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作者无聊了2
    你爱什么,憎恶什么,坚持什么,忽视什么,做什么,不做什么。什么你欲之生,什么你欲之死这些立场,是你的颜色,是你与芸芸众生的区别。上仙是什么,是一把剑,他是剑仙,剑仙是什么,是护法者,是庇护者。

    也是无色者,执拗者,纯白者。什么是神,上古天生力量,独异于世间诸物,强大孤独,脆弱不能久长。

    什么是仙,与天地争夺一线生机,永远不懈怠于磨练锋锐,如同一柄剑,想要脱胎于凡铁,就要每一分钟每一刻每一秒,甚至在空气中都要擦出火星。

    天要你短寿,天要你孱弱,天要你泯然茫然,匍匐于大地,朝生暮死。你偏要逆天向上,窥伺天机,争短长。

    仙是扶摇而上九万里的鲲鹏,在高冷的风中展翅,寂寞冷清又平静淡然,飞,飞高,垂翼遮海。上帝指使,不是九万里高空之上的天子骄子,主逸峮却是绝崖之上的高岭之花,冰冷而美丽。

    可是人仰望鲲鹏,觉得他们强大美丽无情。于鲲鹏呢?鲲鹏俯视大地,众生如蚁,你会对蚂蚁生出感情吗?

    所以仙人并非无情,只是他的情,是在你看不见的领域,夏虫不能语冰,有些怜惜,有些爱,要怎么说出口,也许连语言都不能诉诸,因为两个人站的角度不同,看见的世界不一样,我们之间隔了一片冰川,我们能够看见双方的倩影,却听不见彼此的声音。

    可悲又无奈。一柄剑,如果不是拿来切割世界,而是去守护世界,那么这把剑,一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温暖与沉默。上帝指使的世界,我们很好理解,我们都曾16岁,恋慕过年长成熟的男性,他从容莞尔,也许就是你辗转反侧。可是那位年长的男性呢,对于年幼徒女的异样感情,他是否会察觉,他会怎样成熟佯装糊涂的帮助那位自己心爱的晚辈渡过这段16岁的时光?

    大部分长者,他们会选择沉默着装糊涂,我依然坚持认为,这是爱,这是一个以守护为信条的善良阵营的人,对后辈最大的善意与爱护。

    你那么小,你还什么都不懂,我已经看见了世间那么多东西。所以你有什么不妥当的话,一定不是你不好,而是我,我不够好。我对你教导的不够,让你没有成熟。

    你恋慕我,是你天真无邪,是我的荣幸。我若是回应你,是我趁人之危,摧折幼苗。是我欺你幼小。毁你的未来。我那么爱你,可能是这世间最爱你之人。

    我怎会忍心。上帝指使觉得主逸峮来退婚,是把她最美好的东西当作耻辱,这是悲剧的**,也是坚冰之盾已经冰冻住他们两人的世界了,我们隔着坚冰,再也听不见对方的语言。

    一声长叹。你说啊,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爱给你,人给你这是上帝指使对**的理解。他对**的理解不止是**,还包括所有你的所求。

    口腹之欲,权利之欲,金钱之欲。你伸出手,渴求的,贪慕的,向空中抢夺祈求的,就是**。

    上帝指使为什么渴求一夕之欢,是想要一种确认吧,主逸峮爱我吗?他不知道,其实他知道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可是他看待我,如同看待芸芸众生一样吗?

    她怜惜我,就像她怜惜芸芸众生一样吗?只是一种可怜,一种同情吗?

    她在我心中,高于众生,高于仙界,高于天朝大陆,高于三尊,高于神灵如果我不能证明这些,我怎么确认她对我是独一无二的,怎样才能确定她,是我的?

    16岁的姑娘,总是这样霸道、执拗、偏激。是的,在我们看到这个孩子善良、单纯的一面时,也要看到她青春期的混乱与复杂。假使没有人引诱她,也许她也就压抑住内心的混沌晦涩,走出自己的青春期。

    可是,他没有去提亲,他也就失去了占有主逸峮的机会,如同可怜虫一般,泯然芸芸众生。

    所以她拒绝长大,嗯,我不想伤害任何人,那么,为了维持我能够独占主逸峮的愿望,我不长大就好了啊,他也不想老这么快,也不死得这么快。

    族长会纵容我的,没事的,我们可以糊里糊涂,在这十丈红尘之外的永不岛,岁月绵长。不见尽头。

    可是美好的世界总是脆弱的,纵然强大如主家,也庇护不了永远的16岁的她。

    他要死去了。为了他心爱的女人,他想要一死了之,不再连累任何人。他是欣慰的,坦然淡定,灰飞烟灭只如归去入天地。

    上帝指使的信仰却要崩塌了!他曾经以为自己的出生是上天的安排,他曾经指天问地就算是海枯石烂也要爱她,所以上帝指使愿意把她的天地也当作我的信仰!

    可是谁能告诉我,没有了你,天地还算什么?

    所以上月村的村民,都平静的接受了上帝指使的陨落。

    唯独她不能,至少还活在16岁的她,不能不是因为她不想他死,而是但的背后是一个家族,一个比她的命还要重要的家族,因为她不能因为自己让整个家族蒙休。

    一个孩子在漆黑深夜里,对聚气的绝望追索,有的时候合上书卷,我埋怨这个孩子为何这么弱小,轻易被第三者给拍死。埋怨这个孩子为何这么单纯,轻易便听信别有用心者的安排,闯下大祸背离家族的荣誉失却锦绣前程。

    可是想到她才16岁,任何人都会忍不住心软。她的母亲,以为自己能够庇护子女永远天真,却未想到天道早亮獠牙。

    逼他亲眼去看自己所珍爱之人找了一个比自己强上一百倍的男人出手伤自己,仓惶痛苦,绝望哭嚎。

    婆娑劫,若是只断送你的修为,扼杀你的长生路,让你名誉扫地都太宽容与你。

    婆娑劫,就是让你亲眼看着你最珍爱的存在万劫不复,痛苦嚎哭。

    应劫之人,天人五衰。一个仙人的末路,天道怎能容许你体面退场。不能细想,不忍细想。其实上帝指使对主逸峮,就像一位父亲,他是多么的老,多少的没用啊!

    一个年长者,你说他对于爱情还有怎样的渴望真的很难。

    他历经千年岁月,时间已经淬成了冰凉冻结的湖水。连**都冻结了。我个人认为对于私情,上帝指使不是压抑,是倦怠。他并不是一个年轻的人间男子了。

    是的,就像别的姑娘说的,和金庸不同,古龙爱写异人,那些看似年轻的男子,腰肢依然挺拔如春树,眼波流转如秋水。但是他的阅历,行事,却倦怠而老辣。

    上帝指使对于心爱女人的**,一无所知吗?

    他一直在满足她,想要为她而死,我满足你,连死都可以为她做,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吗?

    想要和你的小白脸双宿双飞,我满足你。

    想要跟我退婚,我也想满足你。想要跟小白脸来往,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任性天真打了人又要来救人,我也可以承受,我也不怪你

    其实主逸峮虽然天真,对于上帝指使来说,其实她的所求,他都可以承担。

    直到有一天,她明确的说,我要你死!

    上帝指使迟疑了。

    我爱你,可是我是把你当我的命运,世间的美好与光明,我都愿意捧给你。

    可是有一天,你告诉我,你要的是我死。

    天地啊,有谁告诉我该何去何从。

    你那样坚决,宁愿毁天灭地,也要我。

    我已经一无所有,再没有能够给你的东西。

    不想再看到你的绝望,既然你坚持那就这样吧。我那样爱你,你不要众生只要我,我也只能从命。谁让我这么爱你。

    你说啊,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爱给你,人给你

    是的,我妥协了,我心爱的孩子,明知此去我们都终将万劫不复,自绝天地,从此要匍匐于地,被走兽追赶,为口腹艰难苦楚,从此便要泯然于黄土,朝生暮死之辈了。

    我们都终没有逃脱那个劫数。大家都说明知最后也要妥协,为何还要曾经那样坚持。也许只是还想逃离那个劫数,想让彼此光明。不到穷途末路,怎可轻易言输。

    我是聚气师,与天地争人气的聚气师。

    本来不想在我的文里扯那些有的没的,看到某一篇负分文被别人踩了几下,不看你别踩啊!十多天了,连个留言都没有,真是无语了,写不下去的节奏,更别说点击量了,那更是浮云啊!就玻璃心读者大骂作者是脑残,我得罪你了,我惹你了。

    喂,那我这篇文好好的挂了一月,也没有几个读者。我写了一篇好好分析剧情细节,没招谁没惹谁的文章,就因为说了几句自己的好话,难道我还不能一本书点评一下另一本书,自己给自己宣传啊!谁规定的不行啊,直接给她踩进了无人区,她简直没处说理。到底谁才是水军?呵呵。自己写书去吧,愿意的看的就看,不想看的也就不用看了,我也不能勉强你们中的任何人,想想真实的心得吧!劝那位一句,做人不要挑了!随便看一下,也不会怎么样的,为什么就不看呢?真心伤不起啊!

    引用一位名家的对我的点评:上帝指使的小说很独到,其实文学本身就本应该完全描写生存状态的美观与现实生活的感悟。但是背后的表达延伸之后应该隐含一些对生活的领悟。关键能从中得到一些东西,这篇小说是一种任性化的写作,放任情绪,自由、肆无忌惮寻找生活的居心快乐。但文字的本身被夸张了,是文字显得更加真实和丰富。在文字浮华的背后,给人的冲击和触动一定是非比寻常!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