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荒血泣融合
    “怎么,睡不着了?”林静轻语道。

    吴成山笑着摇了摇头坐起身来,叹了口后眼中掩饰不了的激动。

    “多少年了……我早就想回去看看了。”吴成山说道。

    林静起身从吴成山身后轻拥,道:“成山,我知道这些年你表面上不在意家族,可实则,还是很想回去的。”

    “毕竟,那是我长大的地方啊。”吴成山苦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道苍老的身影,那是自己的爹。

    就算是在自己最低谷时,他也都没有放弃过自己。

    “不过我现在最欣慰还是良儿。”吴成山说着,眼里也露出了一抹骄傲。

    所谓望子成龙是每个爹娘的希望,现在吴良能够独挡一面,是他们都开心的事情。

    “可成山……咱们良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追随?”林静微微皱眉道,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她隐约间……感觉不对。

    吴成山摇了摇头,笑道:“不管如何,那些人对良儿的忠诚度是绝对的。”

    对于这方面,吴成山有很大的自信,他看出那十二鬼神对吴良的忠诚,达到一种自己都无法言语之地。

    或者说是死士?

    很多疑惑在二老心底滋生,他们想过为什么吴良突然间变的这么强,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追随和身怀奇异功法?

    但他们也没有去想太多,这一夜两人聊了很多,而这些话语中,也都被无意间经过屋檐上的吴良,听入耳了。

    “爹,娘……你们虽不是我亲生爹娘的,但对于我而言本就没有亲人,而现在你们就是我爹娘。”吴良笑语中起身,望去上空的明月,喃喃开口。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九天之界的时间是不一样的,自己在这里才过去了几个月,但在九天之界,恐怕已经过了数年时间。

    吴良回到了房间里,至于明天之事,就是想带爹娘回去正名的。

    “或许,已经开始有人猜到了我的身份了……”吴良忽然笑了起来,撇开这些不想后,拿出了荒血泣。

    九把荒血泣的附加力量,是总共百分之四百五。

    现在吴良找不到更好的荒血泣制作材料。

    同时是现在,这荒血泣对于吴良的战力提升上虽有,可却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

    “现在融合之后,看看能得到什么样的程度?”吴良动手,把这九把荒血泣,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把真正的荒血泣。

    而这荒血泣上,有着五道金纹!

    “翻了百分之五百,也就是五倍的伤害?”吴良目光一亮,心中满意。

    不过,想去复制这翻了五倍伤害的荒血泣,却是需要一亿灵石!

    这翻起来的倍数,让吴良吐血。

    实则他也不了解这万界镜的复制计算。

    不过,一亿灵石看似很多,但复制出来的荒血泣,至少也是武宗御龙境可以使用的。

    而武宗御龙境使用这荒血泣的话,翻了五倍伤害什么概念?

    “不过,荒血泣每把最高附加伤害,最高的极限是百分之一千,也就是十倍伤害。”吴良一笑,若到了那种程度,自己的战力,将是飞跃提升。

    当然,接下来吴良打算要一些别的,毕竟荒血泣是武器,有很多的招式是关联不上的。

    进入万物境中……

    看了半天之后,吴良终于看中了。

    “暴烈之甲!”

    吴良一笑,这件装备大的灵纹被动很逆天。

    装备:暴烈之甲。

    属性这个吴良不在意,是属于物理防御。

    往下看。

    灵纹被动:每次受到伤害,自身造成的伤害提升百分之三和半分之二的移速,最高叠加五层,持续时间三秒。

    这个属性,简直就是逆天的。

    叠加到满层,就是百分之十五的伤害。

    看似比不上荒血泣,但要明白,荒血泣是附加伤害,并未是所有的提升。

    但暴烈之甲不同,而是全方面的提升!

    而且,在使用荒血泣之后,暴烈之甲的被动,一样可以再度叠加!

    至于被攻击一下……这个,吴良完全可以自己……自虐。

    售价:一亿!

    看到这价格,吴良并不意外,只不过看到暴烈之甲的设计图,竟然才一百万灵石时,有种吐血的感觉。

    看下那设计图的材料,吴良更是发昏,他发现这些材料,在下三天很难找到。

    “一亿就一亿吧。”吴良没想那么多,直接购买了下来,一剑紫色的暴烈之甲顿时出现在身上。

    吴良心神一动,暴烈之甲就消失不见。

    “有荒血泣和暴烈之甲在手……现在武宗境内,鲜有人是我对手。”吴良一笑。

    至于他现在的境界,不是武灵初期,也不是中期和后期,而是大圆满!

    武灵境,之前已经说过是吴良进阶的一大层次。

    所以从突破的那时候开始,吴良就已经是大圆满。

    当然,这个在后面的武宗境,就会缓慢一些。

    做好这一切后,吴良才是彻底无所畏惧了。

    ……

    青灵学院。

    执事堂中,长老院里,一批批的学员来回忙碌。

    就算是大晚上,这些学员有很多休息了,但长老们,院长,副院长却没有放松丝毫。

    他们在调查,到底谁才是‘宁采臣’当日说的那位……大哥。

    可这几日来依旧没什么头绪。

    屈副院长和院长,现在很头疼。

    “你说,会不会是这九神宗胡说的,只是想找个理由来针对我们?”屈副院长皱眉说道。

    院长摇了摇头道:“你这个想法我之前也猜测过,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九神宗对于其他三国,在那此围剿之前都是友好的,唯独对于我们。”

    屈副院长苦笑:“那到底我们惹了什么人?”

    他们调查了很仔细,很清楚,是调查九神宗针对的所有人之下,去查到底是谁。

    也出了名单,但最后都被排除了。

    在他们看来,宁采臣这么厉害,他的大哥,至少也是一位武宗御龙境强者,甚至还有可能是武王。

    这就让他们实在是郁闷,这么强的一个人,他们怎么可能会招惹?

    就在这时,一个弟子敲门来:“院长,有新的发现!”

    二人都显得无精打采,觉得又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还是传这弟子进来。

    “见过院长,副院长。”弟子先恭敬开口。

    “赶紧说吧。”屈副院长说道。

    弟子点头称是后,招了招手,只见一个弟子走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