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表面兄弟
    “离开?”吴良笑着道:“为什么要离开?”

    杜沅感觉现在的王哥很不同,都如此遭遇了,竟然还能够笑的出来?

    “王哥,嫂子暗中传信给我了,说她现在已经想办法缠着李鸿青,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杜沅说道。

    这位大少的名字叫做李鸿青。

    吴良看去李府,那眼中显露出了萧杀之意,如果自己彻底的沦陷这个世界,或者不能够解开自己的修为,恐怕真的会在这个世界里面死去。

    这绝对不是吴良想要的,也不是他应该有的命运。

    “好,就暂时离开这。”吴良看去杜沅点头道,他现在的确需要时间,去破开自己的修为。

    这需要时间,而在这个时间里面,若是自己出现了什么意外,就很伤了。

    杜沅听到吴良愿意走,心中也是呼出一口长气。

    但是看到了吴良此刻神色上的冷漠,他总觉得陌生。

    “嫂子有事,为什么王哥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变得如此冷漠?”杜沅心中暗道。

    但是在这件事上,杜沅也没有时间去多想,在吴良同意离开这地方之后,他就立即唤马车过来。

    两人上了马车,一路上杜沅的心都是一直砰砰的跳着,深怕有什么事情发生。

    好在这一路上都很平静,并没有什么突发情况。

    在出了城门之后,杜沅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我们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是吗?”吴良却是笑了笑,他的眼牟在看去那车夫的时候,微不可查的闪过冷冽。

    杜沅看不出,但吴良却发现了这个车夫心怀不轨。

    现在戳破可不是好的时间,所以吴良暂且先忍耐了下来。

    “杜兄,在前面十里地有一个和风客栈,那里是我兄弟开的,可以去那里避一避风头。”车夫忽然笑着说道。

    杜沅担忧道:“这样不好吧,现在我们的身份可非常敏感,要是去了那里,恐怕会给你那兄弟人上麻烦。”

    车夫一副慷慨的样子笑道:“不会被发现的,而且你们只是去那里借宿,会惹什么麻烦?”

    “可李府的权势在逸阳国的权势太大了,以后要是查出了什么,对我们都会非常的不好。”杜沅摇头说道。

    “杜兄,你这么说话就太见外了,王哥现在遇难,你这做兄弟的都不畏生死搭救,而我也把你当兄弟看,所谓兄弟的兄弟就是一家兄弟,王哥有难,我岂有不帮的道理?”车夫哼声说道。

    那看起来的样子,似乎因为这件事情心中有些愤愤起来。

    就好像是在说,你不把我当兄弟看一样。

    杜沅心中立即被感动:“好,就依你所说,去和风客栈!”

    车夫顿时露出笑意道:“这样才对嘛。”

    可下一刻,杜沅忽然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问道:“还不知道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吴良原本一直都保持着淡漠,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车夫,是李府的人。

    可当自己听到杜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顿时有点傻眼了。

    杜沅竟然不知道这车夫的名字?

    “我叫犹飞。”车夫笑道。

    “多谢犹兄的舍命之恩!”杜沅面上露出了无比诚恳之色。

    犹飞哈哈笑道:“一家兄弟不说两家话,咱们今晚好好的庆祝一番!”

    “庆祝?”杜沅一愣。

    犹飞笑道:“当然要庆祝,现在我们几个逃出了李府的魔爪,这难道还不值得庆祝吗?”

    杜沅这么一想,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又觉得很有道理。

    “王哥,你觉得呢?”杜沅征求吴良的意见。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最伤心的肯定就是吴良了,自己的妻子被夺走,还有心情庆祝?

    吴良看到了车夫那嘴角微微掀起的笑容,那是一种阴冷,就好像毒蛇一样不动则以,一动就会直接要了你的性命!

    “好,就依犹兄说的,今晚的确该好好的庆祝。”吴良笑道。

    杜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他总感觉王哥变了。

    “现在跑的出来,庆祝一下也没什么吧?”杜沅心中这么想,只是一想到嫂子现在的处境,他所有的心情就变得极为低沉。

    和风客栈十里之地,可以说算是安全的地方了。

    在这和风客栈的周围并无什么房屋,是建在这里的一个驿站。

    此刻犹飞带着吴良,杜沅来到了和风客栈,便看到此地空落落的。

    “怎么会如此的少人?”杜沅惊讶,在他的印象里,和风客栈因为所在之地靠近皇城,所以生意一直都非常火爆。

    但是今日,怎么会如此的惨淡?

    犹飞当即笑道:“王哥,杜兄,知道你们要来和风客栈,所以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这几日都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

    接着,犹飞就把和风客栈的掌柜交出来。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顶着大肚子走来,看了眼犹飞,随即目光微微闪烁的看了一眼吴良和杜沅。

    那眼中,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种冷意,但很快的消散。

    “哈哈,犹兄所说的就是这两位小兄弟?”和风掌柜笑道。

    犹飞点头道:“不错,你可要好好的招待,这两位可都不是简单人物。”

    “那是自然。”和风掌柜藏有深意的笑。

    杜沅苦笑道:“犹兄说的哪里话,现在我们二人都落魄成了这个样子,哪里还是什么不简单的任务?”

    “哎!”和风掌柜摆了摆手道:“两位能够从李府的魔爪之下逃出,就证明有大富大贵之相,假以时日定能够飞黄腾达。”

    被这样称赞,就连杜沅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吴良心中冷笑不已,这和风掌柜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这和风掌柜和犹飞,分明就是一伙的。

    而这客栈现在没有人,恐怕也是那李府的手笔。

    自己落入这里,根本没有逃出李府的魔爪。

    但吴良需要的是时间,既然这两人想演戏,那自己就陪着这两人演下去好了。

    当晚,和风掌柜果然弄了许多好吃的,在那里谈天说地,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兄弟一般,非常开心的敬酒。

    那笑意相当真实。

    “没想到犹兄和掌柜,竟然会因为救了我们而那么开心。”杜沅感慨低声道。

    吴良在一旁听闻,终于有点忍不了了,心说这位杜兄的脑子怎么就那么简单?

    明白人都可以看的出来,这二人分明不怀好意。

    “他们开心的只是奖赏罢了。”吴良淡语轻笑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