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七阵
    “不要!”燕月瞳孔一缩,身影猛地一闪过去。

    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只见鲁元一掌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生路,了断所有。

    “杨兄你说的对,这世界……本就是实力为尊,输给你,我鲁某服了!”

    鲁元惨笑,嘴角的鲜血和眼神的决然,都代表着给他重新选择,也都会去这么做。

    吴良看着也一时间不再说话,如果说之前的鲁元让自己鄙视,那么现在的鲁元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让吴良心中倒是有那么几分的敬佩。

    “元哥,你为什么这么傻!”燕月痛哭,她无法接受鲁元死去的事实。

    他这么强大,指日可待成为七星使者,却就这么陨落,实在是太不值了。

    同时燕月也明白,鲁元这么做是不想被吴良杀死,反正都是死路一条,他就自己了断。

    这种做法很显然需要莫大的勇气,但是能够让自己至少不那狼狈。

    但是在众人心里,鲁元依旧还是被吴良所杀的,这是不变的事实。

    “界天大人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的!!”

    燕月红了眼看去吴良,歇斯底里的吼道。

    吴良神色冷漠,转身时说了一句让所有人更为骇然的话。

    “来了又能如何?”

    这句话轻描淡写,但是听在众人耳中却是完全变了味道。

    “天……天啊,我没耳朵没问题,没有听错吧?他刚才说什么,竟然数界天大人来了又能如何?!”

    “这是完全不把界天大人放在眼里,这杨峰怎么会如此大胆!”

    “使者公然挑衅判官,这在地府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吴良刚才说出的那句话,对于众人来说实在是太过的震撼和具有颠覆性。

    判官在他们心中,那简直就是天一般的存在,毕竟府主几乎不会出现。

    各大区域判官,就好像时每个地方的神,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些判官能够取决在那片区域所有人生灵的存亡,就算是使者们也都如此。

    哪怕是最顶级的九星使者,也同样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

    所以使者对于判官,哪怕不是自己区域的判官,也都心存敬畏。

    像吴良这般的,从来没有。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会如实把你这句话带回给界天大人听,到时候以界天大人对鲁元的赏识……你难逃一死!”

    燕月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威胁,她现在恨不得把吴良杀掉。

    但是心中也非常的明白,以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吴良的对手,上去也一样是送死。

    “不能等,这家伙一定要死!!”燕月咬牙切齿,她此刻心中的愤怒好像代替了一切,整个脑子中所想的,就是要吴良去死。

    界天判官来不了这里,但是燕月此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她带着鲁元的尸体,直接离开。

    在燕月离开不久后,忽然有人颤声的开口:“燕月她……她该不会,是去请那位出手了吧?”

    此话一出,全场一道道冷气呼吸声,眼中也都布满了恐惧之色。

    “应该不会吧,七星使者之间都是有规定的,不能够轻易出手干扰。”

    “呵呵,你说的是我们,但是界天大人一样吗?他的七星使者又能一样吗?!”

    这一下众人好像有种惊醒梦中人的感觉,那可是界天大人。

    而界天不同于别的判官,在很多人的认知里面,深得府主的喜爱,凡是他开口说出的事情,府主都会满足。

    同时在所有判官里,界天的实力也是最为强大的。

    燕月离开所去的地方,就是要找自家的七星使者为鲁元报仇,她一路带着鲁元的尸体,心中无比沉重。

    刚才的一幕幕始终在自己脑海里出现,难以相信杀死鲁元的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而且这个青年,自己还非常的陌生。

    蓦然间,在燕月面前一道黑气出现了。

    在感觉到这黑气的时候,燕月整个人都精神一震,恭敬无比开口。

    “七阵大人!”

    能被燕月称之为大人,而且还不是界天判官的没有几人。

    这人定然是在六星之上的使者,而眼前的黑气,凝聚成了一个中年男子。

    此男子名叫七阵,是界天判官下的七星使者,也是这一次燕月的依仗。

    七阵看着燕月,露出了一种柔和的笑容,就好像是一个邻居大哥哥。

    “我的小燕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告诉七哥,发生了什么?”

    七阵微笑的开口,就好像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大哥哥。

    但是燕月明白,眼前这个七阵,他们的七星使者就是一个笑面虎。

    “鲁元死了!”

    燕月也不管那么多,她此刻把鲁元的尸体拿出来。

    看到鲁元死了后,七阵竟然还是保持着笑意道:“死了啊。”

    面对如此的七阵,燕月虽然已经习惯,可现在依旧难以想明白,为什么对方可以做到这般的冷漠。

    “死了就死了,证明这家伙没有那个命,这都是命。”七阵微笑道。

    燕月心中怒气更多,但是她明白眼前七阵的脾性,所以此刻只能压下怒火,再开口带着恳求的语气道:“七哥……杀死鲁元的是凯纳判官的使者。”

    七阵始终保持着一种微笑,好像鲁元的死,他完全就不放在心上。

    “我知道,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五星使者动的手,他的名字……”说到这,七阵掐了掐手指,好像算命先生一样在那里算着。

    很快,他淡笑道:“杨峰。”

    “嗯,很不错的名字。”

    燕月心中即是愕然又是无语,她深知这个七阵的厉害,就算是在他之上的两位八星使者和九星使者,都忌惮七星使者的这种力量。

    此力量据说是七阵天生具备而来,非常的可怕。

    至于无语,就是都这个时候,竟然还赞赏别人的名字?

    燕月之所以有这么多怨气,还不是因为鲁元这里的死对她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这一路上,她却发现七阵这里似乎没有要为鲁元报仇的意思,很短的距离却硬生生的被七阵给故意去别的地方拉长。

    这让燕月心中非常的恼火,但是她都在拼命的压制心中那股强盛的怒火,但是这怒火,直到七阵竟然要鲁元的尸体,来一把火直接烧去的时候,她彻底的爆发了。

    “住手!!”燕月眼中充满了怒火之气,此刻朝着被火焰覆盖的鲁元冲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在七阵的火焰下,鲁元的尸体脆弱的不堪一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