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青菱村
    “先做出这荒血泣吧,其他的防具以后有足够的材料再做。”吴良暗想,这荒血泣材料虽是主要,可灵纹才是重中之重。

    至于如何炼制,自己身为神主,区区炼器不在话下。

    “荒血泣的炼制对我来说并不难,但主要的材料,天外陨钢和神兽之血等等这些,倒是一个难题。”吴良心中思索道。

    用外面的一些普通材料,哪怕做出了荒血泣,可材质上的区别,却是很容易烂掉。

    “看来想做出这些武器,材料还是很伤啊。”

    吴良感叹了一句,手中又浮现出很多的设计图,这些都是万界中个个世界的武器,防具等等东西。

    荒血泣吴良肯定是要做出来的,毕竟这武器强大。

    除此之外,吴良达到了武者境之后,动用神主的力量才只是开始而已。

    走出房门感应了下,发现吴成山和林静都不在家中,吴良立即招来孙管家问二人去了哪里。

    “老爷和夫人没跟少爷说?”孙管家诧异,随即一拍脑袋,暗骂一声:

    “你瞧我这脑袋,少爷最近天天在闭关,已经不同以往,修炼之人闭关是很正常的事情。”

    接着,孙管家才回到正题上,笑道:“老爷跟着夫人去了青菱村。”

    “前段时间启程的,说是想把安晴小姐接过来,现在应该在赶回来的路上吧。”

    把安晴姐接过来?

    吴良恍然,之前自己说过把安晴姐接过来的。

    现在吴家在东流镇也算是彻底的稳定,看来爹娘也是想把安晴早点接出来。

    而青菱村,是林静的家乡。

    记忆中安晴姐,对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可是非常好的人,吴良现在也心有所感,有所触动。

    “已经去了多久?”吴良问道。

    孙管家算了下,“大概也有七八日时间了。”

    “这么久?”吴良一愣,这去青菱村也不过一日路程,算来算去也不用那么久吧?

    忽然,吴良心中感觉到一些不安,让他心中一紧,出于神主的预感,这是很准的。

    “我也去一趟青菱村。”

    孙管家连忙叫住,说林静和吴成山留了一封书信给自己。

    随即,吴良拆开看去内容。

    半响后,才低声喃喃。

    “青灵学院,已经两年多没有回去,现在我可以修炼,最好的途径走的更高,无疑是这学院作为支点。”吴良合上书信,摇了摇头,他并不是很在意青灵学院。

    当年吴良进入青灵学院,可以说是靠着圣灵城十二贵族吴家的背景,那是北苍国最好的学院,所有有权有势人的子女,都会送去那里。

    只是吴良那时候,无法修炼,无奈暂时退学,却不曾想一退便是差不多三年时间。

    书信里的内容,就是想让吴良回到青灵学院。

    毕竟在里面,才得到更好的教育和资源。

    不吴良也没什么好拒绝的,就当做随便去青灵学院玩玩,自己现在的机缘,也的确是有些紧张。

    当然青灵学院,距开学的时间还有十来天时间,心中的不安让吴良决定去青菱村看看。

    听到吴良出东流镇,顿时李宗烨等人一片的欢送,又是张灯结彩,又是对联的。

    吴良站在东流镇大门处,嘴角有些抽搐,你们要不要搞那么大的阵仗?

    而且,我也没往外说要走,你们这欢送又是怎么一回事?

    “嘿嘿,吴少我们之前听吴老爷说了,你过几日就要去青灵学院,没想到那么快出发,我们这是出来欢送你的。”袁茂笑道。

    吴良摇头道:“我现在出去一段时间,不过不是去青灵学院,而是去青菱村,这段时间你们可要老实一点。”

    李宗烨也笑道:“吴少放心便是,现在咱们可都是同气连枝,不再像以前了。”

    接着,心中暗道:“不过,现在不去青灵学院,吴少去青菱村做什么?”

    现在李宗烨等人,可是无比崇敬吴良,简直当做了神明一样。

    据传当日天血派吴良打上去,光是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咦,李宗烨你是不是学过狗叫?”吴良忽然问道,其余人都是一愣,吴少怎么突然间这么问?

    不过这话……为何听着那么好笑。

    只有李宗烨心中更为骇然,神色充斥着愕然和大悟,他彻底相信那日自己学狗叫,就是吴良动的手。

    见李宗烨的神情,吴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在众人欢送下,吴良踏上了去青菱村的路程,

    青菱村,距离东流镇并不算很远,以吴良现在的修为速度,只需不到一个时辰时间,就可以到达。

    ……

    响午时分,吴良来到了青菱村附近的森林。

    刚走几步忽然听见不远处有求救的声音,自己也不是那种冷血之人,连忙挪动身法过去。

    不远处,有着三人,一个青年和以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个老者。

    此刻他们三人,都神色惊慌的逃跑,身上布满了血迹和伤痕。

    “哎哟!”忽然,其中的一个中年男子腿本就受伤,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摔在了地上。

    接着另外两个同伴,连忙停下脚步,走过去扶起中年男子。

    “你们快走,我的腿已经废了,没有丝毫的力气,带上我只是累赘,趁那畜牲还没来。”腿部受伤的中年男子,喘着大气说道。

    他的面色异常苍白,就连呼吸也极为不稳定,看这样子再拖下去,恐怕还真的要见阎王了。

    与其拖累两个同伴,倒不如自己留下来。

    “不行,壮哥我们绝不会抛下你的!”那最小的青年,约莫二十岁左右,他抹着眼泪说道。

    “别哭……”壮哥惨笑中,眼里流露着一抹坚定,看去一旁的老者。

    “林老,你快带林飞走,我在这里拖延,还能给那畜牲当做食物,拖延你们逃跑的时间。”

    听到壮哥要自己留下来给那畜牲当食物,给他们换取逃脱的时间,林飞的眼睛瞬间通红了。

    “大不了和这畜牲拼了!”林飞怒吼道。

    “不好!”林老面色一变。

    壮哥和林飞也是如此,后者更是一阵心慌,知道自己做错事了。

    林老刚想带走林飞,却有着一道吼声传过来,带着非常可怕的气息扩散,卷起了狂风让周围的丛林疯狂摇坠。

    刚刚林飞的一声大吼,显然把那妖兽给吸引过来了。

    妖兽的气息,直接让林老和林飞的心神一颤,倒在了地上。

    “完了……”林老苦笑,林飞紧紧咬着牙关,壮哥也眼露绝望。

    随着妖神气息的接近,这是一头如熊一般的妖兽,气息散开非常可怕,且竟然可以蕴含了一些灵气。

    显然,这妖兽是化灵境的修为。

    妖兽来到三人十丈外,猛地一吼下,直接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