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鬼节”
    七月十四日晚9点25分!

    夜幕低垂,路边许多大排档依旧是炊烟升起,到处弥漫着烧烤的味道。

    周围的人气喧闹,路边的霓虹灯和高楼大厦五彩缤纷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华夏!

    川流不息的人群,热闹畅聊的酒友,让整座城市变的热闹非凡!

    不过某一处的豪华别墅里,却打破了以往的平静,迎来了最重要,最难抉择的一刻!

    护士一个接着一个从别墅里某个房间来回快出入,每位护士的脸上包括医生的脸上都挂满了严肃与紧张感!因为此次手术是一位军区师长的千金,丝毫不敢有任何松懈与闪失!

    这位千金迎来了人生当中最荣耀的一刻!那便是她要当一位慈祥的母亲了!

    由于事出突然、原本还有十几天的预产期,结果提前早产了!反应太强烈,只好把医生请家里来,正好这位女医生也是这位师长的老友,也就义不容辞的快赶来准备做手术!

    门外站着三个人,分别是师长,还有一男一女,年龄大约都在27、8岁吧。女人手里还抱着一位乖巧的孩子,看样子也就2岁左右。此时正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这位女人呢!

    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焦急与不安!

    七月十四日晚1o点!

    从九点开始已经一个小时了,丝毫不知里面情况怎样!

    外面这位白师长可是急的团团转啊!

    身旁一位男子的脸颊上也是如水洗一般流汗!咬紧牙关!貌似比里面的医生还要紧张!

    突然、从屋子里快走出来一位年龄大约5o左右岁的女医生。

    三人立刻朝着这位女医生走去!

    女医生额头都是汗水,双手平举着,白色手套外全都是鲜红色的血液!

    “难产了!保大还是保小!”

    女医生喘息着快的说出一句话!

    这句话很简便,也很透彻!不过每一个字却如一把把尖刀狠狠的插在这三个人的身上!

    三个人都是瞬间瞪大眼睛,其中的男人紧咬牙关,牙都快咬碎了!

    女人更是由焦急变成了惊讶于不可思议!

    白师长虽然是师长!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已学会临危不乱!可是遇到自己的女儿和孙子!他老人家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保大还是保小!”女医生再次催促道。

    此时的男子快上前!还未等开口!便已被白师长伸出手打断了!

    白师长默默的抬起头!沙哑的声音当中夹杂着一丝哭腔:“保大!”

    两个字!却摧毁了一位迫切想当爷爷的心!

    梦碎了!幻想中的美好碎了!对未来一切的规划都不复存在了!

    这让一位已经满头白的老爷子如何承受!

    七月十四日晚12点!

    客厅里高高的挂钟,时针!分针!秒针!当都指向12数字的时候!

    哇儿.......一声婴儿清脆的啼叫声!吸引了别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

    同时外面传来钟声的敲响声!

    在场的所有人此时绷紧的神经都终于可以松懈下来了!

    一位护士急忙跑了出来!冲着三个人兴奋的大喊道!

    “生了!生了!母子平安!”

    这消息一出!白师长和旁边的女子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又可以平稳的落了下去!

    这一刻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刚才还是决定生死攸关的时候!一转眼便成了母子平安,传出了喜讯!

    白师长紧张了一晚上的脸终于得到了舒展!缓缓地点点头,终于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旁边的女人也笑着看向了旁边的男子!

    可是此时的男子却是眉头紧皱!

    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却想不出来!

    “啊!”

    就在大家都松懈下心来!准备纷纷道喜的时候!一声尖叫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突然!别墅里的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吓的客厅里所有人都往门口看去!可是根本没有人!难道是风吹开的?不可能啊!

    砰!砰!砰!突然周围一声接着一声!

    只听见噼里啪啦的窗户破碎掉落在地的声音!

    不远处的灯泡!砰的一声!像是被炸碎了一样从棚顶上掉落下来!

    警卫员赶紧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白师长!

    旁边的男子也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身边的女子和孩子!

    周围的护士全都快尖叫的的躲了起来!

    此时的屋子里陷入了一片漆黑!

    紧接着!从门外!窗户外!呼呼的吹进一大股风!来势凶猛!吹的根本睁不开眼睛!

    屋子里一片漆黑!再加上耳边的大风!让人无法辨别方向!

    “啊!!!”

    楼上都屋子里再一次传来一声尖叫!

    男人再也按耐不住了!把女人和孩子搂住慢慢的推向一个墙后的角落里!自己则是用衣服挡住风,强睁开眼睛,快的往楼上跑去!

    “快!快去!保护好小姐的安全!”被护住的白师长焦急的大喊道!

    警卫员把白师长也推向了角楼里!自己也用衣服挡住风!快的跟着那个男人跑向了楼上!

    男子刚要推开门!却从屋子里往外跑出来七八个护士。其中还有刚才和白师长说话的那位医生!此时的脸上都挂满了恐惧!像是看见了某种要命的事情!疯狂的往外跑!拦都拦不住!

    男子无心去理会她们!听见屋子里面有婴儿的啼叫声!便缓缓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玻璃也都碎了!刚生完孩子的母亲可能由于太累!已经昏睡过去了!

    屋子里一片漆黑!没有风!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楚屋子里的一些东西。

    床上躺着刚生完孩子的母亲!盖着被子。缝合手术看样子已经做完了。可是为什么要跑呢?

    男子看向了旁边沙上的一个包裹!

    耳边的啼叫声!顺着方向看!正是这个包裹传来的!

    男子一步一步的走去!每一步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显得清脆和沉重!

    踏...踏...踏...踏........

    男子面无表情,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好像又一副不确定的样子,反正混乱着各种心情!

    男子伸出双手,抱起这个包裹!迟疑了一下!缓慢的把上面的布一掀开!

    胎毛还长在头顶上!皱皱巴巴的皮肤!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紧闭双眼的婴儿!眼球转动几下!

    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

    突然!这婴儿竟然.....竟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而后.....眼球竟然是血红色的!!!

    啼叫的婴儿!血红色的眼球!顺着眼角流下来两条.........血泪!

    ————————————————————————————————————————

    警卫员到楼上!看见了男子抱着孩子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走了出来!

    站在楼梯上!护士和医生全跑了!

    整座别墅里只剩下警卫员和他们三个人了!

    大风依旧刮着!

    男子看向了钟表旁边的日历!

    日历如充满魔力般!快的翻起一页!露出了日期!七月十五!

    男子再次睁大眼睛!先前的感觉终于想明白了!

    这一切都明白了!

    男子面无表情缓缓的说道“七月十五!鬼节!”

    呼!突然大风不知道被什么强有力的吸力!一瞬间全被吸走!仿佛这一切从未生过!

    (本章完)

    112/112047/48112000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