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气吐血了
    女子好,少女更妙?

    这下联一出,顿时间众人皆是一愣,接着就有不少的女子有些羞涩的低头下来。

    而那些吴良的女粉丝们,更是两眼冒着亮光。

    “我是少女啊!”

    “我是不是少女?”

    “不行,我一定要变成少女!”

    ……

    顿时,在这些女粉心里,都开始冒出了这些想法。

    不过这一场比试还没有结束。

    虽然这下联引起了小风浪,但梅江此刻不可能那么傻,继续以此来找吴良难堪,没看到柳雅都没意见吗?

    “好小子,接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梅江冷哼一声,袖袍微微一抖,让人拿了一杯茶上来,喝了几口定下心神。

    吴良也不慌,他喝着小酒吃着肉,就这么悠闲,让不少人看着也是苦笑不已。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场比试,谁都不会把吴良想到跟才学一路上……嗯,硬要说的话,也就身上的服装,还有那么几分书生气。

    梅江递过茶水,而那下人则是皱眉低声道:“梅公子,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

    “这小子,不好对付。”

    “我明白,可你别忘了我还有杀手锏。”梅江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冷幽幽的看去吴良,道:“这家伙不是喜欢骂人吗?”

    闻言,下人的面色也变化后,露出了喜色:“梅公子莫非要……”

    “嘘!”梅江放下了茶杯,下人也眼露喜色退了下去。

    下方众人,有眼尖的立即看到梅江嘴角的冷笑,心中也是一凝。

    “你们看梅公子的笑,他一旦如此,就一定是要出大招了啊!”

    “没错,这下子宁公子不好对付咯。”

    “哼,我家采臣一定可以踩扁这梅公子!”

    各有所言,有支持吴良的,也有支持梅江的。

    但梅江是老牌才子,所以他的人气,显然是非常之高。

    “我说你能快点不?”吴良不耐烦道。

    梅江淡笑:“让宁才子久等了……”

    微微一顿,忽然,梅江的神色一正,眼中充斥着冷光。

    众人见状都神色凝起。

    就连柳雅,妍姐,董茜,段颖等冰灵宗弟子,也都来了兴致。

    就在这时梅江瞪眼看去吴良,大声开口:

    “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子,十分大胆!”

    所有人皆是一愣!

    这……这是什么?

    董茜傻眼道:“这……是对联吗?”

    “怎么听着不像啊。”

    众人质疑时,顾珑,青羽等才子,却是开口道:“这是对对子,区别虽有差异,但也是相同的。”

    柳雅微微点头道:“不错,这种对子……有意思。”

    对对子?

    众人都是起了心神,没想到梅江还会对对子,而且这一句之中骂人的成分,可不少啊。

    吴良要怎么对战?

    不少人,都纷纷看向吴良。

    而吴良自己也是一愣,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似乎还是在那个世界的,我想想……”吴良微微蹙眉。

    大家看到吴良这个神色,都以为回答不上来,纷纷没了期待。

    而梅江,他满脸的笑容。

    “大师姐,那宁公子该不会就回答不上来了吧?”段颖说道。

    柳雅淡淡开口:“这个对子看似简单,但想要对上来非常难,如果一个人没有一点歪斜之想,是难以对上的。”

    “啊?那宁公子岂不是输了。”

    “完了完了,你看宁公子愁眉苦思的样子,一定是想不出来。”

    “对啊,宁公子是个正人君子,心中没有歪斜之想,所以对不上啊。”

    “没想到这梅江竟然会说出这种对子,看来心理也不怎么样。”

    冰灵宗的弟子谈论,没想到他们无形中,竟然站在吴良这一边。

    显然,更多是被吴良的一步一诗,还有那些诗句折服了。

    可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董茜她倒是愣了愣。

    这家伙正人君子?

    开什么玩笑!

    前几天这家伙骂青羽,那可是一个狗血淋头啊。

    这家伙没有歪斜只想?

    呵呵,那恐怕整个世界都翻了天。

    总之董茜是不相信,吴良是这样的人。

    下方,在众人以为吴良答不上来要输的时候,他的眼牟猛地一亮。

    “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子,十分大胆!”吴良一笑,正视梅江重复了一句后,再开口:

    “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对……对出来了?!

    满场皆惊,特别是这对子,丝毫不弱梅江,甚至强上几分。

    骂梅江下流?

    恐怕,也只有吴良会这么说了。

    梅江也一瞪眼愣神,没反应过来吴良竟然答上了。

    他定了定心,再开口:“在下是七省文状元兼参谋将军,绰号对王之王的对穿肠。阁下是?”

    众人倒吸了口冷气,有知情人则是点头。

    “不错,皇上的确有意让梅江当参谋将军。”

    不等众人再说,吴良笑着回应:“在下读过两年书,尘世中一个迷途小书僮。”

    梅江冷笑:“图书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

    吴良淡笑:“棋盘里,车无轮马无韁,叫声将军提防提防。”

    讽刺之意非常明显!

    梅江眯眼冷道:“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吴良:“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梅江来一剂猛的:“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吴良哈哈一笑,眼牟望去柳雅:“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阿雅。”

    大家被吴良这话吓得不轻,而梅江更是一瞪眼。

    他这话心怀社稷又如何?

    传出去,只是被皇室重用。

    可现在,吴良这话是赞赏冰灵宗大师姐!

    比较起来,加上现在这种局面,他完全落了下风。

    梅江咬牙切齿,倒退了几步:“我上等威风,显现一身虎胆。”

    吴良冷笑,上前走去高台:“你下流贱格,露出半个***。”

    梅江面色涨红退后数步:“你家坟头来种树。”

    吴良:“汝家澡盆杂配鱼。”

    梅江身体发抖,双拳紧握憋着一口气:“鱼肥果熟入我肚。”

    吴良往高台上一踏,仰头道:“你老娘来亲下厨!”

    噗嗤!

    最后,梅江竟是在这对决之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倒退,摔落了高台之下狼狈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