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一步一诗
    随着吴良的这句诗传开,众人面色都猛地一变。

    原本,他们以为吴良又是那些什么骂人不带脏字的话,可没想到竟然会冒出这样的诗句!

    没想到竟然是小瞧了吴良。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这,这完全不弱于万紫千红总是春啊!”

    “好诗,好诗!!”

    “这首诗也是从来没听说过的,看来也是现场作诗,太厉害了。”

    众人感叹中,望去吴良的眼神也都多了几分的惊异之色。

    就连那冰灵宗的女子,也是诧异满满。

    “这家伙竟然真的会诗句?而且还很不错的样子!”

    吴良淡笑,望去青羽说道:“青公子,不知你还有没有?”

    青羽眼牟发寒显然没想到吴良也能作诗,心中自然有些不舒服,但很快压制下来,冷声道:“你别得意,作诗自然是需要灵感,容我再想想。”

    “想想?”吴良摇头,讥讽笑道:“连作诗都要想,也敢自称才子。”

    众人古怪的看去吴良,没有了刚才的那么多怒意,毕竟他们都看出了,吴良是有真才实学的。

    “开玩笑,难道你不用想?”青羽乐了。

    吴良自信道:“一步一诗!”

    众人闻言,都嘴角抽搐的觉得吴良这里疯狂了。

    青羽眼光一亮,仿佛抓住了吴良的什么把柄,立即道:“一步一诗?这可是你说的!”

    “这位公子,以你刚刚的诗句,我可以特例给你进来。”冰灵宗的女子,并不想事情闹僵,此刻开口道。

    她心底,显然也认同了吴良的才华。

    可青羽岂会放过这次羞辱吴良的机会?

    “不可,刚刚他说自己一步一诗,这已经是视文学如草芥了,他若做不到就是在侮辱文学,不配进去!”青羽说道。

    这时,有不少人开始厌恶青羽了。

    人家有才华,说一两句大话不行吗?

    “公子你进去吧。”

    “是啊,原来你有这样的才华,刚才我们是错怪你了。”

    “我收回之前的话,你有那个资格。”

    众人竟然没有因为吴良刚刚说的“大话”,一步一诗的事情而找茬。

    但吴良也没有很暖心,这群人之所以这样,还不是看在冰灵宗的这个女子面子上?

    “不用了,我说一步一诗就是一步一诗。”吴良面色淡漠,摆了摆手后上前踏出一步。

    这一步的落下,立即定了众人的心神,让他们都纷纷看去吴良,青羽也是如此望去。

    “一步一诗?给你台阶下不要,这下子看你怎么圆!”青羽心中冷笑,大家最忌讳的就是才子说大话。

    而这家伙,竟然还放不下面子,说自己真的可以一步一诗?

    真是太可笑了!

    冰灵宗的女子失望的摇了摇头,她不想看下去了,刚想转身离开时,吴良这里的声音传开。

    “千里莺啼绿映江,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众人愕然,全部瞪大眼睛的望去吴良,就连青羽也愣神,还有那冰灵的女子也是如此。

    吴良面色依旧,抬起了第二脚踏下。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又是一首!

    众人的心神掀起了骇浪,望去吴良时发觉他已经第三步落下了。

    吴良这次顿了一下,众人以为他词穷了,就连青羽也呼出一口长气,刚准备无脑的冷嘲时……

    只见吴良看去了那冰灵宗的女子,淡淡一笑。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又是一首!

    吴良再次一步踏去。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又……又是一首!

    众人已经有种麻木的感觉了,接下来他们全部骇然的看到,吴良真的是一步一诗。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当这首诗传出,徘徊在众人脑海中时他们已经麻木的,要去等待下一首。

    可却发觉,久久都没有听到诗句的传来。

    难道已经词穷了?

    众人心中疑惑,可哪怕是如此也足够骇人了!

    “那位公子呢?”有人急声道。

    “我看到他往醉月楼中走了进去。”

    “一步一诗,刚刚六七步,最后那一首诗就刚好是最后一步进入醉月楼!”

    “这……这些诗句从未听说过,此人却能够一步一诗现场创作,简直太厉害了!”

    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

    “最后那句,春风二月似剪刀,简直让人全身有种酥麻的感觉!”

    “我喜欢的是那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还有那句红豆生南国,南国是什么地方?还有那个君是谁……听起来,就好像有个故事出现,好想去南国看看。”

    所有人都在谈论吴良刚刚的那些诗句,至于青羽的,那首诗自然也不弱,也有很多人喜欢。

    可在吴良这种辉煌的压制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青羽倒退了几步,眼中布满了惊骇的神色。

    “怎……怎么可能?!”青羽的自信心,仿佛被狠狠的敲打了一样。

    他难以相信,这世界上竟然有一步一诗这种荒唐的事情?

    可事实就发生在眼前,他无法不去接受!

    冰灵宗的那个女子,也傻眼的站在门外,回味着刚刚吴良说的那些诗句,心神中翻起了阵阵骇浪。

    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的男子?

    这一刻,她忽然间有些理解,为何大师姐喜欢诗词音律了。

    听起来都觉得有种让人舒心的感觉。

    猛地,她反应过来吴良趁着众人不注意时,走进了醉月楼。

    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怒气,甚至呼吸急促了起来。

    “连北苍国排名第四的才子青羽,都被他压的死死,难道他的能耐,已经能够和梅江相比了?”她心中想着,觉得此事必须尽快上报。

    她连忙走回醉月楼,急匆匆的去找吴良。

    外面的人不能进来,这是规矩。

    可刚才吴良的诗句却已经让他们非常的满足了,甚至有人感慨,此生目睹这一幕,无憾啊!

    “我要赶紧回去准备画质笔墨,那红豆生南国实在太震撼了,我要画出来!”

    “可惜不知道这公子的名字,能够做出如此诗句,到底是谁?”

    “我倒是觉得之前那些骂人不带脏字的话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