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水调歌头撼全场
    上酒?

    众人一愣,此刻都陷入了吴良的十几首诗句之中,难以自拔,所以很少人都没反应过来吴良的话语。

    此刻最为激动的,莫过于柳雅。

    她彻底被吴良的这十几首诗给征服了,自己不是没有听过描述月亮的诗句,可眼前这少年的诗句,当真是淋淋尽致。

    而现在,听到吴良要酒之后,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凌步一跃,看不清身影。

    只见柳雅带着她桌上的一壶酒,来到了吴良面前递过去。

    吴良看去柳雅,不得不说这女的实在是撩人,带着一种冰灵美,让人很想去征服。

    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吴良拿过酒壶喝了几口。

    周围的人,在这个时候也都纷纷反应过来。

    眼中都带着惊愕看去吴良,完全被对方的诗句,彻底征服。

    就连青羽,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服,嘴角扯出苦笑。

    而梅江,脸色已经阴沉的可怕,当看到柳雅竟然还亲自拿酒给吴良,差点就要吐血了。

    几口酒后,吴良的手缓缓放下,微眯着眼牟抬头望去上空。

    醉月楼,之所以起了这个名字,是因为在这楼阁的顶上有着一道天窗。

    而现在正好月亮出现在天窗的天空上,吴良深吸了一口气,就连自己要准备说的这首诗,都难免激动。

    柳雅看到吴良这个模样,眼中兴致更为浓烈,满满的都是期待。

    “我看这最后的一步下来,你是作不出来了吧?”梅江不由冷笑说道,见吴良久久不开口。

    众人也都诧异,莫非真是如此?

    但现在,吴良一步一诗已经作出十几首,可以说就算是现在退出也绝对不会引起不满。

    梅江所言只是心中气不过。

    “宁公子,不如休息一下?”柳雅淡笑提议道,想给吴良台阶下来,心中升起了无比的爱才之心。

    吴良却是摇了摇头,笑道:“我刚刚只是酝酿出了一首诗,就连自己也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实在是太棒了。”

    柳雅愣了愣。

    大家也都笑了起来,刚才的十几首诗都非常好,而且那首静夜思简直惊人,还能有诗比得上?

    众人摇头不信。

    就连此刻已经佩服吴良的青羽,也是完全不信吴良所说。

    不仅他觉得,大家也都纷纷这么认为,吴良已经一步一诗连续十几首,一定很消耗脑力。

    而在这种消耗下,还能做出比刚刚更好的诗?

    不可能!

    没有人相信。

    就连柳雅,也都再次开口让吴良去休息。

    吴良看到众人的不信,倒也没有多说。

    徒然,他开口了。

    “明月几时有?”

    此话一出,柳雅等众人全部皆是一愣。

    众人神色古怪了起来,这问题问的真是奇怪。

    但还是不乏吴良的粉丝呐喊。

    “宁公子我知道,明月天气好的时候有!”

    “十五的时候有。”

    “我家住的地方云雾升空,每天都有。”

    众人都如此答道。

    就连柳雅也都想了下,认为吴良实在问问题,可她刚想回答时,却见吴良把酒微微举起,双目看去醉月楼的上空明月。

    “把酒问青天!”吴良声音略微低沉道。

    寂静!

    吴良这自问自答,一开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

    可接着……

    “是诗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好诗好诗啊!”

    “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意境。”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有些激动起来。

    可忽然,柳雅袖袍一挥散开一股冷气,压制了众人的喧哗,让他们都抖索的安静下来。

    董茜等人冰灵宗弟子,都面露讶异,没想到今天大师姐竟会如此反常。

    柳雅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吴良,似乎在等待。

    众人的心也都一提,难道这首诗还有?

    果然,接着吴良一气呵成: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啪!

    说完最后,吴良一拍手中折扇,再拿起酒壶喝了几口,叹了一声:“好酒!”

    随即,走下了高台。

    然而此刻的场面,却已经是寂静的可怕。

    柳雅瞪大眼睛,愣在了原地。

    冰灵宗的弟子也是如此。

    还有梅江,顾珑,青羽等其余的才子和在场所有人,都全部眼睛瞪大,布满了愕然之色。

    “怎……怎么会有这样的诗?”

    “我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太震撼,太完美,前面的十几首诗在这首面前比起来,完全就不算什么!”

    “话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失去了色彩,全部被这一首诗给独揽了!”

    反应过来之后的众人,完全傻了眼。

    脑海中,还回荡着刚刚吴良的这一首诗。

    从开头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众人觉得这自问自答的诗句不错。

    到接着往下的诗句,完完全全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

    他们刚刚,没有一个人相信吴良说的那句话,他在酝酿一首诗,连自己都震撼的诗。

    毕竟在他们看来,吴良作了十几首诗,应该要休息一下了,但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还出来一首如此震撼的诗!

    “如果一开始他直接说这首,我甘拜下风!”顾珑苦笑不已,却也同样激动。

    因为,今天这一场比试对她的收获太大了,不仅是这十几首诗,还有吴良这个人,让她知道人不可貌相。

    想到自己之前还小看对方,顾珑也是有些羞愧,好在并没有想青羽,梅江二人去侮辱。

    “咦?宁公子去了哪里。”有人诧异问道。

    “不见人了啊!”

    “啊啊啊!!我的男神,你别躲起来,看不到你我都快疯了。”一个长裙美女失态尖声道。

    但众人四处张望,却都没有发现吴良。

    躲得过别人,但柳雅修为很强,她望去了一个方向,开口笑道:“采臣,不知这首诗叫什么名字?”

    众人顺着柳雅的目光,就看到吴良此刻坐在下方的一个桌椅旁吃喝,而这桌椅旁的人这才察觉,纷纷惊愕的起身。

    “哦,叫做水调歌头。”吴良大口吃着东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