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心愿已了
    韩祺醒来时,已经安然的躺在了草床之上,朱允炆站在了韩祺的身边,林颖也站在了韩祺的枕边,见到韩祺醒来立刻叫了声韩祺。韩祺坐起身子警惕的看着朱允炆和他身边的韩飞雪。

    朱允炆笑了笑说:“放心,没事了,飞雪不过是孩子气,别跟她计较。”

    孩子气,韩祺不由的吐了吐舌头,这哪是孩子气啊,简直要命,却见韩飞雪飞了过来说:“韩祺是吧,这次算我不对,哼!”

    听着红蛋的道歉,韩祺有些无语,这哪是道歉啊,不过这么强大的人物能这么跟自己说话,韩祺也认了对着红蛋说:“刚刚是误会,误会。”

    韩祺站起了身子,感觉身体没什么大碍,朱允炆对着韩祺说:“能解开误会就好,竟然这样,我们不如到院中一叙。”

    韩祺点点头,两人坐回了院中,林颖和韩飞雪各自站在彼此的肩膀上,朱允炆对着韩祺说:“竟然我们有缘在这相遇,我也该说说我请你来的目的了。”

    韩祺看着朱允炆说:“等等,说目的前,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说吧。”

    “你竟然是阿斯卡,那委托我来这里的人说你身边有位重要的伙伴应该就是韩飞雪吧。”

    朱允炆点点头,韩祺继续说:“现在阿斯卡公国遇到了灭国的危险,他让我到这里来带韩飞雪回去,解救阿斯卡公国的百姓,我竟然通过你考验,这个是否可以答应我?”

    对于韩祺的话,朱允炆只是淡淡一笑说:“这个不急,自然会有满意的结果给你,不过你必须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还有事?”韩祺无语的看着朱允炆。

    朱允炆只是微微一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对着韩祺做了个喝茶的手势,韩祺疑惑的看着他,微微的端起茶杯喝了下去,眼前的画面竟然眨眼睛灰飞烟灭,草木已经枯萎得变成灰色,小溪早已干枯,桃树已经变成了枯黄的树干,就连光线也变得灰蒙蒙的一片,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悲切。

    “这怎么回事?”韩祺看着周围的一切,除了眼前的朱允炆,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就连这间草屋原本简单,朴实,精致,可现在草屋的样子已经非常破旧,并不像能住人的地方,而且这间草屋此刻只剩下一半了,而原本另一半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一块悬崖。韩祺惊讶的看着这个悬崖,整个成半圆形,像是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挖走的一样,形成这样独特的一个缺口。

    “这是怎么回事?”

    韩祺看着眼前的朱允炆,朱允炆依旧一脸淡定,对着韩祺说:“这才是这里原本的样子,你先前看的不过是很久以前的原貌罢了。”

    “那这里是怎么了?”韩祺有些弄不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允炆向前走了几步,韩飞雪静静的站在了一边,林颖有些害怕的盯着四周,他并不是害怕别的,而是怕那里蹦出一只鬼吓他。朱允炆沉默了片刻,走到了那块缺口处看来良久说:“你知道我为何会将墓穴修在这里吗?”

    韩祺摇了摇头没有啃声,朱允炆转身看向韩祺说:“其实这里封印着一个东西,一个不应该存在这世间的东西。”

    “不应存在在这世间?”韩祺很疑惑的看着朱允炆,“那是什么?这世间不应该存在。”

    而就当韩祺的话说出口时,突然大地一震,韩祺感觉到地动山摇,朱允炆原本平静的脸顿时严肃了起来,他看着韩祺说:“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东西的存在会让这世间生灵涂炭,无数的生灵都将因为他而失去生命,你会怎么做?”

    “当然除掉啊!”韩祺脱口而出,看着眼前的朱允炆,他知道现在的朱允炆决不是在和他开玩笑,因为他的表情太认真了。

    朱允炆淡然一笑说:“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有朝一日,你一定要实现你今日所说的诺言,解救苍生。”

    韩祺被朱允炆的话说得有些懵,但整个大地颤抖的厉害,让韩祺有些站不稳,韩祺努力的稳住身子,看着朱允炆说:“我韩祺说的话自然会做到,但是现在是怎么了啊?”

    朱允炆平静的站立着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借你身体一用!”

    “啊!什么!”说着韩祺只见朱允炆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消失在韩祺的面前,韩祺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却听到朱允炆的声音在自己脑子响起:“穿上九星金阳铠,他会助你一臂之力!”

    朱允炆的话刚落,一件金光闪闪的铠甲正一步一步的向着韩祺走了过来。韩祺知道这就是大殿之中的那件铠甲,他身上散发的奇袭实在太强了,让韩祺心中不由一震,觉得先前还好没去触碰,不然的话若是着铠甲找上自己,那不是轻松碾压自己。

    韩祺手微微一伸,与铠甲触碰的那一刹那,铠甲如同活了一样分裂开了,直接穿在了韩祺的身上,顷刻间韩祺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强大,放佛自己站在了天上俯视着下方的一切。这时朱允炆的声音再一次在韩祺的脑中响起:“韩祺,现在的我只是灵魂,根本没办法御驾这副铠甲了,接下来就你需要全力打败你看到的东西,我会祝你一臂之力。如果能将其完全抹灭,这副铠甲便是你的奖励!”

    韩祺一听,顿时浑身一震,原本还在纠结这到底是什么事的脑中,一下子清晰了,现在的韩祺什么都没想了,竟然有这么好的事,那他何乐而不为呢,而且现在穿上这件铠甲已经这么强大了,自己又有何打不过的呢。说着韩祺连忙说:“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朱允炆的声音在韩祺的脑中笑道:“你不后悔就好。”

    “我后悔什么,到底要打败什么?”

    “来了!”

    轰的一声,大地颤抖,剩下的草屋直接碎裂开来,韩飞雪拉着林颖消失在这里,只留下了韩祺盯着这个大缺口,虽然韩祺说着不后悔,但是着震动的感觉让韩祺有些毛毛的,因为此刻他穿着这么强大的铠甲竟然依旧感觉到晃动。紧接着,韩祺整个人全身汗毛立了起来,差点拔腿就跑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在那个缺口,韩祺很想大叫一句:“妖怪啊!”但此刻他根本没法动嘴,只能与这只眼睛对立着互看。一个声音如同打雷一般的响起:“阿斯卡!你以为你还能封印住我吗?”

    韩祺努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盯着这只可怕的眼睛,朱允炆的声音在韩祺的脑子响起:“什么都别想,他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用尽全力击杀他,为了那些无辜的人,为了那些无辜的生命,为了我们的世界!”

    韩祺听着朱允炆的话,不由双手一阵,一把剑出现在自己的手中,同时那块盾牌一飞了出来套在了韩祺的手里,韩祺凝视着这巨大的眼睛,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整个人冲出了那个洞口,韩祺看到了那个这个怪物的样子,身体无比巨大,一眼看去竟然看不到头,韩祺想也没想,手中的剑朝着巨人杀了过去,巨人冷冷哼了一声:“阿斯卡,你已经只是一个灵魂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韩祺没有理会这么多,长剑挥动,一股破天之势冲了过去,周围的狂风涌动,感觉空气都被切割开来,巨人巨大的手臂一挥,朝着韩祺拍了过来,韩祺微微一动,身形一闪出现在另外一边,手中的长剑舞动起来,八道如同要切开天地的剑气笔直的朝着巨人冲了过去,巨人大喝一声,整个身体变小,八道剑气碰撞那一刻,天都为之一颤,周围的形成巨大的爆破,响声响彻了整个天空,若是这里存在着别的什么东西,只怕已经被击成粉碎。但韩祺定眼看去,天上的身影依旧存在,此刻已经变成和韩祺一样大小,但已经缺少了一条隔壁和一条腿,不过看样子已经失去很久了,眼前的人通身绿色,周围的皮肤看起来令人作呕,与其说事一个人更不如说是一个人身的怪物,韩祺盯着眼前的怪物,再一次体剑冲了过去,却见怪物单手一挥,一股魂力形成的冲击波快速的冲了过来,韩祺长剑挥动将抵挡这冲击波,两股力量在空中碰撞,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韩祺大喝了一声,长剑笔直的向前刺了过去,不断的靠近那怪物,怪物眉头一皱,再一次用力,冲击波再一次加强,韩祺眉头一挑,立马用手中的盾牌一档,哐当一声,韩祺被冲出了数百米之外,韩祺立在空中,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朱允炆的声音再一次在韩祺的脑子想起:“时间不多了,用绝招!”

    说着韩祺长剑高举,魂力不断的燃烧,整容铠甲如同金日一样耀眼,照射着整个天地,韩祺双目一凝,长剑如同尖锥一般向着怪物冲了过去,怪物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魂力骤然散发,一股黑色的能量骤然而起,韩祺不由一惊,这是他见过的能量,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韩祺此刻不敢分神,速度已经提升到极限,砰的一声,金色光芒与黑色能量碰撞在一起,整个空间轰的一声形成了一个辐射波,就脸先前的草屋处也被受到了波及,整个草屋已经化为粉碎,周围的一切如同被也开始化为粉末,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那张木门,微微一突,有些变形,但依旧没能轰开木门。片刻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韩祺的剑插入了怪物的心脏,但此刻很疲惫,气喘咻咻的看着这个恐怖的怪物,不是亲身经历,他又怎么知道这个怪物的恐怖呢。怪物吐着绿色的血液,凝视的韩祺,突然嘿嘿一笑:“原来是这样!哈哈哈!阿斯卡,就算我死在这,也没关系,我看到了希望,你的命运注定是灭亡!哈哈哈哈……”

    韩祺凝视着眼前大笑的怪物,猛地将剑一抽,剑砰的一声变成了碎片,怪物也瞬间破碎,如同分解了一般化为了一片尘埃消失在韩祺的面前,韩祺深吸了一口气,朱允炆的声音在韩祺的脑子响起:“韩祺,谢谢你,这样我的使命也完成了,接下来的路就靠你自己了,带飞雪离开这里吧,这件东西就当我送给你的!不过阿斯卡公国的命运就让他顺其自然吧……”说着朱允炆飞出了韩祺的身体,韩祺看着他,他微微一笑,就这么慢慢的消散,慢慢的消失在韩祺的面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