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阴阳灵剑决
    吴良赶紧把安晴接入房里,神力散开,此地有人接近自己立即察觉。

    “安晴姐的体内,竟然有两股不寻常的力量,一股炎热似阳,另外一股则是冰寒如隆冬。”

    吴良双指点在安晴的眉心上,后者全身状况,一览无疑。

    为何安晴有这种状况?

    “看看安晴的身世……”吴良心中想着,然后脑中开始浮现资料,然而眉头却是皱起。

    半响后,吴良睁开眼,看去在床上的安晴。

    “阴阳之体是废体?”

    “这家族真是无知!”

    “没想到安晴姐还有这等身世,日后被我碰到那个家族,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压下这些心绪。

    “也不知这两股气息,折磨了她多少年?”吴良轻叹一声,同时眼中也流露过冰寒。

    若自己没及时发现,两三年之内,恐怕安晴就会因为这两股气息的不稳死去。

    而这些,都是因为那个家族!

    “不过,现在既然被我知道了,那这两股气息……倒是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吴良心中暗道,他脑海中有万界修炼的功法。

    其中,有一种适合下三天,且能够辅助这两股气息,让安晴更加强大的功法。

    “阴阳灵剑决!”

    吴良拿出一枚记录玉简,开始把‘阴阳灵剑决’记录在里面。

    一边记录,另一边则是用自己的神气,压下了安晴现在的状态。

    ……

    第二日,安晴醒来的时候,见自己衣裳有些凌乱,面色立即微变,可下一刻就看到,在一旁有些许疲惫,闭着眼睛的吴良。

    “昨晚我……”安晴仔细一想,立即明白过来是自己旧病复发了,再看自己穿着,不由俏脸微红起来。

    不过这是自己弟弟,也没什么好计较。

    而且……

    “怎么感觉这一觉睡的如此舒服?”安晴伸了个懒腰,随即就发现在自己身上,有着一枚玉简。

    带着疑惑,安晴神识探入看了进去。

    片刻之后安晴的面色,有些难以平静。

    玉简之中记载的,赫然是一套功法,并且自己按照初始篇运作体内那两股气息,竟是有灵气的诞生!

    “怎么回事?我连炼体境都不是,现在竟然凝聚出了灵气,成了武者?”安晴难以置信开口。

    吴良也被动静弄醒了,他昨晚不仅消耗神力,而且还彻底激发了安晴的潜能,听到对方的话,随即一笑。

    “不知姐你对这阴阳灵剑决,可否满意?”吴良笑道。

    安晴点头爱不释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去吴良,毕竟昨晚……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羞涩。

    “小弟,这功法那么贵重,你就这么送给姐姐了?”安晴眨了眨眼。

    吴良哈哈一笑,“别说是这功法了,就算是把我自己送给安晴姐,也在所不辞。”

    说着,吴良眼神还在安晴的身段上毫无掩饰的扫了一眼。

    “你个小色.鬼。”安晴嗔怒笑着的瞪了吴良一眼。

    “嘿嘿,不过姐你今天的气色不错,等以后再继续修炼这功法,不久之后就可以突破到武者……只是,这功法只适合你修炼,不管因为什么,都别外传。”

    吴良笑了几声,说着的时候面色也凝重起来。

    怀璧其罪!

    若有人知道安晴这里,有这么好的功法,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保证下,绝对会有杀身之祸出现。

    “这个道理我自然懂得,不过小弟我这体质我是知道的,因为那疾病所以弱不禁风。虽说现在还没到武者境,似乎也差不多了,怎么会这么快提升?”

    安晴问出自己的疑惑。

    “不,你的体质可是难得一见的阴阳体质,只是没有修炼对的功法,一旦修炼一日千里……至于你能够提升这么快,就当做你弟弟我神通广大吧。”吴良笑道。

    安晴点了点头,但心里却能够看出吴良眉宇间的疲惫,想来也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吧?

    “对了,这阴阳灵剑决,有三道神通在里面。”吴良开始解析给安晴听,让她走少点弯路。

    “什么叫神通?”

    “嗯……类似于你们知道的道法吧。”

    “这功法高级,这里灵气那么弱,姐恐怕只能马虎修炼一下,什么神通就不用想了。”

    “不用怕,阴阳灵剑决主要就是需要阴气和阳气,平日里这两种东西……”

    ……

    很快半日的时间过去,安晴天赋不错,很快理解的差不多,加上吴良神气加持。

    可以说,安晴只要修炼,基本不会有什么难题。

    “小良,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门外,传来娘亲林静的声音。

    吴良和安晴都面色一变,后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这、这要是给林静看到,安晴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不给吴良和安晴准备,林静门外就笑骂道:“娘进来了啊。”

    说着,门推开了……

    “真不知道怎么说你这孩子了。”林静看去还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吴良,眼中尽是疼惜。

    她手中端着整整一壶热汤,乘着一碗时说道:“前几日你大晚上的跑出去,一定是累坏了,娘亲这几天找了些方子,听说这方子煲的汤很补身体……”

    说着,林静已经坐在了床边,吹了吹碗里热腾腾的气,看去还躺着的吴良,不由皱起眉头。

    “你这孩子,娘现在手把手喂你,还不赶紧起来?”

    吴良动了动身体,尴尬道:“那个……娘,你放在这,待会凉了我自己喝。”

    “不行!”林静摇头道:“从小你这孩子最讨厌喝这些,嫌麻烦,赶紧起来我看着你喝完一碗。”

    被褥里,安晴现在卷缩着身体,心里一阵一阵的惊慌,如果被娘发现,该怎么解释?

    被村里人知道,以后怎么看自己?

    诱.惑未成年男孩?!

    ……

    诸多心绪在安晴心神中翻江滔海,关在石婆丘时都没想这么多,现在这种状况,很难淡定。

    “咦?怎么另一边被子鼓鼓的?”林静忽然看去,责骂道:“你看你这孩子,连床都不收拾一下,乱糟糟的,赶紧起来喝汤,娘帮你收拾一下。”

    说着,林静放下碗,随即双手向着那被褥伸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