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新物种
    深夜,韩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袋里全是白天的事情,韩祺觉得夏云池的话太古怪了,为何就这么肯定夏琳没事呢?而且他说出孟天时他的反应也让人感觉怪怪的。韩祺总觉得自己从梦里出来后,一切都变得怪怪的了,但自己又解不开这个迷。

    韩祺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房间里很安静,一个光球从韩祺的手臂上探了出来,然后嗖的一声窜进了客厅之中。韩祺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客厅视乎有什么东西响动。立刻睁开了眼,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确实有动静,听起来似乎很轻,但是在这安静的夜晚还是非常的清晰。韩祺立马下了床,从柜子里小心翼翼的抽出根棒球棍。

    房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韩祺仔细的从缝里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虽然声音还是有,却没看到任何东西,正当韩祺准备打开门看时,突然一个东西飘了过去,韩祺立马关上了了门,一脸煞白:“我去,什么东西!”

    韩祺躲在门后,深吸了几口气,安慰安慰了自己,这世界上没有鬼,只有人装神弄鬼。韩祺握了握手中的棒球棍,心中计划着打开门立马去开灯,看到东西就打,管他是什么。

    韩祺靠着门,一手紧握着棒球棍,一手握着门把,深吸了几口气,猛地将房门打开,韩祺拿起棒球棍就冲了出来,口中大喊着的为自己壮胆,却发现房间中没有任何的东西,韩祺没有犹豫,立马打开了客厅的灯,发现客厅的桌子已经凌乱不堪,架子上的书也被弄得七零八落的,不过令韩祺差异的是这不像是来了贼,因为他的笔记本还放在了桌上,大门也好好的,不由让韩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难道自己家真的闹鬼了!韩祺警觉的环视着四周,突然,听到厨房里传来了些许响动,韩祺二话没说冲了过去,靠在门边的墙上,小心的瞄了两眼,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而里面乒乒乓乓的传出一些响动,难道是偷吃的贼?韩祺没有多想,啪的一下打开了厨房灯,猛得冲了进去,去发现冰箱开着,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七上八下,几个喝光的空啤酒瓶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可是让韩祺疑惑的是地方就这么大,怎么没看到肇事者。不经让韩祺又开始有那种想法了,自己家来了个饿鬼。

    韩祺无奈的关上了冰箱,正准备回客厅,然而刚一转身,人懵逼了,傻站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他看到一条毯子正悬空漂浮着,而且还上下摆动着向外飘去,时不时东倒西歪的撞上了柜子,时不时又撞到了墙上。

    “我去!”韩祺连忙往后退去,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浑身都被惊出鸡皮疙瘩,棒球棍险些都要掉在了地上。不过还好的是先前韩祺去过那种地方,现在的定力比以前好多了。韩祺拿起棒球棍,跟了出去,却发现漂浮的毯子东撞一下西撞一下的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不动了。韩祺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手中握紧了棒球棍,刚准备冲过去就一顿暴打时,却听见“嗝”的一声,顿时让韩祺无语了,这不是打嗝的声音嘛?难道是这东西吃饱了?原本想直接开打的,不过韩祺换了个想法,他想看看这毯子下的到底是什么。韩祺悄悄的走到沙发便,用棒球棍轻轻一挑,将毯子给挑开了。看到毯子下的东西。顿时傻了眼,竟然是一颗半个手掌大的蓝色蛋,而这蛋的表面长着眼睛和嘴巴,此刻一副很欠扁的样子在闭目养神。

    “这是什么?新物种?”韩祺眉头紧皱,用手轻轻的戳了戳,这蛋压根没什么反应,不过手感却是软软的,不像是蛋更像个球体,但怎么看都是一个蛋的模样。韩祺想着这奇怪的东西或许和自己有关系,因为目前为止他遇到的一切不能解释的问题就和那件事脱不了干系。韩祺回到房间,将自己的以前钓鱼的渔网找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走到蛋的面前,仔细的观察了会,确定这只蛋却是是睡着了,便一把将蛋网住,然后五花大绑的将蛋给绑了起来。

    韩祺将绑好的蛋提起起来,仔细的看了看,没想到这蛋竟然睡得和死猪一样,半点反应都没有。韩祺也安心下来,仔细的观察,发现这个颗蛋看似普通的蓝色,但是细心看就会发现这蛋壳上的颜色是流动的,如流水般流动着,并且时不时的还带着些许星城闪烁。正当韩祺看得入神,这只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韩祺,韩祺看着他。

    “嗝……”蛋突然打了个嗝,然后憋了眼韩祺,一口奶声奶气的说,“嘚!你……你是新来的吗……嗝……把……把本王提这么高干嘛?本王……本王还要……嗝……再喝!”

    韩祺顿时无语了,刚准备说话,这蛋又一次睡着过去。这货竟然是喝啤酒喝醉了,而且奶声奶气的声音,让韩祺不由的怀疑这蛋还是个宝宝,只是他能这么顺畅的说话,也证明了他的与众不同。韩祺再一次的确定,见到这货睡着了,韩祺悬着的心也放下了,毕竟从现在的表现来看,这蛋并不会给他造成危险,所以韩祺找了个箱子将它装在了里面,然后将外面乱七八糟的房间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就去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韩祺就被一阵叫喊吵醒了,只听见咚咚咚的声音不断传来,韩祺爬起床,才发现原来那只蛋清醒了,正在箱子了奶声奶气的叫嚷着:“大胆的奴婢,竟然把本王关在这黑的地方,看本王出去了,不打你们的屁股,不给你们饭吃!”

    韩祺听着这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哪像一个王呀。韩祺摇了摇头走了过去,将箱子打开,蛋一眼就盯住了韩祺了,立马奶声奶气的喝道:“你是谁?新来的吗?还不将本王放出去。你这个大胆奴隶,敢这样对待本王,是不是想死呀?你知道本王是谁吗?你知道本王有多么强大吗?你知道本王的手下千军万马有多厉害嘛?你知道本王的力量有多强大嘛?本王可是无敌的,本王……#¥%……&@#¥……呼……真是气死本宝宝,不,气死本王了,你这奴隶,是不是聋子呀?还不把本宝宝放出去,不对,把本王放出去!”

    韩祺双手抱着胸,就这么盯着这颗蛋,让它骂个够,反正他已经有心里准备了,等这颗蛋骂的没力气了,韩祺一把将它提了起来:“骂够了?”

    蛋一脸不屑的看着韩祺,奶声奶气的叫着,“你要做什么?你要对本王做什么?你听着,本王可是高高再上的无敌王。”

    “哪里的王?”

    “本王是……咦……哪里……额……本宝宝怎么想不起来了……不对,本王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那就是说你就是个蛋?”韩祺不慌不忙的接着蛋的话。

    “你才是蛋,本宝宝是如假包换的无敌王。”蛋气呼呼的叫嚷着,似乎很不服气韩祺这么说它。

    “可你都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

    “嗯……”听到韩祺的话,蛋紧皱的眉头,声音拉得很长,似乎在想韩祺的话,但是看样子好像想不出来:“哼!我不管,本宝宝就是王,至高无上的王!无敌的王!”

    “恩,还是个被抓的王。”韩祺没好气的说了句,有些无奈的看着这颗蛋,这颗蛋应该是不记得自己来至哪里,不然以这种智商绝对说出来了。

    蛋听到韩祺的话,顿时嘟着嘴,再一次始闹腾了:“卑微的奴隶,你还不快放本王出来!”

    “一边呆着去吧!”说完,韩祺将蛋放回了柜子,再一次倒头就睡。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