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对联对梅江
    缺衣少食?

    对,这就是答案,或者说就是这一副对联的含义!

    梅江没想到,自己这一副有信心的对联,竟然被那么容易破了?

    下方,顾珑,青羽等才子才女都摇头苦笑,也越发敬佩吴良。

    也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吴良这里不是花架子,是真的有水准可以比试的。

    “好厉害!”董茜两眼冒光。

    妍姐也点头,赞叹道:“缺衣少食……太妙了。”

    “看来,我们大师姐是不虚此行啊。”段颖不由笑道。

    柳雅也没想到,吴良这里竟然那么快答上来,而且自己的观察下,似乎是梅江在说出这上联之后,吴良心中就有了答案。

    可这个答案,谁心里没想到呢?

    但柳雅想说的是,吴良想到的却是更深一层的。

    “你答对了。”梅江沉声道,就算再不想认输,也不得不承认吴良这对联的确是完美对上。

    众人也都微微点头,没想到对联开始的第一场,就如此的紧张。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师姐喜欢诗词音律了,现在看这种比试,也大有两个高手在对战一样,太刺激了。”董茜激动笑道。

    “是啊,我似乎也喜欢上了。”

    几个冰灵宗的弟子们,都如此说道。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吴良忽然带着笑意看去梅江,说了一句:“不是东西。”

    梅江一愣,众人都停止了言论,傻了眼。

    这……这是骂人了?

    “宁公子,你为何又骂人?!”梅江气不过了,差点就暴走。

    不少人也都微微皱眉。

    “咦?你这说话不对啊,什么叫又,我从来就没骂人。”吴良说道。

    梅江冷笑道:“你是不是又想说,我不是人所以没骂人?”

    众人纷纷点头。

    “你自己承认的。”吴良无辜道。

    梅江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他气的满脸通红,抱拳看去柳雅,道:“宁公子如此辱骂梅某,难道不应该管管?”

    柳雅也皱起眉头,她是站在吴良这边,可自己现在身份是评委。

    “宁公子,这话是何意思?”柳雅问道。

    梅江听到这问话,很想拿刀上去,如果是别人的话早就赶出去了。

    不是东西,这骂人的话听不出来吗?

    难不成,你还要问这臭小子一边,让他重复自己不是东西?!

    “不是东西啊。”吴良说道。

    梅江一听这句话,眼睛瞬间血红,可紧接着……

    “这是对联的横批,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吴良无辜道。

    那一脸无辜的样子,让看见的人都想上去揍他。

    不是东西是横批?

    你能再扯不?!

    可在场的那些才子才女们,却是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吴良这句话。

    “不是东西,不是东西……”

    顿时间,周围不少低呤之声伴随着思考传出。

    梅江头皮发麻,这声音宛如魔咒,让他理智差点就丧失。

    “我明白了!”忽然,一个女子惊声道:“东西南北,不是东西,横批南北,没有东西……这,的确是横批!”

    随着女子这话,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

    这尼玛的,真是横批?

    梅江一听这话差点吐血三升,你丫的能不能好好说话?

    直接说横批:南北,或者说没有东西好了。

    可……可你不仅说不是东西,还对着我说?

    梅江只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刺痛,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

    更让梅江吐血,愤怒不已的是……柳雅在听到在这话之后,两眼也顿时一亮。

    “好一个不是东西!”

    梅江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憋屈感觉涌上心头,鼻子一酸…

    “你别哭啊,怎么输不起吗?”吴良看到梅江这模样,心底轻笑,但却露出一副关心的模样。

    众人嘴角抽搐,还不是被你气的?

    梅江气的身体发抖,他努力平息自己,闭上眼牟整整数十息。

    仿佛隔绝周围的声音,进入一种自我的境界。

    “这……这是梅江的心境!”

    “早传闻,梅江可以进入一种自我心境,沉淀在自己的事情之中,是难得的奇才。”

    “甚至有人说,如果梅江有灵根修炼,一定是个修炼奇才!!”

    周围看到梅江这状况,无不惊叹道。

    就连柳雅也都面露诧异,但也仅此而已。

    “小小的安神之法,也在那里大题小做。”吴良心底不屑,但也没有说出来。

    半响后,梅江缓缓睁开眼睛,望去吴良时带着平静,可眼底深处却是带着一抹冷意。

    “上钩为老,下钩为考,老考童生,童生考到老。”他当即开口!

    众人都是一惊,这开始对起来了?

    看来,梅江时不服输,要找回面子。

    吴良一笑:“一人是大,二人是天,天大人情,人情大过天。”

    梅江:“望天空,空望天,天天有空望空天。”

    吴良:“求人难,难求人,人人逢难求人难。”

    梅江:“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吴良:“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到此,众人早已目瞪口呆。

    “好一个江流千古,好一个诗才绝世!”柳雅不由笑道,心中非常的激动。

    所有人皆是如此。

    梅江脸色有点难看,虽然没有冒汗,可却感觉有点燥热,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对手太强了!

    “这小子……”梅江咬牙切齿,看去吴良发现对方一脸轻松的样子,心中很是不舒服。

    沉寂半响,梅江开口:“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吴良微笑:“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

    梅江双拳紧握:“闲看门中木?”

    吴良随口道:“思间心上田?”

    梅江丝丝冷汗:“一目不明开口便成两片。”

    吴良淡笑:“廿头割断此身应受八刀。”

    梅江抹去冷汗:“蚕为天下虫。”

    吴良喝了口酒:“鸿是江边鸟。”

    梅江冷汗直冒:“冯二马驯三马冯驯五马诸侯!”

    吴良吃了口肉:“伊有人尹无人伊尹一人元宰!”

    ……

    众人已经傻眼,看着这对持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心中却是被燃起了一股澎湃的力量,冲击着他们的心神深处。

    但谁都看得出来,现在梅江非常吃力,吴良则是很轻松。

    梅江倒退了两步,咬牙开口:“古木枯,此木成柴!”

    吴良擦拭手,拍了拍起身笑道:“女子好,少女更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