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赵家往事相遇
    “什么!赵云!”房间内想起了韩祺的声音,韩祺一脸不敢相信的站在桌边看着苏氏。一旁的沐芸萱拉了拉韩祺的衣角,韩祺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韩祺坐回了位置,此刻房间中只有韩祺、沐芸萱和苏氏三人,因为这件事关系太大,所以韩祺觉得没必要让赵锋他们知道,而林颖觉得无趣就没有跟来,跑回房间大吃大喝去了。

    苏氏并没有介意韩祺的失态,静静的坐在了原位,脸上的表情很平静的说:“听起来确实有些让人不敢相信,其实这件事和三弟有着莫大的关系,原本以为他死了,这件事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三弟竟然还活着。”

    韩祺看着苏氏,眼神中似乎表露着一副世事难料的神态。韩祺和沐芸萱对视了一眼,沐芸萱轻微的点点头,韩祺看着苏氏,眼球在眼眶中动了动,说:“夫人,介不介意给我们说说,这或许会勾起你的往事,我怕……”

    韩祺的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苏氏只是摇了摇头,看着韩祺和沐芸萱说:“赵哥虽然走了,但是我和他走过了最美好的日子,我没什么后悔的。其实这个秘密埋在我心里这么多年了,说出来也许会让我舒服很多。”

    “多谢夫人!”

    苏氏再一次的摇了摇头,看着韩祺说:“韩公子,其实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赵哥的这些东西,若不是你,只怕我母女也拿不回。”

    韩祺微微一笑说:“夫人客气了。”

    苏氏微微的笑了下,站起了身子走到一旁的书桌,取出了一本书,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一本书,书壳子越有些发黄。苏氏拿着书走到了桌前,轻轻的放在了韩祺的面前说:“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韩祺和沐芸萱对视了一眼,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桌上的书,韩祺拿过书来看了看,确确实实是一副很普通的书,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夫人,这是?”

    苏氏轻轻一笑,对着韩祺说:“韩公子,你仔细看看第三页有什么不同。”

    韩祺翻到第三页认真的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同,但用手轻轻的摸了下纸张,发现纸张的中间和边上似乎有些不同,韩祺再一次仔细的摸了摸才发现确实有些不同。不由的韩祺想到了一件事对着苏氏说:“这一页竟然是一副地图?”

    苏氏的表情先是有些差异,而后有带来些微笑的看着韩祺说:“韩公子果然聪明,的确是一副地图,不过是一部分而已。”

    “一部分?那后花园与这有关系?”

    苏氏深呼吸了下,看着韩祺和沐芸萱说:“这件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那时是四月清明时候,我和赵哥还在大蜀的时候,正好去赵家老家的祖坟祭拜……”

    ……

    一辆马车缓缓的在一座山前停了下来,年轻的赵挺,一脸清秀英俊,一身淡灰色的衣裳显得英姿飒爽。赵挺放下踩踏板,然后小心的将苏氏扶了下来。苏氏原名苏倩,是德容城有名的苏家小姐,赵挺能娶到她也多亏了自己的努力,还有苏家老爷的信任。赵挺作为一个不算富贵人出生的乡下孩子,在德容城打拼到小有名气实在不易,苏老见这小子为人不错,并且上进便答应了这么亲事。

    “倩儿辛苦了,前面的山头就到了。”赵挺平时说话很稳住,今天难免有些波动。

    苏倩对着赵挺微微一笑说:“赵哥,你七年未回来拜祭父母了,我这点辛苦算什么。”

    赵挺只是微微一笑,搀扶着自己的夫人像山里走去。这一次赵挺没有带任何的人,只有他和自己的夫人前来祭拜自己的父母。赵挺走过山间,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不由的有些感叹。七年未归此地,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七年前因为一场叛乱,赵挺的父母便死于叛乱之中,年幼的赵挺委托人安葬了父母就一直没有回来过,这一次回来祭拜父母又如何让赵挺不激动呢。

    走过一段山路,赵挺站在了一座坟前,这里已经很久没人管理过来,到处长满了杂草,周围的树也已经很茂密了。苏倩看着着坟墓对着赵挺说:“要不要将父亲母亲的坟迁到我们那边去,至少这样你可以随时祭拜。”

    赵挺摇了摇头说:“不用了,这里是他们的家乡,安葬在这里是他们的心愿。你先休息下,我将这些杂草除掉。”

    苏氏摇了摇头说:“既已是夫妻,就不分你我,一起吧。”

    赵挺微微的点点头,不过多半的事情是赵挺在做,比较苏倩是大家闺秀,这些事对她来说还是很不适合。虽然苏倩没有说什么,但是作为丈夫的赵挺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做这些粗活。

    待杂草除去后,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赵挺用衣袖擦了擦汗,扶着苏倩坐下休息了回,自己便在坟前点上了香烛放上了祭拜的贡品,而后跪在了坟前祭拜。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这么多年才来拜祭你们,实在是孩儿惭愧。”说着赵挺俯身一拜,额头直接磕在了地上,一连三个响头,赵挺才停下来,额头处已经有些磕破皮,苏氏走了过来,跪在了赵挺的身边,赵挺对着父母的碑位说着,“父亲,母亲,这是你们的媳妇,是我赵挺的妻子,她叫苏倩,是德容城苏家的小姐,你们若在世,一定会喜欢她的。”

    赵挺的话完,苏倩学着赵挺的样子给赵挺的父母磕了三个响头,虽然没有赵挺那么用力,但是这让赵挺十分感动,连忙父亲自己的妻子。苏氏微笑着摇了摇头,赵挺才继续看着父母的碑位说:“父亲,母亲,当年战乱,你们让我带着弟弟先逃,没想到我与弟弟还是走散,也不知道弟弟现在如何,不过父亲,母亲你们放心,孩儿答应你们,一定会找到弟弟,让我们一家人团聚。”

    风轻轻的刮过山头,树唰唰的响着,这里十分安静,这风声仿佛就是在回到赵奢的话一样。赵奢对着父母的石碑再次磕头,倒上了三杯酒淋在了父母的坟头,希望他们能安息。

    风越来越大了,赵挺看了看天,蓝天白云的似乎不像是有风的日子,赵挺起身扶起来苏倩,风挂得有些让赵挺和苏倩睁不开眼,等再一眼看去,只见坟头上出现了一个人,吓得苏倩哇的大叫了一声,赵挺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人手持着长枪,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抱着一个黑色的盒子出现在自己父母的坟上,怎么想都让毛骨悚然。

    “你是谁!”赵挺有些害怕,但依旧鼓起勇气问了一句,那人没有说话,看了赵挺和苏倩一眼,便直接晕了过去。赵挺小心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见地上的人没有反应,将手微微的伸到此人的鼻梁处便立马缩了回来,“还活着!”

    “赵哥,怎么办?这人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在这,而且全身是血,是不是在被人追上?”

    赵挺摇了摇头说,小心的走到了此人的身边,仔细看了看,此人的脸眉清目秀,怎么看都不像坏人,赵挺对着苏倩说:“我们带他回去吧,总不能见死不救。”

    苏倩点点头,两人合力将此人带下了山,然后快速地赶回了最近的村镇。赵挺和苏倩让人给男子换了一声干净的衣服,然后请镇上的大夫看了看,大夫确认此人脑部受到过重创才会昏迷不醒的,其他便没什么大碍。这次让赵挺舒了口气。男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赵挺一只照顾着男子,所以没有立刻,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男子警觉着看了看四周,又摸了摸怀里的盒子,确定没什么问题才小心翼翼提着长枪,靠近赵挺。

    “兄台你醒了?”赵挺感觉有些动静,睁开了眼,见到一脸茫然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哪?”

    “这里?这里环县。”赵挺站起了身子,走到男子的近前,男子警惕的拿着枪指着赵挺,赵挺连忙举着双手说,“放心,我对你没恶意,只是想请你坐下。”

    男子收起了长枪,坐在了椅子上,赵挺给男子倒了一杯茶,放在了男子面前说:“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赵云。”赵云见到明了的说了两个字。

    “原来阁下也姓赵,在下赵挺,见过赵云兄。”赵挺对着赵云客气的拱了拱手。赵云犹豫了下,放下了手中的盒子和枪对着赵挺也拱了拱手,“不知道赵云兄从哪来?”

    赵云沉默了一会,眼睛在眼眶里动了动,然后看向赵挺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叫赵云,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赵挺疑惑的看着赵云,想起大夫说他头部遭到重创,可能引起了些许的失忆。赵挺点点头说:“赵云兄,别心急,大夫说你头部找到过重击,估计是这个原因让你失去了记忆,你有何打算没?”

    赵云轻轻的摇了摇头,赵挺想了一下说:“赵云兄若不嫌弃就暂时和我一路,我正打算回德容城,到那里我可以找一些名医给赵云兄看看,你觉得如何?”

    赵云看来赵挺一眼,而后站起了身子对着赵挺一拜说:“多谢,赵挺兄的救命之恩,不敢打扰赵挺兄了。”

    赵挺连忙站起身子扶起赵云笑着说:“你我都姓赵,又难得投缘,何谈嫌弃直之说。竟然相见是种缘分,赵云兄又不知去往何处,不如就跟我一同上路,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赵云想来回点点头,答应了赵挺的要求。一路上,赵云的话很少,赵挺不厌其烦的给赵云介绍着周围的情况,看看对赵云的记忆是否有帮助,不过作用似乎不大。回到了德容城,赵挺便将赵云安顿在苏家的府上。

    赵云渐渐的习惯了在苏府的生活,因为赵云干活勤奋有力,苏老爷对赵云也盛世喜欢,不过对于赵云的记忆,赵云依旧没有想起什么来,所以赵挺劝赵云干脆就留在苏府。

    (本章完)九界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