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判官召见叶小
    在众人看来,叶小这里就是愚蠢。

    原本就要成为地府的官员,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出这种幺蛾子,不是在找死是什么?

    众人都觉得,叶小也未免太过的天真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现在终于败露出来。

    知道此事的吴良,神色上平静,他知道这件事一定会传开,倒是要看看现在的地府,对于这样子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没想到,大家的反应超出了吴良的预想。

    “这个地府世界,对于这个规矩基本上已经是彻底的认可,对于叶小所做的,竟然没有一个人的心,有丝毫动摇?”吴良目光微闪,他觉得此事真的很让人心寒。

    谁说地府之中,灵魂体不能和妖兽有任何的关系?

    对此,吴良也开始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这件事的根本,是出在这地府的妖王身上。

    这个妖王,不知道做了什么惹怒了府主,竟然关了起来,同时在这地府之中的灵魂体,绝对不能和妖兽有什么关系。

    要不然就是灭杀的下场。

    至于是成为地府官员之后,就会产生一种,对于妖兽的压迫力。

    而到了那个时候,也不会理那么多,当然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和妖兽关系好,一定的交流还是可以的。

    这也是叶小这些年来努力的目标,她要和黑翼兽,不再受外界的干扰去相处,虽然还是有着隔层,但是也好过之前现在的灵魂体。

    但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黑翼兽被杀,叶小也被通缉,她的心恐怕早已经对地府,没有了任何的寄望。

    在吴良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忽然间,他所在的区域之间,那白衣女子之前带着吴良来到的那个大殿,此刻这大殿微微的震动了一下,在这里面,传出了一股古老的气息,且有着一道法旨传入下方静候的白衣女子心中。

    白衣女子接到这个命令之后,心中微微一震,看去大殿之上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大人在想什么,但是也只能照着做。

    就这样,这个白衣女子离开两天这样之后,带回了一个人。

    此人是一个女子,全身上下有着不小的伤势,但是因为白衣使者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所以众人都没有看清,这个女子到底是长的什么样子?

    只有一人看清了,那人自然就是吴良。

    “叶小?”吴良喃喃,那个被白衣女子带进大殿的人,赫然就是叶小无疑。

    叶小怎么会被抓了进去?

    吴良心中思量,他不会为了叶小去莽撞的做什么事情,要知道在这大殿之中,可是有着一位判官存在。

    而判官,是相当于阳间的什么强者?

    相当于圣者!

    而圣者就是鬼龙神曾经的那种级别存在,所以这位判官,是吴良现在无力抗衡的存在,自己也没有想过,凭着自己的力量去威胁到对方。

    当然只是现在,以后这下三天的地府判官,在自己眼中也不算的什么。

    只是疑惑,为什么这位判官要带着叶小进去?

    有什么事情吗?

    吴良不知道,只能静静的等待下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大殿里传出了一声轰鸣声音,一道身影直接被轰飞了出来。

    定睛一看,那竟是叶小,此刻的叶小面色苍白,嘴角有着鲜血。

    白衣使者叹了口气走来,看去叶小道:“你何必如此执着,大人的提议,你应该顺从的。”

    叶小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大人得赏识,但是恕我无法做到她说的事情。”

    白衣使者也不再多说,道:“你就暂时住在此地吧,他们也不敢进来拿你怎么样,只要不出去就行了……这,也是大人的意思。”

    叶小原本不想留在这里的,但听到是大殿里面那位的意思,叶小的心微微一颤后也没有继续多说。

    留在这里,似乎是叶小现在最为安全的地方。

    忽然,叶小心中一震,朝着一个方向看去之后,发现那里有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主人!?”叶小难以置信的看去,她发现吴良竟然也在这里,也让自己的心,不知为何有种安全的感觉。

    但是想到自己的特殊身份,还是不要和吴良过多的接近为好。

    眨眼间,又是几天的时间过去,叶小这里的日子果然平静了许多,周围的人对于叶小,都不知道什么身份,这显然都是那大殿之中判官的手法。

    这也让叶小心中,很是感激这个判官。

    “只要我不离开这里,就可以带着你们慢慢的成长了。”叶小看着两只黑翼幼兽,不由露出笑意道。

    她现在只想保护黑翼幼兽,其他事情都不想做。

    但是,在这个时候她的房间里面,吹来了一阵风,此风出现的极为突厥,而且在这里面还掺杂了一股波动。

    叶小顿时警惕起来,修为也扩散开来,直接抵挡了这一股风力,伸手抓去时,只见一股力量凝聚在她的手中,化作了两个字。

    “过来!”

    这两个字的气息,叶小察觉到是吴良的,看到这两字之后,叶小心中有着一震的感觉。

    不想去,可想了下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对方的仆从,叶小也只好叹了口气,在这气息的指引之下,来到了吴良所在的房间外面。

    “来了来了,怎么不敢进来吗?”吴良的声音传出道。

    叶小一咬牙,推开了房门随即迅速关上,看去吴良,深呼了口气抱拳道:“不知主人喊我,是有何吩咐?”

    “怎么,你身为我的仆从,我身为你的主人,你来了这里却几日不来找我,却要我来传信给你才来,你可摆正了自己的身份?”吴良淡漠道。

    闻言,叶小也是有些慌乱,道:“我是不想连累……”

    吴良看了眼叶小,打断道:“你现在很害怕。”

    叶小的眼牟有些不定起来。

    “虽然你现在看着是被保护,但这保护你的人,始终还是地府官员,而且还是判官,加上你和她闹的并不愉快,所以你很害怕她找你的麻烦。”

    “所以,现在你在这地府之中,此地生活看似安全,实则心里非常不安。”

    吴良淡淡开口,看去叶小。

    面对吴良所说的这些话,叶小听完之后心中都惊愕。

    “主人所说……不错。”

    叶小承认,她现在看似安逸,实则也非常的害怕。

    自己触犯的毕竟是地府的铁规,现在这个判官,也和自己闹的不愉快,看似保护的安全,但也让叶小,更加莫名的恐慌。

    “说吧,这位判官要你做什么?”吴良问出了此次要叶小来的主要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