿佛真如吴良说得那个样子,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轮回!

    噗通!

    只见冯法师恐惧的跪了下来,连朝吴良磕了三个响头,惧色道:“大师,是小人刚刚有人不识泰山,竟不知是大师亲临,若是早知道这宋家招惹了大师,冯某定然出手解决!”

    女子面色一变,冯法师竟然称吴良为大师?

    而大师这个称谓,在千骨山意味着什么?那是千骨山山主才有的称谓!

    那个山主的道法境界,也是达到了武灵之境。

    “大师……”女子也跪了下来,颤声道:“小女叫紫雪……

    “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吴良冷声道,接着看去宋家的那些仆人。

    被吴良看过来,这些人无不胆寒,这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刚刚宋家满门可是直接被灭杀。

    在他们看来,吴良就是个魔头。

    吴良真是那种随意杀人的?

    不,当然不是;如果不是宋家想杀自己,对爹娘那般,吴良绝不会动杀心。

    他虽视苍生为蝼蚁,可一样视苍生皆为平等,吴良所遵从的是自己本心,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一点。

    “你们谁是管事的?”吴良问道。

    随即,一个中年男子腿脚发软的走出来,到吴良面前也一跪,道:“请大人饶命,我是宋家的管事,但宋家所做一切都与我无关啊!”

    “我知道。”吴良点头,道:“从今日起,饶德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以后为我吴家掌控这东流镇的资产,若被我发现有丝毫不忠之心的话……宋家便是前车之鉴!”

    饶德便是管事的,他听闻此话后,连忙点头道:“一定谨听!”

    吴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不可能一直待在东流镇,圣灵城,甚至北苍国和玄灵大陆。

    他的目标,是变强回到诸天万界的九天之界。

    而现在,吴良要做的就是给自己这一世的爹娘,最大的安全保障。

    这宋家是第一个,但远远只是开头而已。

    随即吴良进入宋家,把一些修炼资源全部拿走,没有储物戒也是件麻烦事,让人先运去家中。

    等这些事情处理完,吴良再来到冯法师和紫雪面前。

    两人至始至终都是跪着,大气都不敢喘,大半夜的很凉快,他们却被汗水侵湿透了衣服。

    “你们二人,可知道为何我先没有动手杀你们?”吴良道。

    二人一愣,皆是摇头。

    “不敢揣测大人的意思……”

    忽然,一道剑光划过紫雪的头颅,她瞳孔布满骇然,不知为何吴良会这么突然动手。

    头颅滚落在地,紫雪的娇躯也躺在地上,一具无头尸。

    冯法师骇然,眼泪都差点飚了出来,用力的磕头。

    “大师饶命啊,一切都是冯某糊涂,不应该帮这吴家……不,不对,是不应该帮那吴成金!”

    吴良面色平静:“我杀她,是因为她之前想杀我,你虽然也罪不可赦,但我有件事,你若办好了我便饶你不死。”

    “小人定会全力办妥!”冯法师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吴良嘴角掀起一抹淡笑:“把这紫雪的尸体,送回给吴成金。”

    “什么!”冯法师瞳孔一缩,猛然抬头望去吴良,语无伦次的说道:“大……大师,您……您让我、送过去?”

    吴良笑道:“怎么,难道你想选别的?”

    冯法师浑身打了个寒颤,冷汗直冒;自己要是把紫雪送回去那个吴家,岂不是让自己和吴家决裂?

    虽然紫雪不是他杀的,可吴成金那个儿子,这紫雪可是他的禁脔,以对方的脾性,绝对会怪罪千骨山。

    那个人,就算是山主也都不愿招惹过多。

    “我的耐心可不多。”吴良声音传来。

    冯法师一咬牙,很艰难的吐出一字:“……好!”

    说完,他把紫雪的头颅放入麻袋,整个人如失了神般走出外面。

    吴良不怕此人不送,对方已经彻底对自己产生畏惧之心。

    接下来,吴良也没在宋家待着,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第二天这件事,顿时如狂风般刮过东流镇,所有人都知道昨晚的事情,可却半信半疑。

    “你说什么?宋家昨夜被灭门?”

    “这……别开玩笑了,你竟然说是宋家是被吴家少爷灭门的?”

    “可不管怎么说,原本要被覆灭的吴家,现在竟然没事,而且还反扑宋家,直接灭门……都只能说明,吴家不能惹。”

    此话让众人沉默了下来,以往谁不知道,东流镇的吴家只不过是没有实权的傀儡,却没想到短短数日,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以前的傀儡吴家,竟然如沉睡的凶兽醒来,反扑的让人胆寒。

    就在这时,有些不和谐的声音传出:“呵呵,据我所知这吴成山,可是圣灵城吴家的弃子,现在那吴家老爷子身体不佳,在这东流镇如此声势做大,只怕到时候快活不了几日。”

    “而且宋家就算在这东流镇做大,可其余附属这吴家的家族呢?”

    “对了,你们可别忘了天血帮,就是不知道现在这吴家,敢不敢对饮血帮说个不字?”

    提到天血帮三字,不少人都嘴角露出了冷笑,东流镇外不远处有一个饮血帮,吴成山一家每年可都是要交不少的贡品,要不然怎么能够让宋家等人听话?

    随着吴家没落,还有圣灵城吴家的插足,天血帮也不想理会此事,但吴成山若是不交贡品,那么这天血帮却是会站出来,打压吴家了。

    眼看,这交贡品的时间就要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