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馒头
    这谈个恋爱也是挺不容易的,别人是谈恋爱长胖了,我是日渐消瘦,本就单薄的身体变的更是枯瘦如柴。

    我本就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胆子也小,口还比较笨,常常是不讨女孩欢心,当然这种不温不火的时候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脑子一片空白,呆呆的蹲在这又黑又臭的出租房里,宅到死的样子,所以有时候想想也挺心酸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夜晚月光静静的洒进屋来穿过玻璃窗照进屋里业,本应黑暗笼罩的出租屋内被照得幽暗朦胧。

    我举起镜子照了一下,我从没有想过会是这么落魄的样子,见镜中男人面容消瘦,鼻尖挺挺,脸颊上还挂着几滴泪,泪珠透亮更凸显了男人脸上的灰尘,本应俏皮黑亮的短发上缀了几根白发,开始略显苍老起来,似是在欺负我的落魄,一座城,一间屋,一个人,一世寂寞。

    俗话说:“在家靠爹娘,在外靠朋友,这里这么多人,却没有几个真正的朋友,所以想长个女朋友,有个伴总比你在外面孤苦伶仃一个人寄人篱下强啊,至少房租也能减半啊!当然我找女朋友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房租减半,我还有更深的考虑,但是不管我怎么考虑,还是需要有人配合我才行,这年头找个女朋友真不是容易的事啊。”

    我只能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这里,没有了别的去处,无声无息,如同鬼魅,也许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我吧。看着楼下繁华的街道,仿佛这一切跟我无关似的,我走到下面的一个小摊位上。

    一个女人正在卖馒头,她的馒头谈不是最好吃,但还是比许多人卖的要好吃,反正还是挺吃的,我一般有时候不想吃泡面的时候,就下来买大馒头吃。

    卖馒头的是一个胖女人身材本来就不高,又没脖子,猛一看,很像一个啤酒桶。

    一头花白的头发,因汗水两鬓湿湿的贴在脸上,看起来很疲惫,但是两眼却非常有神采,岁月的风霜在脸上刻下的沟壑却掩饰不住她曾经的辛酸。

    身上蓝底白花的外套已经洗的有些泛白,却很整洁,裤子也是那种过时的款式,脚上的布鞋倒是很吸引人,是老布鞋,可以说是她唯一新买的东西吧!

    是手工做的千层底,鞋码上绣着单色的兰花,淡雅别致,仿若这样一个由深山而来不沾城市烟尘的她。看起来穿得整齐而洁净,戴着白口罩,所以看着挺干净的,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喜欢买她的馒头啊!

    她每日风雨无阻的身影已成为这里一道熟悉的风景。她的慷慨善良是出了名的,特别是她总是爱笑。他的小推车上,除了惯常的各种面点外,始终放着两个的盒子:一个盒子里装着送给小孩的棒棒糖,口香糖,另一个盒子里装着乘公共汽车需要的硬币。

    这里是市场的一端不算是特别热闹,但是还是有不少人经过,旁边有一台旧的自动售货机,只能投硬币的那种。她写了一个牌子,免费对换硬币,所以时常有客人来找她换硬币。这时,她会乐呵呵地给客人换硬币,即使是那个客人不买他的包子,她也总是微笑着。

    “刚出炉的执腾腾的大包子!又白又嫩的大包子!好吃的大包子!看着就想咬一口的大包子!不咬一口你对得起你自己吗?”我老远就听见了她银铃般的喊声,每天都重复的喊着这五句话,也不知道是哪个大神给的写的词,估计是她老公吧,也不知是不是她就会这五句,反正渐渐的大家听习惯了,也成了她的招牌吆喝,还有人发到网上去了,点击量据说还挺高的。

    我也是听着这五句话,慕名而来的人之一,反正就是冲着她的大包子来的。我也是饿得着不住了,想要买一个咬上一口。

    她见我向她走来,就招呼道:“小哥,要吃包子吗?刚出炉的大包子。”也许是因为长期做包子,又卖包子的缘故吧,她的脸稍微有些黑,皮肤近着看着也很粗糙。

    因为我最爱吃包子,常常一买就是好几个,一听是刚出炉的大包子就想尝尝鲜,走了上去问:“多少钱一斤?”

    人笑嘻嘻地回答:“小哥,您要买一斤包子吗?”她立刻笑得更灿烂了,以为遇见大客户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我要的是一斤馒头。”

    她有些一丧气道:“你确定是要一斤馒头,不是要一斤包子吗?我这里的包子可是最好的,看着就想咬一口啊!许多人吃了都说:香,好吃,吃完下次还来!”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就问道:“怎么馒头不是一个妈生(蒸)的么,你的馒头不好吗?不像包子那样又白又嫩!看着就想咬一口。”

    胖女人说:“那倒不是,都是我蒸的,都是又白又嫩,男人吃了都说好吃!”

    我说那不就得了,那吃馒头有什么不好的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只说你的包子好吃,不说你的馒头好吃,难不成,你的馒头还是有问题!

    胖女人说:“哪有什么问题,都要是我蒸的都是用的一批料,不是你想的那种问题。”

    我不解,又问:“那你说我想的是什么问题?那种是哪种?”

    她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无聊,非要让她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她就说了:“你想的还不是手艺问题,怕这馒头和包子不是出自一个师傅之手吧?”常常会有人觉得,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他们就是觉得包子是我做的,馒头是我老公做的,所以大家都觉得包子好吃,馒头不好吃。

    我问她:“那究竟是不是你说的馒头就是你老公做的,就是和大家猜测的一样,这馒头吃起来就是不好吃。”

    她连忙解释说:“哪有,我对天发誓,这包子和馒头一样好吃。”

    我说那不就得了,那为什么我买包子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啊!你吓得我都不敢吃你的馒头了!

    她说哪有啊!这谁不知道包子有馅,馒头没馅啊,你懂的。

    我当然表示说我不懂。我又不是冲着馅来的,我是冲着这又白又嫩来的,你说我哪能懂得起。

    她又笑了笑,然后举起双手在胸前比了比表示这是包子啊!然后又把手放臀上示意说这是馒头。然后她又问我,你现在确定还要馒头吗?

    一般脸皮薄的男人,被她这一比划,就不好意思买馒头了。你说哪个男人会放着胸前这好比是包子的东西,而选择臀部好比是馒头的东西啊!

    但是你知道的我不是一般人,我可不觉得这馒头有什么不好的,我还是会选择馒头,就像我会选择相亲女一样,这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说得挺大气的,其实就是没钱,不然谁吃馒头啊!

    哎,我不禁感慨,要是多有一个选择,要是有漂亮的包子,里面还有馅,又会放弃包子选择胖更多的四四方方的馒头啊,你说要是有人肯搭理我,我会选择相亲女吗?这不是被逼的啊!

    胖女人说既然我这么坚持,就不多说了,然后就称了一斤馒头给我:“刚刚好一斤,一点没有水分,一点都没有让你多花一毛钱!”

    我听了总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奇怪,怎么叫一点没有水分,又不是卖菜,你敢往馒头里加水试试,我打不死你个死胖子,但是我没有这么狂,我还是很和气的对她说:“还是你最懂我,你说不给我称足一斤的话,我吃不饱,称多了我又吃不了。所以是一斤刚刚好。”

    其实上上回我让她给我称一斤,她是怎么都斗不满一斤,但是我又是我一个特别坚持原则的人,你们知道的,我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固执,所以我就偏偏让她给我称足了。后来她没有办法就把其中一个馒头掐了一半出来!”相当于把多出的这一部分掐出来,她认为这很正常。

    可惜我不觉得这事正常!

    后来我一是嫌脏了,没想到她也是做得出来,居然掐一半给我,谁吃她掐过一半的,想想也不会有人会愿意吃她掐过的多脏啊!反正我就是不爱吃,也不要吃!另外就是觉得她太小气,这有多少钱,堂堂一个老板还这么小气,然后我就非常的坚定的告诉她我一个都不要了,让她自己留着自己吃自己掐过的馒头。我是没这口福了,然后我就潇洒的走掉了。

    当我指出掐馒头的缺点后不久,我又去买过一次,所以她认得我,那天她就和我为这那一斤馒头,就花了整整半个时辰,不过这次后她印象更深了,你说她还能忘了我吗?怕是化成灰也认得我吧?你要问为什么,那我告诉你那天又发生了什么事,你就知道她有多恶心了!

    她那天一开始非说没有一斤卖,要么多买一点,要么少买一点让我选。

    我是铁了心的,就要一斤,最后她见说服不了我。只好给我凑足一斤,她是想尽了办法,不是多就是少的,为了凑足一斤,她是用心了所有不同的组合,可惜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就为了凑足一斤,就在她尝试不同的搭配时,她把所有的馒头都当着我的面,都狠狠地捏过了一遍,你说我还有什么食欲!

    换谁,谁也不会要的,所以我告诉她我不要了!

    她遇见我估计是算她倒霉了,所以今天她才会挤兑我,让我买包子,不过我还是选择了馒头,这就是我!今天她说多给我称了一两,然后用本子记着说:“今天多的给你先记在账上,免得怕下次不够,就少给我一点,我也就没话可说了!”

    我一听谁她妈的给她出的馊点子啊!我坚持说我只要一斤的。

    她骂我说:“滚犊子!占了老娘便宜还卖乖。”

    我一听这话,就不跟她讨价还价的了,只好认了!谁叫我这次是占了便宜的,下去吃点亏也只能认了!

    回到屋里我看着雪白、雪白的大馒头,我大口大口的咬着馒头,还是一样的爽,还是一样的有弹性啊!

    不知道这和包子有什么区别啊!为什么人们放着大白馒头不吃,偏偏为了多吃一口肉而选择那又贵有不能吃饱的包子啊,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我是不会只注重外在,而忽略本质的,本质就是我要吃得饱才行,不然其它都是白搭!

    最后想想,也许选一个胖子真的不错哟!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