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记者
    也许是新手的通病吧,总是格外关注自己一书的数据。其实对于我这种老手个人觉得,我这数据看来,我这倒数第一是没有敢抢了,30万这没有收藏过十的人还有谁,也许,就我一个人了,我估计要创造网站的另外一个神话了,也许,这也能上头条也不一定。

    记者朋友那对我是非常的好奇啊,非要采访我。

    作为一个背负太多盛名的网络新贵的我来说,我一般不是什么采访我都接的,我告诉她:“我不接受你的采访,你给我滚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坑老子,采访你妹啊!”

    记者朋友看着我那是瞠目结舌的心里嘀咕,别不实抬举,给脸你不要脸,你以为你谁啊,你谁也不是。

    我一听就更不爽了,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还跑来采访我,你个孙子,你安的是什么心,成心看老子笑话不是。

    记者朋友说:“要不是看在我邻居的三叔家的大表哥的小姨夫家的大侄子的同学的老师的小姨的小侄子的份上,我还懒得理你啊!”

    我一听这有点绕你邻居的三叔家的大表哥的小姨夫家的大侄子的同学的老师的小姨的小侄子,他是我谁啊?

    你是看在谁的面子上,能不能说清楚,我可以不给你面子,但是我觉得我不能不给你邻居的三叔家的大表哥的小姨夫家的大侄子的同学的老师的小姨的小侄子的面子。

    求解,他是我谁啊?

    记者朋友隐隐其词说:“反正有这么一个人,具体你就不用知道了,这年头千万不能知道得太多,知道得太多都不好?”

    我一听,感觉这话,挺有道理似的,觉得,不必再追问了,再追着下去也没有一个结果,何必呢?再说了,知道得太多,和不知道感觉是一个样的,但是人总是有一点好奇心的,别人越是不想让你知道的,你是越想知道。所以,我还是很好奇的样子。

    记者朋友,就告诉我了:“你只要知道,反正这个人反正不会害你就行了。”

    那我心想了不会害我的人,也许是朋友吧,说不定这个就是我命中注定的贵人,我当然是更想知道了,我就问记者朋友:“不会害我,那她会帮我吗?”

    记者朋友被我问得是云里雾里的,记者朋友她没有想到我是一个这么较真的人,所以只好随口回答我说:“你问这么多干嘛,你查户口啊!”

    我一听,她不愿意告诉我,就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你告诉我吧,人家真的很想知道嘛。”

    她见我死缠烂打的样子,对我十分无奈,就说:“这年头,不会害你的人,就很不错了,你怎么这么贪心啊!还想别人帮你,做人不能贪心的。”她告诉我。

    我操,这就叫贪心了,我对她真是无语了,但我不是忍不住想贪心一下,我就问她,到底能还是不能,你就不能给我个爽快话啊!非要让我求你不成,多大点事了,至于这么狗我吗?

    她一听看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了,说是看在我这么执着的份上就告诉我吧:“我只知道她不一定得害你,至于她会不会帮你,那也说不一定,我觉得啊,也许她心情好,她就会帮你了,心情不好就不会帮你,这要看你造化了。”

    我一听婆婆妈妈的说一大堆,不就是看心情嘛,我还以为多大点来头啊!感觉还挺牛碧的样子,也就这样了。

    我十分怀疑的说道:“你说她心情不好的话,会不会害我啊!”我实在是担心得很,就怕她哪天一生气,来害我我怎么办。

    记者朋友一听我这么怀疑她的朋友就是各种不爽起来:“你的王八羔子,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跟我娘们似的,我不是说了,她不会害你,你担心个球啊,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你才婆婆妈妈的,要不是你个孙女吞吞吐吐的我能有这担心嘛,我早就什么也用担心了,还不是你!

    记者朋友说,反正我也不是成心想采访你,所以你就随便答一下就行了,你也别想指望什么,行不行。

    我一听,你妹的,我原本也就想学着大神一样,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其实还是挺在意这次采访的,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我是管她是不是一线的记者,也不管她怎么写,只要是报道能出我上帝指使的大名就行。

    我这要求也不算是很高吧,就算这采访被领导给pass了,但是我还是挺满足的至少这种机会,也不是谁都有的,像我这种二流子,我也知道谁会来采访我啊,所以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我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也也算是个腕了。

    我真还怕她不采访了,但是碍于自己的面子,我只能是勉强答应了,我谦虚道:“我有什么好采访的,又不是什么大神来着,只是一个普通的文艺中年,哎呀都谈不上了,我只是普通的文艺爱好都了,哈哈,我也没有什么成就喽,只是写了两本书了,没有什么好采访的。”

    记者突然看我一下子谦虚来,知道我内心还是挺在乎采访这件事的,只是我不好意思说,这种人她是见多,也不少我一个。

    读者朋友笑嘻嘻的告诉我:“你真是谦虚啊,你怎么普通了,在读者的眼里你很有个性啊,你不是普通的人,你就别装了,装普通人不好。”

    我见她也是挺客气我就不好意思装了,我就免为其难的,接受她的采访了,哎,真是的我这人也不怎么会拒绝人,没有办法见她苦苦哀求,我实在是不忍心啊!怕伤害人家记者朋友的感情,我就是个好人没有办法啊!

    记者朋友见我是好不容易松了口,怕我反悔,赶紧将话筒放到我的嘴边说:“既然,你是答应了,那我就开始采访你了,希望你能据实回答我的问题!”

    我点了点头表示记者朋友说的这个我懂,也就是实话实说的意思。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