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炼制荒血泣
    “大家好,我叫二苟。”二狗上前几步。

    村民们纷纷看去,无不面色变化,退后了几步。

    实在是石婆丘这些的面目,真的有些让人看不下去。

    以前他们还觉得还好,毕竟周围都是这样的。

    可随着石婆死去,知道自己有活着的机会走出来,他们就开始担忧自己的身体了。

    这时,安晴笑道:“各位乡亲不用害怕,这些人都是武者,他们都修炼了一种功法,所以最近身体显得和石头的纹络一般。”

    听到这群人是来保护青菱村的,村民们的也好感了许多。

    至于这个面目,是因为功法造成,也是可以接受。

    二狗他们感激的看了安晴一眼。

    韩轩看着,心中打着算盘:“这群村民手无寸铁,我是不可能留下来的,但想要前辈教我道法,此处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就在韩轩不知怎么才能留下来,找机会向吴良学习道法的时候,另一边的燕流。

    “安姐姐……”燕流忽然开口道:“我、我能留下来,在这里住吗?”

    “你不回去家人会担心的。”安晴刮了刮燕流鼻子笑道。

    “我没有家人。”燕流摇了摇头,很失落。

    安晴心中一动,摸了摸燕流的头,温和道:“以后,青菱就是你的家。”

    “真的吗?”燕流惊喜大呼。

    安晴点头笑道:“当然,不过你要答应姐姐,青菱村以后是咱们的家,如果遇到任何的危险,我们要……”

    不等安晴说完,燕流捏紧小拳,目光有着坚定,道:“誓死保护我们的家!”

    看到这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女,竟有这种眼神和决心,安晴也不知该是欣慰,还是心酸。

    吴良不由笑道:“那看来,我又多了个妹妹?”

    “没听到路上一口一个大哥哥的?”安晴也笑。

    吴成山和林静,也都没有什么异议。

    至于村民,那就更不用说了,有个小女娃加入青菱村,自然是大家都乐意的事情。

    而韩轩已经彻底傻眼,看了看燕流,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的一幕幕……

    老天爷,为何人与人之间,差别总是那么大?

    ……

    村里有许多的空屋子,就算不够,二狗他们也可以自己建造,毕竟最低修为都是炼体九重。

    这些人能够被石婆看上,显然都是有灵脉的。

    天明很快来临。

    吴良知道,自己还有七八日时间,就要去青灵学院。

    所以在此之前,也开始动手解除二狗等人,身上的那些状况。

    这件事轻而易举,让他们更为崇敬吴良。

    “功法上,无论是单体还是群体的辅助之力,都要好好的挑选。”吴良心中沉呤。

    而且功法不能太高,毕竟这些人的天赋,可没那么高。

    符合,又简单的,吴良很快选定了一种。

    “意灵决!”

    这意灵决不仅修炼很快,而且最主要的是,变化很多。

    能够单体强劲,更能众人相辅相成的爆发力量,是不错的功法。

    所谓意灵决,就是在身体之中凝聚意灵,并且要一起修炼。

    吴良也想过了,这意灵决只要交基础,说说主要的,二狗等人修炼倒也不难。

    既然决定下来,那这意灵决就迅速交给了众人。

    而意灵决中,本身就有法诀,也就是这些人认知的道法。

    法诀弄好,吴良没有闲着,拿出万界镜放入几十个灵石,就获取到了外面价值上万灵石的炼器炉。

    万界镜,除了复制功能之外还能够换取,并且价位很低。

    “荒血泣,总算是可以炼制你了。”吴良露出笑意,也不知道这千年冥骨铁中的血,能够激发灵纹多少力量?

    在此之前,吴良用了自己所有的财产,才勉强放入万界镜,把千年冥兽铁复制出来的分量准备好。

    这万界镜,不仅只是灵石,只要是东西,以价值评估来复制所需之物。

    当然,这是吴良的东西,最主要还是消耗神力。

    所以千年冥古铁虽很珍贵,但对于有万界镜的吴良来说,并非很难。

    第二日,荒血泣炼制成功,上面有着五道血痕。

    “附加百分之五十伤害,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足够了。”吴良笑了起来,手握荒血泣挥舞了几下,一道道血光闪烁。

    法诀,武器一切妥当。

    距离自己去青灵学院的日子还有四天。

    韩轩这段时间很郁闷,他在青菱村一直从大到小的帮忙,哪里有需要自己就去哪里。

    为的,当然是让吴良注意到自己,传授一些道法。

    可韩轩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吴良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见过人影。

    “看来前辈是不太在意我,留在这不过是自取其辱。”韩轩苦笑,他决定离开。

    韩轩的离开让村民们,一阵的不舍。

    “小轩啊,你就多住几日吧,婶子给你煮了好吃的菜包子。”有一位大婶说道。

    韩轩谢过好意,他现在没时间留在此处,得赶紧回去了。

    “多谢各位这些日子的款待,我韩轩定不会遗忘。”村口,离别之时韩轩说了一句,他转身而去。

    村民们看着,也都多了几分萧瑟。

    “是个好孩子啊……”老村长林谷不舍道。

    “就是啊,这些天我的手受伤了,都在帮着洗衣服。”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说道。

    “还帮我们猎杀了不少的妖兽。”壮哥点头。

    “特别是俺最近腰不好,都是这孩子帮着挑粪,日夜艰辛。”

    “还有,村里的狗蛋难产,还是他给救活的。”

    村民们纷纷的感慨,这韩轩真是个好孩子。

    看到韩轩走远,直到背影不见之后,村民们正想回各家时,安晴带着燕流匆忙走出。

    “韩轩走了?”安晴看到村民等人的面色,立即觉察。

    “对啊,多好的一个孩子啊。”老村长林谷道。

    安晴心中暗道:”原本还想让小弟教一下他道法的,看这样子,想来不成了。”

    她这几天都在思考,终于决定,要去找吴良学习道法。

    所以,想着韩轩这里也应该感兴趣。

    莫非是自己想错了?

    嗯,应该是的。

    ……

    当晚,安晴敲了吴良的房门。

    “小弟有空么?”

    吴良推开房门,看去安晴的时候有些不淡定了。

    现在的安晴,身穿单薄和些许透明的长衣,并没有化妆,但其天生丽质的五官让人觉得那是美妙绝伦,上天的艺术品。

    还有身体的凹凸之感,更是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特别是吴良透过那透明的衣裳,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肚兜时……

    “小弟,姐姐我……”说着,忽然安晴两眼发昏竟是倒了下去。

    吴良连忙抱住,也不管什么手中软软之物……

    “安晴姐的身体不对劲,怎么一阵热一阵冷?而且有两股……不寻常的气息!”吴良目光微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