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一幅地图
    “孩子,你能安全回来实在太好了!”见到韩祺的安全回来,布鲁特阿布朗脸上浮出了笑容,虽然现在的样子还是很虚弱,但由衷的为韩祺感到开心。

    韩祺微笑着摇了摇头,经过先前的调息现在舒服多了,虽然还有些伤,但现在并不影响行动。韩祺将圣装递给了布鲁特阿布朗,布鲁特阿布朗一把拒绝了说:“孩子,现在的我拿着他没有用了,先前的反噬我已经没法在动用魂力了,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大师,你别这么说,你会好起来的!”

    布鲁特阿布朗摇了摇头说:“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孩子,虽然我教会了你炼器的前三步,但后面两步我并没能教会你,现在的我只怕是无能为力了。”

    韩祺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布鲁特阿布朗的身边说:“别担心,等你好了,你在一旁指导我就好。”

    布鲁特阿布朗微笑着,想移动下自己的身子,韩祺和艾莫连忙上前扶起他,布鲁特阿布朗看了眼艾莫,有望向韩祺说:“当时情况紧急,你还没给我介绍下这位是?”

    韩祺看了眼艾莫说:“她叫艾莫,原本是皇城守卫军,被逼着加入了黑神军,现在改邪归正。”

    布鲁特阿布朗微笑的点点头,坐直了身子,看着韩祺说:“韩祺,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聊聊可以吗?”

    听到布鲁特阿布朗的话,韩祺和艾莫对视了一眼,艾莫点点头走了出去,韩祺对着林颖使了个眼色,林颖也会意的出去了,山洞里就剩下韩祺和布鲁特阿布朗,布鲁特阿布朗对着韩祺说:“韩祺,这个女人你要小心点,我觉得我有些看不透她。”

    韩祺看着布鲁特阿布朗说:“怎么?你看出艾莫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或许是我多疑吧。”布鲁特阿布朗摇了摇头,看着韩祺说,“在我说接下来的事情前,你能让我见见那位大人吗?”

    韩祺点点头,取出了韩飞雪放在了手掌心,此刻韩飞雪变得无比的安静,似乎已经进入了沉睡,布鲁特阿布朗眼光中散发着一丝祥和,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看着韩祺手中的红色蛋,布鲁特阿布朗对着韩祺点点头,让韩祺小心的将韩飞雪放回去后才缓缓的说:“孩子,接下来的话,我希望你记在心里,不要告诉任何人。”

    韩祺点点头看着布鲁特阿布朗,布鲁特阿布朗从脖子出取出了自己的项链,而后轻轻一按,项链最前方的宝石竟然打开了,韩祺差异的看着这一幕。布鲁特阿布朗从宝石中取出了一枚戒指放在了韩祺的面前,韩祺差异的看着布鲁特阿布朗说:“这是?”

    布鲁特阿布朗深吸了口气说:“这就是阿斯兰和奈特的目的,这枚戒指里面的东西是一份地图的一部分,他记录着一个传说中宝器的信息,当时我们逃离皇城的时候,圣皇将这份东西一分为三,一份交给我的,一份交给了奈特,一份交给伊恩,让我们三在必要的时候将这件宝器找到,作为复国的力量。”

    “传说中的宝器!”韩祺不由的倒吸了口凉气,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件宝器至少是上品巅峰或者都有可能是圣品的宝器了。

    布鲁特阿布朗点点头说:“没错,这件事如果让别人知道,肯定会引来各势力的争斗,所以你知道这件事就将它埋在心底,等你有足够实力再去考虑这件事。”

    “嗯。”韩祺点点头说,“竟然是传说中的宝器,那奈特他们又怎么有把握拿到?”

    布鲁特阿布朗看着韩祺说:“只怕他们已经暗地里加入黑神军了,如果没有这种可能性,他们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做这件事,更何况还有一份在伊恩手中,他们这么做根本没必要。不过我实在没理由相信奈特会加入黑神军,以前奈特也算的上一名战士,为人正直,他的魂力充满了刚阳之气,只是什么会让他叛变,实在让我无法理解。”

    韩祺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奈特他并不了解,也不想多说,毕竟这个人已经叛变了。对着布鲁特阿布朗说:“奈特我不知道,不过伊恩我见过,在维利亚关卡那,不过竟然阿斯卡尔村都被攻破了,那维利亚关卡应该也被击破,伊恩会不会已经被黑神军抓到或者除掉?”

    布鲁特阿布朗摇了摇头说:“不会的,伊恩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关卡守不住,他绝对不会不给自己留后路,我想他应该也在撤退。”

    韩祺点点头,凝视着手中的戒指,布鲁特阿布朗接着说:“孩子,这枚戒指我交给你,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将奈特和伊恩手中的信息都拿到手,绝不能让黑神军得逞,它和大人都是阿斯卡公国的希望。”

    “放心吧,这东西我会好好保管的。至于奈特和阿斯兰手中的戒指,我也会一并夺回了。”

    布鲁特阿布朗点点头,韩祺接着说:“不过你说阿斯兰他们加入了黑神军,我有些担心卡菲他们,黑神军的目的是抓他们,我想我们先赶上他们再说。”

    “嗯,看来黑神军的目的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韩祺点点头,站起了身子,林颖嗖的一声出现在韩祺的身边说:“大坏蛋,不好了,好像追兵!”

    韩祺对着林颖点点头,看向布鲁特阿布朗说:“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尽快追上阿斯兰他们。”

    布鲁图阿布朗身体非常虚弱,干咳了几声,但是脸上却是满脸慈祥的笑容说:“他们应该会选择走水路,不过带着这么多人,应该速度不快,我想我们应该能追上他们。”

    “好!”说着,韩祺将布鲁图阿布朗一把背在了身上说,“可能有些颠簸,我想加速追他们!”。

    “孩子,别太在意我了,我的身体我知道,你尽快追上他们吧。”路上,布鲁特阿布朗对着韩祺说着。

    韩祺点点头,心里清楚布鲁特阿布朗的意思,不过韩祺还是会尽量保护好布鲁特阿布朗的,韩祺交代了下艾莫和林颖,三人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此刻赛维瘫坐在地上,眼睛凝视着韩祺消失的方向,片刻后,一支队伍快速的朝着这个地方靠近,一个人骑在一匹银白铠甲的马上,一身黑色的袍子,脸色带着一张怪异的面具,马停在了赛维的面前,一把长剑挑了挑赛维的头,赛维凝视着眼前的面具人,没有说一句话,面具下发出低沉的声音:“哼,你太让我失望了!”

    赛维冷冷的盯着面具说:“给我力量!我接受你的条件!”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当然!”

    黑袍人怪异的笑了起来,对着两名士兵挥了挥手,两名士兵迅速的将赛维扶上了马,然后扬长而去,黑袍人骑着马在原地转了转,然后冷冷一笑,向着韩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