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蜘蛛的智慧
    一些人看到蜘蛛终日呆在网上以为蜘蛛网是蜘蛛的巢,蜘蛛的藏身之所其实是一个很小的洞穴,或者是房顶上。

    老家在农村,还是孩提时代,没有什么乐趣,总是像大多数孩子一样。跑着,闹着,游戏着。我喜欢和同伴们在炎热的夏季里抓蜻蜓,扑蜻蜓是个极其有趣的事,也是要做网的,我和小伙伴们,在我家的小院里,找来根直的棍子,在棍子一头用比较粗的钢丝弯曲着成一个圈套,然后去缠上一些蜘蛛网,找那种比较大的蜘蛛网,緾到很密的程度就可以出去捕蜻蜓了,我们每个人都肩上扛着长长的扑网器。满村的房前屋后到处乱串,夏天的午后,蚊虫最多,也是蜻蜓出来觅食的时候,天空中满是蜻蜓。在田边的草地上我们快乐的奔跑着,我们拿着我们的捕网器,快速的向着天空拍去,一般的,我们一个上午能扑到好多呢。大部分扑到的蜻蜓我们都放生了,只有少部分的拿回家里,制成了标本,现在都还在墙上挂着,现在年着童年的杰作现在心里还美滋滋的。

    可以说蜘蛛是最轻松的捕猎者,蜘蛛网是蜘蛛吐丝织成的网状物,一般以织网为捕猎手段的蜘蛛都喜欢在面朝光线充足的地方织网,以保证猎物因光线反射视觉错乱,使蜘蛛更容易享受到美食,它只需织网以待,但也可以说是最被动的,因为它所需要的是别人的东西主动来找它。艺术家也是这样,“编”出自己的作品,等待别人的赏识,一旦有人赞同了,便是落入了艺术家的网中,虽然可以挣扎,但终究逃不出手掌心,有时候想要去看看艺术家更新了没有,今天写的是什么。

    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独特的诱惑,他只能迎合一部分人的品味,毕竟艺术家可是比蜘蛛聪明多了,不会只织一张作品的,用他的系列以及所谓的思想来束缚观众,当观众赞同这一部作品的一瞬间,他们是不是已经失去了自我呢?会接着去看另一部作品,有人说艺术家都是骗子,用艺术来骗取观众的赞同,他不需要做什么,就只是耐心的等待,愿者上钩罢了。但是谁都知道上钩的后果是什么。当然有些花心的读者不会只满足一部作品,他们会选择不同的作品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但每一们读者的心中,都有部作品是他的最爱,也许他心里知道,但是说不出来;也许它想赞美作品,但又碍于面子;人们总是喜欢追逐大家喜欢的,去追捧一个人,也许那个人并不怎么样,但他认为别人喜欢,大家都喜欢就差不到哪去,所以也感觉自己能喜欢,有些人甚至为了不显得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放弃自己真正的品味,而去放弃自己心里喜欢的东西。

    艺术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却不能被生活束缚。有些人告诉我你要怎么做去迎合读者的品味,读者喜欢什么你就写什么,读者不喜欢真实的你,它们需要的是能让他们喜欢的你,所以你要讨好,你要奉承,你要卑微。但我却发现那不是真实的我,我不能商业的模式,我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也许读者不是艺术家,他们只是观众,也许艺术确实要找一些艺术家来为他们代言,因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发现生活中的艺术的,但是我想也不一定非要被艺术家的艺术所束缚,毕竟那是他们的感受展现,我们终究只能旁观,除非你也碰巧有相似的经历,不然很难感同身受。我的艺术就是感同身受的生活,这才是我们真真切切贴近大地的东西,也就是我所欣赏的自由人格,也就是我要用一生来感受的艺术。我不需要别人欣赏,我只希望在公平的环境,每一个公平的对待自己。

    美国艺术家杰夫?库恩斯以麦克杰克森及其黑猩猩宠物「泡泡」为模特儿,创作出被视为庸俗廉价的雕塑,在玩弄低品味的同时,这个毫无价值的物件却晋身成为昂贵的艺术收藏品;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从动漫中获取创作灵感,是低品味还是高品味?高尚抑或普罗?艺术家透过创作打破疆界,嘲笑之间的分别。如果那就是你们需要的那我也可以,但我不会这么做,这就是人与人这间的差别,有些东西我们有些人永远也学不会。

    艺术家有时也渴望与读者互动:德国装置艺术大师瑞贝卡?霍恩,求学时期曾因肺病在疗养院孤单地住院一年,为了摆脱这种孤独感,她以机械式的大羽毛装置表达自己对空气与自由的渴望;法国当代艺术教母苏菲?卡勒在巴黎的某座桥上安装一个电话亭,当她想与路人互动时,便拨打电话到这里,路人透过它与艺术家通话,艺术展现的是一种向他人发送讯息的创作。如果顾客是商家的上帝,那读者一样是作者的上帝。

    上帝指使透析艺术家创作背后的独门心法:概念、想法、手段、步骤,从不一样的思维与角度告诉你当代艺术呈现的各种可能。当代艺术是一座惊奇制造机,艺术家藉由自己独特的方式大玩搞怪与创意,同时透过作品向世人大声宣示︰艺术就是要让人生比艺术更有趣!

    不同大小的蜘蛛编织着不同大小的网,几乎跟它的体积成正比,蜘蛛并不贪婪,不会去编织太大太密的网去挑战一些不可能战胜的猎物。太大的网,你能顾得过来吗?你应付得了这一头,另一头你又能应付得了吗?这就算你应付得来,这不是撞上了就撞上了,还得要第一时间稳住猎物,当用网捕获猎物后,先以螯肢内的毒腺分泌毒液注入捕获猎物体内将其杀死,由中肠分泌的消化酶灌注在被螯肢撕碎的捕获物的组织中,很快将其分解为液汁,然后吸进消化道内。也就是它首先用毒液分解这只倒霉的猎物而后再慢慢享用,吃剩下的便用蜘蛛丝‘打包。抓住一只猎物原本就不容易了,然后緾住它,分解它,最后打包吃掉,这都需要时间。所以,织太大的网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你吐出的丝韧度不够,会被猎物拼命的挣扎,弄破不说,你不仅耽误了时间,还力不从心,还无力分身,眼看猎物逃走。所以,一切要量力而行。

    一天,我发现,一只黑蜘蛛在后院的两檐之间结了一张很大的网。难道蜘蛛会飞?要不,从这个檐头到那个檐头,中间有一丈余宽,第一根线是怎么拉过去的?后来,我发现蜘蛛走了许多弯路——从一个檐头起,打结,顺墙而下,一步一步向前爬,小心翼翼,翘起尾部,不让丝沾到地面的沙石或别的物体上,走过空地,再爬上对面的檐头,高度差不多了,再把丝收紧,以后也是如此。蜘蛛网是温柔的陷阱,焕发魔的力量,一不小心,就让敌人跌入万丈深渊,这是银色的蜘蛛网。每一只蜘蛛都是天生的艺术家,蜘蛛很常见,在阳光照射到的温暖地方,一不留神就能看到它忙碌而辛勤的身影。它织网,是为了捕食。法布尔说:“在昆虫世界里,还没有哪种昆虫像蜘蛛一样,为了捕食要下这么大的功夫。”为了填饱肚子付出再多的努力都是值得的,这一点也值得我们为它鼓掌。美国女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创作象徵母亲形象的巨大蜘蛛和日本前卫艺术家草间弥生的圆点图案皆深受过往经历与童年回忆所影响。路易斯·布尔乔亚的雕塑《蜘蛛》作为地标矗立在东京六本木新城的核心;草间弥生与lv等时尚品牌联姻,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成功的商业运作和性格差异使得国外的女艺术家更独立、大胆、彰显个性,最终吸引众人的关注并获得认可。而我们不能得到认可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不敢尝试,不能坚持,更没有失败后重新开始的精神,这些我们远远不足小小的蜘蛛。

    蜘蛛不会飞翔,但它能够把网凌结在半空中。它是勤奋、敏感、沉默而坚韧的昆虫,它的网制得精巧而规矩,八卦形地张开,仿佛得到神助。这样的成绩,使人不由想起那些沉默寡言的人和一些深藏不露的智者。于是,我记住了蜘蛛不会飞翔,但它照样把网结在空中。奇迹是执着者造成的。

    在老家的院子里,你在墙角的每一个角落里,不时的会发现蜘蛛的身影。只要你一段时间不去注意它,它早已在角落里安了家。也许一天、也许只要半天而已,在你不经意间。也许墙角是蜘蛛最好的安身之地,但越安全的地方,相对的得到的食物也越少,这是在正比的。所以,一些蜘蛛将网结在更宽阔的门前,你不得不佩服蜘蛛的勇气,如果这是一间破庙也许蜘蛛就成功了,因为没有人进去,所以不会有人破坏它的杰作。只要没有人破坏,它便是成功,因为它选择的是一条进庙的必经之道,不论是下雨后,想进去躲雨飞蛾,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想去阴凉的空间避暑的蚊子,都必须在先突破蜘蛛布下的大网。飞虫们不禁发现了蜘蛛的计划,但为时已晚,无不撞在了蜘蛛的网上,结晶全部都成为了蜘蛛的早餐、中餐、晚餐、加餐。敢于尝试才能取得成功。

    当然,如果它选择了在有人路过的门口,那么一切都是徒劳,很快就会被人扫掉。当然如果人路过的时候没有触碰到,一般是不会去理会它,如果正好是人触碰到的位置又或是显眼的位置,那就不一样了。以前,在农村每天起床后,就是各种与蜘蛛网亲密接触。不知不觉就撞在网上了,你明明昨天才将这个位置的蛛网扫掉,没想到它不死心,又倔强的拉上了新的网,有时候你真的佩服蜘蛛的精神,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只要它认定的地方,你千百次的撞破,它依然千百次的结上。感觉没有什么会让它放弃似的。敢于重新开始,勇敢坚持才是品质。

    敢于飞翔的蜘蛛信念是一种无坚不催的力量,当你坚信自己能成功时,你必能成功。在此之前我们只要静静地等风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