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大才子宁采臣
    “对啊,那些话语真是了不起啊,突然觉得他能有如此才华,也是正常。”

    众人感叹。

    而青羽已经面色铁青,他很不想承认吴良的厉害,但一步一诗彻底击溃他那高傲的心。

    ……

    于此刻,吴良正在醉月楼中观看。

    醉月楼不愧时北苍国最好的酒楼,足足有着六层之高。

    下面三层,是招待平常客人的。

    上面三层则是招待有权有势之人。

    而中间,有一道圆形天窗。

    但现在,整个醉月楼被冰灵宗暂时租下,下面五层是拥有请帖的人可以进来住。

    而这些人也并非全部都是有才华,主要还是那句话,有权有势。

    但在此地,拥有才学的就是座上宾,可以住的更高层。

    至于第六层的地方,就是冰灵宗的弟子所住的地方。

    吴良进来之后,就开始找了。

    “哪里是比试的地方?”吴良微微皱眉,他现在可是很缺灵石的。

    如果把这里的都拿第一,虽然还差挺多的,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这时,那女子看到了吴良,笑着走来。

    “公子怎么不打招呼就进来了?”女子口气带着一丝责怪的意思。

    吴良就说道:“你们刚才一个个都像睡着了一样,俗话说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我不会干那样的事。”

    女子嘴角微微一抽,你不会做不礼貌的事情?

    那刚才在外面,把青羽骂的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的是你吧?

    女子也懒得计较,伸出手来道:“正式自我介绍一番,我来自冰灵宗,叫董茜。”

    对自己礼貌的人吴良当然也会好脸色,当即也伸手过去握着,笑道:“九神宗,宁采臣。”

    “宁公子的才学,我真是佩服。”董茜淡笑道,心中想了想九神宗,倒是没有听说过。

    “都是小意思,我还有更多的才学呢。”吴良笑道。

    董茜笑道:“没想到宁公子一点也不谦虚……以宁公子的才学,能够住在第四层。”

    “住第四层?”吴良微微皱眉。

    董茜以为吴良不乐意,当即道:“宁公子,我知道这样有些委屈你,以你的才学,的确可以住到第五层,但现在安排有些仓促。”

    “不是,我是想问你们这里不是比试吗?”吴良问道。

    “是啊,不过要等到大师姐来之后。”董茜点了点头说道。

    “那你们大师姐几时到?”吴良没想到还要那啥大师姐来了,才能开始比试。

    董茜笑道:“大概也就这两天了。”

    吴良微微点头,那也不算久。

    “宁公子还请跟我到四楼住下,外面近段时间有些不太平。”董茜说道。

    “怎么不太平?”吴良不明。

    董茜低声道:“我听说,外面有个少年天资绝代,竟然杀了万剑宗的弟子,还有重伤万剑宗的核心弟子。”

    “而他自身,竟然没有丝毫伤势,而且还逃走了。”

    吴良愣了愣,自己刚刚做的事竟然那么快就传出来?

    不过,眼前这个董茜是冰灵宗的人,消息自然灵通。

    “那你们不怕那家伙偷偷溜进来?”吴良忽然问道。

    董茜摇了摇头,笑道:“不可能,那少年闯了那么大的祸端,怎么可能还敢往我们这里人多的闯进来?”

    “要是他艺高人胆大呢?”吴良有些不服气,眉毛微挑道。

    “呃……宁公子这边请。”董茜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心中却是摇了摇头,那少年怎么敢进来?

    吴良心底则是轻哼。

    他当然不可能当面说出来自己就是那个少年,自己也想好了,现在自己要把九神宗发扬光大。

    而这第一步,至关重要。

    跟着董茜来到了四楼,也安排好了房间,吴良住了进去。

    “宁公子,若是有什么需要叫小二便是。”董茜笑道,接着离开了这里,要急着上报吴良的消息。

    吴良也没有理会,他正在想着别的事情,自己‘宁采臣’这个身份,是九神宗的第一个人。

    至于为何要创建势力,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还有这种势力形成的一种恐怖。

    如果自己一个人强大当然不算什么,但若是一个宗门,强大的让人生畏,那才是真正的成功!

    “可惜我真正身份的名号,还没有说出九神宗……不过也不着急,现在打响了我这个身份,九神宗的名气也会彻底的打开。”

    “到时再公布我真正身份是九神宗的,不就行了?”

    吴良心中得意,他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日后打击那天盟!

    敢组建天盟来搞自己?

    我也弄个势力,开始搞你!

    想到此,吴良也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于此刻,董茜已经把消息带上了六楼上面。

    妍姐等人听完,无不惊愕。

    “小茜,你说有人一步一诗?”

    “这怎么可能啊。”

    “开玩笑的吧。”

    冰灵宗的弟子都不相信。

    妍姐微微凝神,道:“小茜,你如何证明?”

    “当然可以,他一步一诗刚刚我都已经用神识记下来了。”董茜说道。

    立即有几个弟子摇头轻笑。

    “恐怕是随意作出来的诗句吧?”

    “呵呵,那些诗句怎么能够上的了台面。”

    “一定是外面那么些人不懂欣赏。”

    董茜也没有理会大家言论,酝酿了一下后开口道: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夜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就连妍姐也目光微凝起来。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众人惊愕的低喃。

    董茜一笑,继续道:“千里莺啼绿映江,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冰灵宗的弟子们已经傻眼,虽然他们不是很懂,可这诗句听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气派。

    妍姐对诗句有些研究,此刻听闻也难以平静。

    而董茜这里继续往下说,他们也越发震撼。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董茜一顿,道:“这是最后一首,说完之后他刚好进了醉月楼。”

    一时间,大厅里都安静了下来。

    “大才子!”妍姐沉默半响后不由赞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