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震撼全场
    竟然有人反驳顾珑的话语?

    众人都看去开口之人,这一看就让他们释然了。

    “是梅江梅公子!”

    “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在上面观战。”

    “梅江公子,我可是一直仰慕你很久了啊!”

    “你这什么嘛?不是说好一直仰慕宁公子的吗。”

    “去你的,宁公子再厉害,能比得上梅江梅才子?”

    “就是!”

    ……

    顿时,看到梅江之后,众人的面色都是纷纷变化。

    而那些原本吴良的粉丝,竟然大部分倒戈,或者说他们本就是梅江的粉丝,只不过一时间被吴良迷住。

    现在,心中真正的偶像来了,自然更加倾向梅江。

    听到这等欢呼声,梅江得意的挥了挥手,看去吴良眼中带着挑衅。

    接着他又请示柳雅:“柳姑娘,梅某并非刻意针对,而是规矩……就是规矩啊。”

    这句话,柳雅听闻后也微微点头赞同,但又犹豫了一下,接着看去吴良。

    “宁公子你意下如何?”柳雅问道。

    这一问,顿时让众人更加羡慕嫉妒了,这可是冰灵宗的大师姐啊!

    就连梅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原本是想靠自己的才华,跟这个冰灵宗的大师姐搭上些关系。

    却没想到,这半路杀出个宁采臣。

    在他看来柳雅这么问,对方一定会找台阶下,看来这刁难是没用了。

    青羽等人面露失望。

    吴良把这些人的嘴脸尽收眼底,心里越发的冷笑,原本自己想就此停住。

    但现在,这个柳雅似乎对自己有意思,何不借此更进一步,为之后的宣传作为铺垫?

    “柳姑娘,宁某觉得梅才子和青才子两人说的不错,这做人就要有始有终,必须要遵守承诺,我刚刚说一步一诗,就必须要做到。”吴良大袖一挥说道。

    此话传出,让众人傻了眼。

    这家伙,还要继续下去?

    “宁公子你这是做什么?”顾珑焦急道,认为是吴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可面子在重要,你待会要是作诗不出来,岂不是更没面子了?

    梅江,青羽等人面色都是一喜。

    “宁公子,此话可是你自己说的。”青羽笑道,只是笑的很得意。

    吴良拍了拍胸脯,道:“当然,我九神宗的人说到做到,绝对不会食言!”

    “好!”梅江大笑道:“我梅某最赞赏宁公子这种精神,真是我辈楷模。”

    “谁跟你楷模?”吴良一脸鄙视的看去。

    梅江一怔,顿时有些尴尬了。

    而青羽,还有那日见过吴良骂人不带脏话的,都心一跳,预感到什么事情发生。

    “别整天热脸贴冷屁股,出门就装逼,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说话跟放屁似的,放屁还有味呢,你连味都没有!”

    吴良一点都不拘束的说道。

    所有人听闻,都倒吸了口冷气,哪怕是那些早有准备,知道吴良又准备骂人的,都想再次竖起大拇指。

    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当日。

    顾珑没想到吴良张嘴就来,开口就骂。

    “宁公子,你怎么骂人啊?”顾珑微微皱眉道,似乎很不喜这种作为。

    身为才学之人,不应如此。

    “呵呵,我哪里骂人了?”吴良一笑,看去梅江开口道:“那也要他是个人才行是吧?”

    嘶!

    众人都倒吸了口冷气,这论骂人,气死人在场的,还真没有一个是吴良的对手。

    开玩笑,吴良的知识容纳量,岂是尔等凡人能够明白?

    梅江面色铁青,他双拳紧紧的握着,要不是自持绅士,早就要去打吴良了。

    至于这些话,他压根就不会说。

    “宁公子,你如此侮辱梅某,是不是想让众人把关注转移,别忘了你还要作诗。”梅江冷声道。

    众人也都微微点头,反应了过来。

    如果吴良真是用这种方法转移关注,那还真是不齿。

    “这家伙真是才学之人,那些诗句真是他的吗?怎么会骂人那么难听啊。”冰灵宗有弟子皱眉说道。

    董茜苦笑摇头,你丫的是没看到那天的情景,对骂青羽时才是真的厉害。

    青羽看到梅江被吴良也这么骂,不知为何心中来了一股火气。

    “梅才子,此人当日也有这么骂人,我提议像这样的人,何须再进行下去比试?赶出去吧!”青羽眼牟闪过冷光,大声道。

    顿时,有不少人附和。

    “赶出去!”

    “赶出去!!”

    吴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忽然,一直表现温和的柳雅眼牟一凝,同时有股强大的气息扩散,带着一股隆冬之意压制在众人心神,让他们都颤抖了起来。

    那些没有修为的,直接颤抖的差点要跪下来。

    而这只是柳雅微微的气息,就可以达到如此恐怖地步!

    “此处现在暂时是我冰灵宗的地盘,难道你们想给我冰灵宗,拿主意?”董茜沉声开口,望去青羽和梅江。

    二人都抖索,不敢言语。

    毕竟,他们只是文学之人,面对修士当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宁公子继续吧。”柳雅淡淡开口,被这么一闹,自己的心情也有些不好了。

    顾珑见柳雅都开口,自己也微微一叹,给吴良投去一个好自为之的目光,走下了高台。

    一时间,整个高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吴良的身上。

    而吴良此刻根本没有受到干扰,他再次抬步落下,第四首诗……出来了。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所有人再次被提起心神,没想到吴良张口就来。

    让他们更加骇然的是这第四首诗刚说完,第五步落下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第五首!

    众人呼吸无比急促,而青羽,梅江等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反观顾珑,柳雅,董茜几人则是越发惊异和震撼。

    接着的就是第六首,第七首……

    第十二首诗时,也正是走了十二步,吴良刚好走到了高台边缘,忽然大笑了一声:

    “上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