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印迹
    韩祺一路狂奔,向着下楼的出口而去,心里不由的郁闷着,这遇到的是什么事,莫名其妙的进到这里,现在又莫名其妙的遇到个女的,还说了问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能力者,要是自己是能力者非得把那个叫孟天的打个半死,竟然拿夏琳来威胁他,他怎么也不会放过这厮。

    韩祺一边想着,一边向楼下跑去,刚跑了两步,韩祺一个急停,站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只见沐芸萱正提着刀,杀气腾腾的站在了韩祺前方的道路上。

    “嗨,女侠好巧啊,我们又遇到了,还真是有缘!”韩祺摸着后脑勺尴尬的说着,脸上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沐芸萱。

    沐芸萱冰冷的眼神盯着韩祺,长刀慢慢举起,韩祺只感觉一阵风迎面扑来,下一刻只发现沐芸萱近在眼前,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自己,而长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让韩祺冷汗直流,这气势足够分分钟秒杀他的节奏,如何让他不赶到害怕。

    “你到底是什么能力者?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你给我说清楚。”

    冰冷的声音让韩祺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韩祺心里也在叫苦,什么能力者,到现在他也没明白,而且沐芸萱问的这三个问题,韩祺压根一个都回答不了。这让韩祺一阵头大,这今天到底是遇到个什么事,被莫名其妙逼着去取什么东西不说,现在又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韩祺吞了口口水,用力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平静下来,盯着眼前的沐芸萱,刚要说话,却感觉手臂一阵发烫,而且疼得厉害,韩祺皱着眉头握着自己的右手,感觉右手上如同火烧了一般,沐芸萱疑惑的看着韩祺,韩祺噗通一下到了下去,沐芸萱用刀指着韩祺说:“喂,你别跟我耍花样!”

    说着,沐芸萱同时也觉得不对劲,因为韩祺全身是汗,捂着自己的右臂,十分痛苦,这样子可不像是装出来的,沐芸萱蹲下身子碰了下韩祺,便立刻收回了手,因为他发觉韩祺的身子如同被火烧了一般,但是她很奇怪,这么高的温度,韩祺身体为什么不一样,而就在这时,沐芸萱感觉到右臂一疼,一股刺骨的寒冷袭击了她整个身体,沐芸萱眉头一紧,却已经于事无补,身体一软,整个人倒在了韩祺的身上。而就在这一瞬间,让韩祺感觉舒服了很多,韩祺的表情舒缓了下来,整个人如同放松了下来,但人已经昏迷了过去,两人的右手臂上,出现了一个看似相似的印迹。

    “啊!”一身尖叫,整个楼道里响起了沐芸萱的叫声,但是除了她的叫声,楼道里没有任何的回应,此刻沐芸萱看着韩祺**着上身,将自己搂在怀里,脸色一副淫荡的笑容,正意犹未尽的躺在自己的身下。沐芸萱看着着笑容不由的觉得特别恶心,立刻挣脱开韩祺的手,直接一巴掌抽在了韩祺的脸上,站起身子,见到自己的衣服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才安心了下来,提着长刀就想一刀解决了韩祺,不过就在此刻,沐芸萱的眼睛注意到韩祺手臂上的印迹,她有些惊讶,因为这个印迹她自己也有,虽然与韩祺的有些许不同,但样子是否相似,沐芸萱不由的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印迹已经浮现出来了,按理说是看不到的,可此刻竟然会如此一目了然。

    沐芸萱呆呆的看着这枚印迹发呆了很久,韩祺干咳了几声醒了过来,睁眼见到一把刀抵着自己的胸口,韩祺连忙说:“沐芸萱,你别激动,刀剑无眼,刚刚我不是故意的,你犯不着要杀我吧!”

    沐芸萱的脸上有了些波动,不过依旧一脸平静的看着韩祺说:“你手臂上的印迹是怎么回事?”

    听到沐芸萱的话,韩祺看了看自己手臂疑惑的看着沐芸萱说:“我不知道啊,刚刚还没有的。咦,奇怪,我的衣服去哪了?”

    沐芸萱憋了一眼韩祺,看韩祺样子,很显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收回了刀,一脸严肃的说:“将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韩祺见长刀收了回去,顿时心里平静了许多,坐起了身子,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是刚刚被人拉近来的,要我去取最下面的东西,如果不取回来,我朋友就会有危险,所以我只好照做了。”

    沐芸萱看着一脸无奈的韩祺,很显然韩祺并没有撒谎,沐芸萱微微点点头说:“你是不是经常梦见这里。”

    听到这里,韩祺惊讶的看着沐芸萱说:“你怎么知道?”

    “引魂术,没想到这种低级的手段你也会中?”沐芸萱不屑的说着。

    听到这话韩祺有些不爽了,站起身子想对着沐芸萱说,可又一想,不对啊,她还是没告诉自己她是如何知道的,稍微一琢磨,双眼发直,惊讶的看着沐芸萱,见到韩祺看自己的眼神,沐芸萱微微皱了皱眉,韩祺摸了摸下巴说:“你,你不会是那团白光吧?”

    沐芸萱没有啃声,这让韩祺越来越肯定了,毕竟这么多个晚上一直是那团白光在救自己,虽然在梦里他不知道,但是现实中可是记忆犹新,韩祺连忙微笑着对着沐芸萱说:“切,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天天到那个梦里来了吗。”

    “你!”

    沐芸萱刚要动怒,韩祺连忙补充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救我,如果不是你,我估计在那梦里我就要死了。虽然只是一个梦。”

    听到这话,沐芸萱的脸微微有些缓和,见到韩祺很认真的道谢,不由的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想的那么差:“不,那不仅仅是一个梦,那是你的灵魂,虽然但是我看不到你的样子,但是我知道那是一个灵魂体,如果在那种情况下被荒兽吞噬,你的灵魂就会受损,我只是不忍心而已。”

    韩祺一惊,还能这样!不由得觉得这孟天简直是把自己往死里坑啊!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不由的一股怒火冲上了心头,但韩祺一想,他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在这里能不能出去还不知道,他又能如何对付孟天呢。韩祺看着沐芸萱,顿时有了个想法说:“那个,沐芸萱,你刚刚说的荒兽是什么?能力者又是什么?能告诉我一下吗?”

    沐芸萱疑惑的看着韩祺,很显然她不明白为什么韩祺这些东西都不知道,但是想了下,世界这么大,也许韩祺是某个偏远地区的人,也没多想点点头说:“能力者是魂者中一群拥有天赋能力的人,他们不需要依靠外力就很强大,也不需要依靠外力便可动用自己的魂力,对于人们来说他们可以算天生的佼佼者,原本他们背负着守护世界的责任,不过现在有些变化。”

    “变化?”

    “嗯,似乎正义和邪恶拥有是共存的,不过现在的你还没踏入这里面,还是不要知道为妙。你只要知道,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屹立在这个世界之上。”沐芸萱说着有些自嘲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她很快恢复了平静,接着说,“至于荒兽,一种可怕的生物,喜欢以血肉和灵魂为食,是我们必须消灭的敌人。”

    听着这些韩祺不由的一阵头大,除了沐芸萱说的变化,其他的等于白说,完全没搞懂这是些什么玩意,不过有一句话让韩祺心动了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屹立在这个世界之上,韩祺自然很希望成为强者。韩祺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会这句话,突然感觉脚下被什么勾了一下,一回神,整个人扑到了沐芸萱的身上,直接在沐芸萱脸上亲了一口,韩祺顿时觉得完了,看着沐芸萱冰冷无比的脸,韩祺想也没想的想跑,刚一动身,却觉得一股强大的力竟然将自己拖拽了过去,整个身子都飞了起来,韩祺定眼看去,只见一张脸从黑暗中探了出来。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