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亦兰
    咔嚓!

    碎开的不仅是丁族长的冰雕,还有众人的心,仿佛也被踩上了一脚。

    这声音的脆音,让无数人胆寒,惊恐的望去吴良。

    “他刚刚说是吴良?吴良是谁……”

    “不知道啊,既然姓吴,该不会是吴家的人吧?”

    “蠢货,如果是吴家人怎么会如此对吴家?”

    “也对啊……但是,他到底和吴家有什么仇恨,竟然敢在今日找上门来?”

    很多人都嘀咕着,眼牟时不时看去吴良,却不敢停留过久。

    面对这一个超强的存在,堪比武宗,他们也只是蝼蚁。

    丁族长的死,不用吴良去做什么,这个消息就很快的传开了,传到了大礼堂里。

    依旧是刚刚那个下人,他刚才跟着丁族长,在远远的就看到丁族长的死。

    此刻惊慌失措的跑回来,满脸的惊惧。

    “族长不好了,族长不好了!!”

    他大声喊道。

    吴成金刚弯腰祭拜先祖,听到这声音嘴角抽了抽。

    这一次,下人不等吴成金等人去问,他直接跪了下来,哭丧着脸道:“六少爷他是真的被杀了,而且丁族长也在刚刚……被杀了!”

    此话一出,全场诡异的寂静了下来。

    吴宇被杀这个消息,暂且放下……但,丁族长被杀了?

    这怎么可能!

    “丁族长是武宗入武境,怎么会出去一下的功夫就死了?”有人惊愕说道,看去下人。

    下人这里快速开口:“是真的,我亲眼所见,丁族长根本不是那人的对少,整个人都化作了冰雕!”

    看到下人如此肯定开口,也没有必要戏弄他们,加上丁族长没有回来,他们都开始有些惶恐了。

    丁族长是武宗入武境,都被这般解决,来者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说,出手的是谁?”吴成金眼牟含煞,今日是吴家的大好日子,竟敢还真有人上门闹事。

    大家也都看去下人。

    “是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下人如实道。

    “放肆!”吴成金震怒:“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把武宗境的丁族长给杀了?

    简直太离谱!

    众人也都纷纷摇头,不相信下人所说。

    “是真的啊老爷,那少年真的很年轻,丁族长在他手中没有丝毫招架之力,甚至就连武灵都施展出来,是火焰蟒……”下人把当时情况,直接说完了。

    当听到丁族长,被对方一手冰冻起来,他们纷纷面色变化。

    “你可知乱说的后果?”吴成金脸色阴沉的说道。

    下人颤声道:“属下说的句句属实!”

    吴成金眼牟一凝,如果真如这下人所说……猛地,吴成金面色煞白了一些,他瞳孔也微微一缩,倒退了两步。

    “大哥!”吴成斌连忙开口,面色中带着冷意,不是对吴成金,而是对杀自己儿子的那个人。

    “我们现在就出手出去,把那人碎尸万段!”

    可说完话之后,吴成斌再看去吴成金时,却发现对方面色带着苍白,在瞳孔里,还带着一丝……惧色!

    不止是吴成金如此,在场其他族的族长,还有大皇子等皇室的人,也都面色变化。

    吴成斌一愣,大家这都是怎么了?

    此刻他们心神震动中,周族长咽了口唾液开口:“该、该不会是……九神宗的人吧?”

    这话如一个锤子,震在众人的心,让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九神宗!

    这个宗门出现的时间,为人知的时间不多,但整个玄灵大陆下游,都如雷贯耳。

    这是一个堪比中游三大掌门,却宗门里还有很多妖孽弟子,奇异法宝和丹药,食物等的宗门。

    可以说,九神宗是此刻所有人都不愿招惹的存在,实在是太可怕。

    现在就算是他们,都看不出这九神宗真正的底蕴,还是一层很模糊的面纱。

    但毋庸置疑的就是,九神宗的弟子,个个都是妖孽级别的存在。

    若这少年,是九神宗的弟子,那么拥有此等实力,也就不足为奇。

    但他们现在却害怕是九神宗的人,若外面那少年,真是九神宗的……那么今日,恐怕会有麻烦事发生。

    吴成金脸色很难看,他察觉到周围那些族长,大皇子,青灵学院,还有皇室等所有人都避开自己的眼牟。

    显然,不想和这件事扯上丝毫。

    “走,随我出去看看!”吴成金甩袖低沉道。

    ……

    于此刻,在外面的东湖,这里越来越多人,越来越热闹,渐渐事情也都传开了……

    在距离东湖不远处,一个穿着蓝衣的女子,正在缓步而行,在她周围有许多的青灵学院弟子陪同。

    而现在,这个蓝衣女子旁的一个青衣男子,看了看女子后,看去这个吴家,不由笑道:“亦兰,你说现在的这个吴家多好,多强啊……只是可惜那个人。”

    说着,青衣男子一直在注视亦兰,目光带着占有欲,以及冷冽。

    似乎下一句话,若是亦兰说错的话,他就会动怒。

    亦兰眼牟一凝,听到‘那个人’时,眼中也多少的带着悔意与愧疚,但很快彻底抹去。

    “莫师兄,吴良他已经是我亦兰的过去式,自己针对上万剑宗,给家族惹来大麻烦,现在只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这种做法,太傻了。”亦兰摇头说道。

    闻言,莫立哈哈一笑,一拥亦兰,看去前方不远处,道:“走,那边还挺热闹的,咱们过去看看。”

    亦兰这个女子,是吴良前身曾经喜欢的人,现在是青灵学院内院弟子。

    在他们几人不远处,可以看到几个熟人。

    分别是月落,南宫樱,陈英三人。

    “你看,那不是亦兰吗?”南宫樱指着远处的蓝衣女子道:“还有她旁边的莫立。”

    身为内门弟子,亦兰无论是天资,还是样貌,都是非常出色的。

    陈英点了点头:“听说,吴良以前可是很喜欢她,而且亦兰也有意接近,最后因为灵脉的事情,最后离开了。”

    月落轻哼道:“贱人罢了,看谁对她有好处跟着谁。”

    “月姐,我最近发现你人不太正常啊。”南宫樱坏笑道。

    月落一愣:“有吗?”

    “有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南宫樱眨了眨眼。

    月落摇头,刚想开口,就被南宫樱一副恍然的样子打断道:“我知道了,你在想一个人!”

    月落一愣,心不知为何砰砰的跳的很快。

    “我……”

    南宫樱当即开口:“月姐想肖姐,我们也想啊,今天咱们是来玩的,都开心点……当然,要是能看到吴良就好了,也不知道那家伙去了哪里?”

    说到吴良,南宫樱也是带着一种复杂的心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