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作者无聊了
    为什么这么晚才看到这些,不会再有第二个了!我总是会很粗心的漏掉一些事,一些话,与一些句子,所以我不想再错过一些人了!

    昨天我看到了一个留言,看了后莫名的让我感动了半天,我都哭了好久好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感动,更是我就是如此的容易被别人感动,也许我是一个简单、快乐的人吧?只是许多时候不善于交流,错过了许珍贵的东西!所以,往往后来想想就会让自己后悔不已,如果,可惜没有如果,所以我只能后悔,只能后悔了!

    这段留言是这么说的“快乐和难受都是因为你!他们可以带给你这种喜悦、自信。正是你需要的,总是悲大于喜,所以我躲起来,偷偷看你的小说,你的评论,你所说的每一个字,你快乐所有我快乐,你难过的我也跟着你难过,仿佛我的快乐与悲伤都是因为你一个人,这本小说我仔细的读了许多遍,越读越有意思,越读越开心。你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触动,你的每一个牢骚都是如此幽默,你的文采是如此出众,让我看了你的每一篇文章都能有不同的感受,我觉得你应该写更多的东西,让更多的人看,让更多的人理解你,也许现在看你文章的人,有一部分人不能理解你,你千万不要气馁,也不要放弃,因为你要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总有一部分人会慢慢的懂你的,这需要你的努力和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很长,但是只要你不放弃,总有成功的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么多,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看见,但是我想用我的方式来鼓励你,就是给你留言,加油,你一定会得到你要的东西,因为你的文是独一无二的!”

    大家不禁想问:“这是?”难道这是你传说的十万水军的中的一个,难道这就是传说的粉丝吗?难道真的有自己的粉丝了,不可能吧!这年头写书的比读书的还多,你看网上留言的都是作者,哪有读者,我以为现在的读者只能是传说了!没有想到真有啊!真的有吗?还是别人的恶作剧,大家可能会问。

    我只能淡定的告诉你们:“往事不要再提,只是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如此的欣赏于我,如此的专注于我的作品,如此的喜欢我的段子,如此的为我不平,如此的想要免费看我的作品,不断的劝我罢了。这让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他只是我十万水军的一个,默默战点赞飘过党之一,我不是炫耀,想当年我也是有粉丝的,只是现在粉丝都老了,追不动我了,只剩我一个人还做着明星梦了。我说过,虽然我是这里面最老的一个,但我绝对不是最懒的一个,我也是可以很勤奋的,在有时间的情况下,虽然我大部分是没有什么时间的,但是,你们知道的时间这东西挤挤就有了。但是我不能熬夜,我怕得黑眼圈,所以你们总是觉得我不卖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你认识我,你就会知道我是多么喜欢睡觉的人啊!我能坚持不睡觉写书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大家可能会感慨:“真是一个忧伤的故事,如此的凄美,如此的虐心啊!为什么每一个优美的故事都没有好结果呢?为什么每一个粉丝都变成了曾经,都没有留下来啊!”

    我又能说什么呢?只怪缘薄情浅吧?

    对于我的十万水军沉船以后,我感觉我就是一个人了,以前的点点滴滴都是往事了,现在只能做好自己,重新开始新的自己!

    你看我们现在拍的仙侠传、花千骨就很好嘛!我爹就爱看,他说:“只要能上中央台就是好剧,不管是什么出品公司。”我也想写出像花千骨这样通俗易懂大家都爱看的小说,关键能上电视就是好剧!

    唇齿留香耐久读。

    个人浅见,我理解的大家看人气王上帝指使对主逸峮的感情,是一位年长上位男性对少女的包容。

    不管她对上帝指使做过什么,上帝指使都是一如既往的包容她,这就是上帝指使的爱情吧!

    而主逸峮的不肯长大,其实是一种笃定的任性。

    就像我们每一个人的16岁,都是任性、天真、骄纵、恣意、混乱、执拗、良善、简单的16岁。

    没有一个人可以永不长大。就像是永远是少年的彼得潘,在他执着着不肯长大失去了一个又一个尘世的朋友,也只有永无岛才能让他归去。不肯长大的孩子永远只能存在于童话。

    就像是主逸峮也只能存在于剑宗,只能存在于主家,存在于小白脸的庇护下。

    一旦失却天朝大陆,失却庇护者。不肯长大的她就只有死,不死就必须长大了。

    我们每一个人的16岁,也许都在期盼着一位庇护者,一位先知,一位向导,一位全知全能的神,比我们的父母更亲密,更威严,更强大,更青春,更不会老去。

    这样,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永远活在16岁,不必去接受那些成长的沧桑,我们可以随心所欲,我们可以快意恩仇,我们可以天真善良,我们可以执着固守。

    而我们,可以像崇敬神明一般,像信徒信赖神明一般永远孩子气,无论天翻地覆搅动四海,回头的地方,总有归去之地。一个人如果回头,再也看不到他的归去之地了,他就会惶惑,之前多姿多彩的世界和人物,都会一瞬间苍白。

    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因为遥遥看见家里的光亮,才会贪恋外面的游戏和伙伴,一旦家没有了

    上帝指使对主逸峮而言,绝不仅仅是不恋人、不是神明、是不归处。

    当她回首,看见她的小白脸杀了上帝指使后她没有一丝丝的心痛。她不想救他,却必须救他,但她必须救上帝指使,必须挽救他,必须舍掉自己的一条性命。

    如同信徒挽救信仰。义不容辞,绝不反顾。神明可以漠视自己的陨落,信徒却不能简单的接受。

    好多人奇怪,明明她还可以选择那些男配,她似乎也可以跟他们玩得不错,他们也给了她其他选择,为何她非上帝指使不可,离开上帝指使,她也不会萎靡枯萎死去,所谓的精彩人生才会刚刚开始,也只不过是破灭前的最后一次爆发挥霍。

    我个人没有信仰,不过我理解信仰,尊重信仰。所以,如果把主逸峮理解成上帝指使追随的神明,把天朝大陆里的上月村理解成上帝指使的永不岛,似乎他的惊慌失措,非她不可,也并非不可以理解。

    一个人可以改换恋人,却不能改换信仰。一个不肯长大的孩子,失去了他的“永不岛”,天上人间,再无归处。

    主逸峮想让上帝指使回去,回到那个可以永不长大的仙境。

    上帝指使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直想要回去。

    “你的退婚,也是我的愿望”无论是主逸峮对上帝指使说,“上帝指使,我们分手吧。”

    还是上帝指使说:“你愿意跟我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隐居”

    两个人其实共同的愿望,都只不过是想要各自回到他们的永不岛而已。

    可是曾经破碎过的仙境,黏合后,也免不了迷茫如迷宫。我们都想回到永不岛,可是怎样,才是正确的归路?

    同为女孩,无忧无虑的游戏,成长的烦恼,爱情的甜蜜与更多的心酸无助,求学的辛苦,职场的艰难蜕变,父母年岁见长的忧伤我们早就离开16岁太远。

    我愿我人生中有主逸峮,正直坚强守护强韧美好,也许曾经埋怨过这人的固执,非常毁婚不可。

    可是不再16岁后,我庆幸我16岁时憧憬的样子是他。现在吧里可能还有一些年纪刚好韶华的姑娘,愿你们16岁的时候,遇见的是固执约束的上帝指使,而不是遇见一心只是想要退婚的主逸峮

    我们都认同上帝指使的可贵,活得恣意也是一种真实,可是我若爱一个女孩,我却愿她安稳光明。想来上帝指使对主逸峮也是如此存在。

    当你们长大,才会发现对16岁你盲目爱慕的克制回应,也许是一个人对你一生的珍视。我已经做到我所能给你的世间最好一个人,成为人,除了他出生的自然人,还会受到教育,经历,时间等各种因素的打磨,才会塑造出他。譬如一个被复制的人,还是他的心肝脾脏,但是还是那个他吗?说这么多,就是想说,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信念和原则,有的时候,改变别人的信念,是从某种程度摧毁他的灵魂。

    上帝指使诚然是爱着主逸峮的,可是她也有自己的人生和信念,改变这一切,某种程度,就是在谋杀她的灵魂。

    杀死一个人简单,杀死他的灵魂却很残忍,当然,我们的主逸峮不是爱着师父,她是想上帝指使死去,所以她也很痛苦。

    两个年轻人的婚后磨合,有经历的人都知道是痛苦的,需要耐心、包容、时间的。更何况是两个灵魂的磨合呢?破而后立,有些东西,本来就是不破不立。

    上帝指使说主逸峮没有信任上帝指使,可是上帝指使哪里真的信任了主逸峮呢?

    虽然上帝指使一直强调一生都会听主逸峮的话,可是,他确实也没有做到自己的誓言啊,他连退婚这么简单的事也没有办到。

    叹气。时也命也,他跟主逸峮最终走到那一步,是身份的悲剧,性格的悲剧,时代下的悲剧,阴谋狡诈下的悲剧。

    如果上帝指使为主逸峮大骂四方,那他就是骂人的上帝指使,如果她为上帝指使阴谋狡诈,那他就是白痴。

    反正不管他做什么,怎么做也好,,主逸峮也不会喜欢上帝指使。

    主逸峮可以藐视世俗毁掉上帝指使,甚至可以为了退婚放弃一切避世隐居,也可以会出手杀了上帝指使。那上帝指使为什么还爱着她,他是不是傻,读者不禁会问?

    这个人绝不是上帝指使!上帝指使的灵魂也许已经在那一刻彻底被逼疯,活在身体的不过是一个崩溃的灵魂,他已经废了,主逸峮要这样的废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能说出为你可杀天下人那句话时,包括杀上帝指使的时候,上帝指使就已经在灵魂上被你毁灭了这世间太多无奈和挑拨,以及误会。

    “这世间,唯有爱和勇气‘才能让人看到结局。”

    我再添一句吧,”这世间,唯有爱和勇气,信任,包容和时间,才能让人得到幸福。

    “我觉得两个人要能幸福的在一起,首先要统一的是他两的三观要不绝对悲剧。黄蓉和郭靖,令狐冲和任盈盈等性格身份差异远大的伴侣,最终就是因为在磨合中,统一了三观,最后走到了一起。看原著作者怎么去考虑这段吧情与欲何为情?发乎情,止乎礼,这是情吗?喜欢就是放肆,爱就会克制,私以为有点道理。

    诚然,人不该压制自己的本性,可是肆无忌惮的放肆,这却也并非情,纯兽欲也。这世间,从创始的时候,光影就是互生的,人是矛盾的,却也是坚定的。的故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