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腐烂的船
    另一方面,秦风三人已经出行多日,此刻他们依旧安静的垂直海风,笔直前行。夜晚的星空总是特别的美丽,大海上的星空就更不用说了,极光闪现,映照着碧蓝的大海,繁星点点倒映在大海之上,如同人间仙境一般,分外美丽。

    秦风坐在船头,欣赏着这如画般的景色,从腰间抽出一支绿色的短笛,一个人静静的吹了起来。笛声回荡在大海之上,秦风放佛看到了曾经的那一刻,一支倩影随着他的笛声舞动,那舞姿是那样的清雅脱俗,那舞姿是那样的印象深刻,那舞姿是那样的流连忘返。一曲过后,那倩影在秦风的眼前消失,秦风呆坐在船头,静静的凝视着空无一人的甲板。

    “又在想她了?”张天赐从船仓里走了出来,坐在了秦风的身边。

    秦风淡淡的笑了下,笑容里带着自嘲和懊悔。张天赐将酒壶递给了秦风,秦风看了眼什么都没说痛饮了起来。

    “喂喂喂!给我留点,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张天赐看着碧蓝的大海说着。

    秦风根本没有理会张天赐的话,仍然是一口气将酒喝完,然后站起身子长吼了一声,空旷的大海上回响着秦风的吼声。片刻后,秦风才停下来,感觉舒服多了:“你怎么还没睡?”

    张天赐看着恢复正常的秦风说:“某人在船头上又是吹又是叫的,我看出来慕容洪那小子,没人能睡得着。”

    秦风轻笑了下,眼睛看着浩瀚的星空说:“她已经离开我们一年了吧。”

    “嗯!”张天赐点点头说,“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她离开就已经一年了。那次任务她本不该去的……”

    张天赐想说什么,秦风知道,但是秦风将张天赐拦了下来说:“那不是你的错,如果那次任务是你去,我失去的是你这个兄弟。”

    张天赐摇了摇头,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秦风握着酒壶在手里转着说:“已经过去了,希望她在那个世界没有这么多苦难吧。”

    “嗯。”张天赐微微的点点头,直接躺在了甲板上,仰望着星空。

    秦风坐着淡淡的说:“如果这一次有什么危险,你们先走。”

    “别说这种傻话了,要走一起走。”张天赐的眼睛依旧看着星空说,“我们做兄弟这么多年了,就算死,也要一起。”

    秦风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眼睛凝视着前方,突然拍了下张天赐说:“小心!有船,快去叫醒慕容洪。”

    张天赐快速的坐起了身子,见到不远处的一个黑黑的影子,一缕灯光忽暗忽明,张天赐皱了皱眉,连忙爬起身跑向了船舱。

    秦风凝视着远处的船,两只船的距离正慢慢的靠近。片刻后,张天赐和慕容洪走了出来,问情况怎么样,秦风只是摇了摇头。三人凝视着前方的大船,这支船要比他们的大得多,但是让他们奇怪的是那忽暗忽明的灯光,并不像是有人在打信号,因为灯的闪烁毫无规律。

    “小心点!”秦风说了句,张天赐和慕容洪点点头。船越来越近了,借助极光的光芒,一面旗帜渐渐的变得清晰了起来,秦风三人见到旗帜顿时大吃一惊。慕容洪指着旗帜说:“那不是咱们的旗帜吗?”

    秦风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但是这事情太诡异了,他们得到的情报是分部已经被灭了,怎么会有一只船在这里。

    “要上去看看吗?”张天赐低声的对着秦风说。

    “去看看吧,不过情况不明,慕容,你先留下做接应,我和天赐上前看看。”秦风安排着,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越来越近的船。

    张天赐和慕容洪点点头,只见船越来越近,三人顿时倒吸了口凉气,眼前的船十分破旧,完全像是已经废弃了很多年的船,船上的木头都有些腐蚀了,并且船帆破破烂烂的,根本不可能行驶。

    慕容洪不由的打了个寒碜说:“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幽灵船吧!”

    张天赐拍了他脑袋一下:“瞎说什么,哪有什么幽灵船!”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张天赐心里其实也没有底,他也不知道眼前的船是怎么一回事。

    “别管是什么了,我们上前看看,竟然挂着我们的旗帜,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张天赐和慕容洪点点头,找来了钩子直接对着船勾了过去,两艘船快速的靠近,秦风凝视了下船的情况对着慕容洪和张天赐点点头,率先快速的爬了上前,张天赐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两人抵达甲板时,甲板空无一人,一盏油灯在微微风中摇摆着,微弱的火焰每当快要熄灭之时又燃烧了起来。秦风和张天赐凝视着周围的情况,陈旧的甲板上走起路咯吱咯吱的响着,让秦风和张天赐听着心里有些炸毛,不过两人逼近身经百战,对于这种情况还能稳住自己的心。

    两人小心的摸索到船舱的门边,此刻船舱处被一把巨大的锁给锁住了,而且锁在实在外面的。秦风和张天赐互看了一眼,他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打开吗?”张天赐小心的做了个这个意思的手势。

    秦风犹豫了,没有立刻回答张天赐,因为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是关着什么东西,不然不会如此的锁着。秦风想了想做了个手势:“先撤离,叫慕容上来!”

    张天赐点点头,两人退回来甲板,对着下方的慕容打了个等,慕容将船固定好,爬上了船。秦风对着张天赐和慕容说:“哪里面不知道锁着什么,慕容待会我开门,你和天赐做好攻击的准备。”

    张天赐和慕容洪点点头,三人再一次摸索到船舱的边上,秦风对着张天赐和慕容洪微微点点头,一脚将大门的锁踹掉了。船舱门缓缓的打开了,里面黑暗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秦风三人等待了一会,并没有什么东西出来。秦风点上一根火把,慢慢的伸进去照了照,可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秦风三人走了进去,船舱中一股腐烂的臭味扑鼻而来,秦风三人捏着鼻子小心的看着船舱中,这里除了一些腐烂的东西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不由的让秦风他们狐疑为什么要锁着门。

    “看样子这船已经很久没人了。”张天赐小声的说着。

    秦风点点头,火把再一次围绕着周围照了一次,确认没有东西后,秦风才看向张天赐,而就在这时,慕容洪突然叫了句:“小心!”

    唰的一声,秦风只感觉身后一凉,一个锋利的爪子直接朝着秦风抓来,秦风知道来不及躲闪了,而于此同时,慕容洪的脚一脚踢在了那抓子上,让秦风躲过了一截,秦风快速的用火把照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看清是什么没有?”秦风三人快速的背靠背凝视着周围。

    “太暗,没看清是什么,只是速度很快!”

    “都点上火把,看看到底是什么!”张天赐和慕容洪快速的点上了火把,整个船舱明亮了许多,但是依旧没看到任何东西。只听船舱中咯吱咯吱的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像是抓住在抓木板的声音,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秦风的火把快速的照着四周,可是依旧没看到东西。秦风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大叫道:“上面!”

    (本章完)九界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