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张华抓狂了
    张华心乱如麻,他眼神迷惘中有些飘忽不定,实在是吴良这里的几句话,让他惊慌。

    这一路,从开始他不是没有记着吴良的身份,是东吴使者。

    有着一层身份在,自己对于对方的命令不说全部从命,但至少明面上,只要是不违背本命的话,是要听从的。

    而自己,一直无视吴良。

    若此事吴良有意做大的话,就算自己的小命能够保下来,也绝对伤筋动骨。

    想到这一点,张华冷汗直冒下,颤声开口:“吴使者,属下今日耳朵有点问题……所以,所以没有听清楚。”

    吴良冷笑,耳朵有点问题?

    抬手猛地一拍下来,一股强劲的力量冲击在这张华耳旁,然他感觉到撕裂的痛,挣扎的在地上翻滚。????“陈……陈大师……救我!!”张华撕裂痛苦大喊。

    在这飞舟的某个房间里,陈大师脸色难看的睁开眼,外面隐隐约约的撕心痛喊传来。

    面前出现一道光幕,在这光幕里面,则是外面此刻吴良正在折磨这张华的画面。

    陈大师看的嘴角抽搐,最后冷哼一声,散去这光幕,同时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

    张华也不知道被折磨了多久,总之他觉得非常难受。

    当他醒过来时,却已然是半夜时分。

    他的目光,带着前所未有冷芒之色,刚动了下身体都剧痛无比。

    在他昏倒这时间里,吴良不允许别人插手。

    “吴良!”张华紧握拳头,内心咆哮的开口,眼中的杀意取代所有。

    如果可以,他很想现在就杀了吴良,只是对方的实力和自己,悬殊实在是太多了。

    这不由让张华渐渐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要杀对方的这个想法再强烈,被看出一二的话,自己恐怕不死也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这一点,从陈大师没有理会自己就能够看出来。

    “等去了陨星山之后,定要你好看!”张华深呼了几口气,他的嘴角,掀起了莫名的冷笑之意,更有自信。

    第二天清晨。

    吴良房门被敲,外面传来了张华恭敬的声音:“吴使者在吗?”

    “这小子。”吴良诧异,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敢上面,心中疑惑中把门打开。

    张华看到吴良第一眼,心中冒起的一丝火,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甚至可以说微不可查的,就算是武王境也都难以察觉。

    但吴良不是普通人,他洞察这些最为眼尖,一眼就看到这张华是想忍辱负重。

    对此,吴良倒是笑了笑没怎么在意。

    “大人,这是在雁山的甘花,具有温热身体的功效,非常适合冬天时喝,在外面也是非常稀有之物。”说着,张华把手中的茶几要放去桌面上。

    可在这时,吴良却是双脚抬起放在了桌面上,伸了个懒腰哈欠道:“昨晚没睡好,有点累……你刚刚,说了什么?”

    张华的手猛地一顿,看着自己原本要放下的茶几桌面,此刻被吴良的双脚放在上面,自己心中有种难言的羞辱之感。

    可偏偏火气还不能发出来,此刻只能强笑颜开道:“大人,我说这是雁山甘花,具有温热身体功效,驱寒。”

    “噢?”吴良笑着点了点头,让张华靠近一点,自己拿起了一杯甘花水。

    检查一番并无异样后,直接喝了下去。

    可下一刻,吴良却是噗的一声,直接喷在了张华的脸上。

    “你想烫死我吗?”吴良大声呵斥道。

    而张华,此刻湿漉漉的面孔上,那种想动怒却不得不压制下来想后果的脸色实在是让人怪异。

    烫?

    这甘花水哪里烫了!

    就算是烫,凭你的修为还会怕这点烫?

    张华知道这是吴良给自己难堪。

    如果可以选择,他一定不会自作聪明的过来。

    “没听懂太烫了?”吴良挑眉说道。

    张华强压怒火,歉意道:“吴使者,是属下办事不利,我这就帮您弄凉。”

    说完,张华就把茶几上其余的甘花水都弄的凉了一些。

    随即再让吴良喝。

    这一次喝下去,吴良又喷在了张华的脸上。

    “太凉了!”吴良怒斥到。

    张华双手死死的捏着茶几,发出了一些‘吱吱’的声音,代表着他现在的怒火。

    “还不赶紧去弄好点?”吴良一瞪眼。

    张华也只能招办,他走出外门后,气的差点把手中的茶具给砸了。

    “这是**裸的针对我!”张华咬牙切齿,他心中无比的恼怒着。

    但也只能乖乖按照吴良的命令,然后去把甘花水,弄成温度很适合的时候,他再次送去。

    这一次吴良尝了之后,又喷了出来:“这水怎么变苦了?”

    张华脸色难看,再次呈上。

    吴良又喷出:“该死的,太甜了!!”

    张华面色涨红,再次呈上。

    吴良再次喷出:“怎么这次一点味道都没有?”

    终于,张华一次次呈上,在这一次他都是试了几次没问题后,才敢递给吴良。

    吴良这一次喝了,也发觉没什么问题,而且自己要是再喷……看着此刻湿漉漉的张华,自己也有点尴尬。

    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忍耐,但吴良觉得,做人总要有个底线是吧?

    此次喝了下去后,吴良却是再次皱起眉头,那张华呼吸一顿,不等吴良开口,他就连忙说:

    “吴使者,这次的甘花不咸不淡,不烫不凉,不苦也不甜,都是刚刚好的。”

    吴良神色古怪,最后也不喷了,干咳两声放回去,说道:“我喝腻了,给我换别的吧。”

    “你!”张华自认为对方挑不出毛病,但没想到这个竟然是理由?

    此刻瞪眼望去,吴良眯眼看来,吓得张华心神一颤连忙低下头来。

    “是……我,我这就去准备。”张华咬牙切齿,忍着怒火离开吴良房间后,他直接把茶几给砸在了地上。

    “他奶奶的这是要玩死我?”张华怒声中,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凉的你不要,热的你不要!”

    “甜的你说太甜,苦的……哪里来的苦啊?”

    “至于咸和淡,丫的哪里来的味道?”

    如果可以选择,张华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再自作虐的过来受罪,那家伙分明就是个魔鬼。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