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新赵家家主
    韩祺大步的走进了大厅,李遂没讲过韩祺,见到一个外人说自己立刻反驳道:“你是谁?我赵家的事岂是你一个外人能管的。”

    韩祺笑了笑,真佩服这种不怕死了,刀架在脖子上了也敢如此大义凛然。韩祺走过去对着侯滨海他们做个了手势,让侯滨海他们先退开,李遂冷哼的一声:“算你识……”

    李遂的话还没落完,李遂整个人便跪在了地上,痛苦的惨叫了一声,韩祺直接将李遂打跪的,自然这一脚下去不好受,对于他一个没有练过武的人来说就跟不好受了,李遂恶毒的看着韩祺吼道:“你会付出代价的,等家主回来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韩祺耸了耸肩说:“家主?你说她吗?”说着韩祺手指着门外,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韩祺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苏氏和赵雅诗走了进来,苏氏表情严肃的盯着在场的所有管事,其他几位管事连忙起身,对着苏氏和赵雅诗礼貌的拜了下:“夫人!小姐!”

    苏氏没有理会,笔直的走到了家主的座位上坐下,凝视着下方的管家说:“我离开家没几日,这赵家就变成这样了,你们这群管事的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朱勤站了出来,对着苏氏微微一拜说:“夫人,见您身体安好,我等十分欣慰,只是夫人说的解释我们有些不懂。”

    苏氏看了眼朱勤说:“是吗?朱老竟然对赵家发生的事一概不知,那我就来说说。”

    说完苏氏对着赵锋点了点头,赵锋立刻站在苏氏的身边拿出一个小册子念道:“朱管事,私下售卖宝器二十三把,私吞五千金币,王管事,私下售卖宝器十六把,私吞一千两百金币,张管事私下售卖宝器二十把,私吞二千三百金币……”

    赵锋将这些平时他打听的情报一一念出,顿时让朱勤他们心头一惊,这些都是私底下的交易,怎么这赵锋这么一清二楚。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事,韩祺先前早就让唐斯他们测查了,至于数据的准确性一部分来至赵锋,另一部分来着李默,所以赵锋念出的非常准确的性息,让在场的管事不由心头一震,这可是抓住他们的把柄了,毕竟是赵府的人,私吞金币,他们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赵锋说完,苏氏淡淡的说:“各位是否要给我个解释?”

    “这……”朱勤有些哑口,不知道该怎么说为好。一旁被压着的张全吼道:“你虽是赵家夫人,但也并非家主,有什么资格要我们给你解释,现在赵家的家主是赵奢大人!”

    苏氏很平静,并没有对于刚刚的话动怒,却让朱勤他们不由的看到一丝希望,不过这些都是些老奸巨猾,自然不会表露处自己的情绪。苏氏站起身子走到张全面前说:“赵奢是家主?谁规定的?”

    张全理直气壮的说:“赵奢是赵家家主的事是管事一律通过的!”

    苏氏笑了下,走到朱勤的身边停了下来,朱勤身子微微一震,对着苏氏拱了拱手,苏氏说:“朱老,您是赵家资格最老的管事了,您说说,当年老爷规定家主之位是如何规定?”

    朱勤瘪瘪嘴,眉头紧皱,拱着手说:“赵挺老爷当年规定,赵家继承优先由嫡系子孙继承,若无嫡系子孙则方可由赵家亲兄弟继承,继承者需经三通过,其一通过夫人认可,其二在通过其他兄弟认可,其三通过八大管事认可,得到认可后,持赵家家主令牌方可继承家主之位。”

    朱勤的话落,苏氏转身看着张全说:“听到了吗?哼!”

    张全听到这些有些气不足,虽然想反驳,但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李遂开口了:“夫人!赵奢当家主之时,夫人未能在府中,赵家的其他兄弟也未在府中,唯有我们八大管事在赵府,如果不见机行事,难道夫人愿意看到赵家群龙无首?夫人愿意看到赵家的基业毁于一旦?赵奢虽然当上家主有些不符,但情况不同,我等八人不过是见机行事,您不可否认我等的决议。更何况家主令牌早已不知所踪,难道没有家主令牌,这家主之位就空着吗?”

    李遂义正言辞的说着,苏氏确实冷冷一笑说:“家主令牌丢失?那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说完苏氏掏出了家主令牌立于众人前,众人一惊,就连张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而李遂的眼睛没有看向令牌,而是死死的盯着韩祺,因为他知道令牌在一个叫韩祺的人手里,可现在回到了苏氏的手中,那就表明眼前这个人就是韩祺!不过韩祺对于李遂的目光无所谓,依旧静坐着椅子上。

    苏氏对着八大管事继续说:“家主令牌就在这,谁说弄丢了。倒是你们为了个人利益串通赵奢先谋害我夫君在先,又利用赵府的名义走私圣装在后,看样你们八人我只有送去官府,让官府好好查一查!”

    苏氏的话完,其他几名管家连忙跪下求饶,苏氏没有理会他们,坐回了家主椅子上,喝道:“将李遂、张全待下去,从此撤掉他们俩的管事之权,他们两的店铺暂由赵锋管理。”

    “不!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

    “夫人,饶了我这一次吧!饶了我这一次!”

    李遂和张全叫嚷着被拖了下去,其他几名管事跪在地上不敢吭声,而他们身后的一起来的人更加害怕了,苏氏对着韩祺点点头,韩祺会意的站起了身子,对着这些人说:“管事留下,其他人全部给我退出去!滨海兄麻烦带领侍卫在门口看守,严禁偷听!”

    “好!”侯滨海应了一声,立刻将周围的闲杂人都赶了出去,留下六大管事。

    “都起来吧!你们虽然在赵奢那拿了好处,但毕竟只是利益问题,所以我也不为难你们。”韩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所有人微微抬起头,看了眼苏氏,又看了眼背对着他们的韩祺,有些害怕,但苏氏点点头说:“韩公子叫你们起来了,都起来吧!”

    朱勤是第一个起身的,起来时险些有些站不稳,不过还还好,距离椅子并不远,很快的坐回了椅子上。韩祺抱着胸,凝视着在场的几位管事,等他们都站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各位,竟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别再做无味的事情了,容我把话说完,你们在自行决定。”韩祺开口了,走到了几个人的中间,这几大管事明显的都有些害怕,毕竟苏氏手持家主令牌在这,要废掉他们还是很容易,不过他们也认为苏氏不敢撤掉他们,比较他们在赵家这么多年,根深蒂固,所以还有了一定的保障,不过韩祺接下来的话让他们的想法全部落空了:“你们几位算是赵府的老管事了,所谓倚老卖老,或许你们以为夫人不敢将你们全部替换,不过很抱歉,这个想法最好占时给我丢到,替换掉你们轻而易举。”

    说着韩祺丢出了三个大箱子,哐当一声,三个箱子的宝器全部露了出来,几位管事狐疑的看了眼,这些箱子里全都是些普通的生活工具,不知道韩祺这是何意,但赵锋很自然的走了上来,拿起一把锄头在管事面前用力一挥,锄头虽然划空了,但是在地上去明显的留下了一个痕迹!在做了管事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因为他们离开知道了这些事什么,只是一般商店里,宝器售卖一般很少,多的只是材料,毕竟没有像风云楼那种财大气粗的背景,但现在韩祺一下拿出这么多,他们心里如何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韩祺见众人不说话,走过去拎起一把圣装放在手里说:“这里的东西是我经过炼制宝器改制而成,价值不用我多说,竟然赵奢给了你们利,我自然也给你们利益,不过我要的是你们忠心于赵家,一切为赵家着想。夫人和小姐是赵挺老爷的家人,你们本该支撑他们,而不是支撑一个谋害自己亲兄弟,畜生都不如的人为家主!”

    韩祺最后一句话说得很重,表情严肃的盯着在场的管事,管事的表情明显有些变化,韩祺没有理会继续说:“只要你们愿意,这些宝器我可以给你们售卖,你们的利益都可以拿五成!但如果有人出尔反尔,别怪我心狠,你们的命对我来说不值钱!”

    “五成!韩……韩公子说的是真的吗?”

    说话的是王茂,韩祺转身看了苏氏一眼,苏氏点点头说:“当日,韩公子一言九鼎,不过前提你们必须立下军令状,我想这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王茂微微看了看其他管事,其他人也是各自看着彼此,韩祺和苏氏都没有吭声,静静的等待着他们的决定。片刻后,朱勤站起了身子,所有人跟着站了起来,对着苏氏一拜说:“我等拜见家主!”

    (本章完)九界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