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家庭
    我还能笑得出来,我还能笑啊,哈哈,我确实还是笑得出来,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好像是失忆了,我是在哪,我在做什么,我在写什么,我该写什么,我统统忘记了,是暂时的,我会好起来的。

    你知不知道面条不是意大利发明的?

    虽然面条在西方很受欢迎,面条其实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中国人发明的。好久没有吃面了,偶尔,起来做一碗香喷喷的面来吃,也是不错的事情。

    还好我可以心情的享受着光照来着,直到这光照将我见醒来着,我总是不想起来,因为我不知道起来该做什么,做什么样的事,才能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有意义来着,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还想做什么,只是想在这季节里,心情的享受着光照,懒懒地。

    现在的我需要好好的休息,好好的想想以后要走的路,现在的我几乎什么也感觉不到,我在想什么呢?我感觉很失落来着,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陌生来着,这个城市是如此的陌生来着,这个生活也是如此的陌生,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

    记得听过眼镜帝说过:“像我们这样的男人,有家庭的男人,你知道吗?你不会懂的,你听说过其实这大象也是会因冠状动脉炎而死的!”

    什么,一天天的不好好的活着,说什么死来着,我也是醉了!

    眼镜帝继续告诉我说:“在丛林里,他们会因为缺乏水和食物带来的压力而死来着。其实饥饿不可怕,可怕的是,真正要它们命的其实是压力,你不会懂的,你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来着,所以你是不会懂得。”

    我就槽了,我怎么就不能懂啊,我什么不懂啊,我这得不能懂的话,我也是醉了。

    眼镜帝问我说你知道什么是家庭吗?

    我表示我不是不知道,而是我暂时没有来着!我说家庭不就是指婚姻关系、血缘关系或收养关系基础上产生的,亲属之间所构成的社会生活单位。家庭是幸福生活的一种存在。家庭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是指一夫一妻制构成的社会单元;广义的则泛指人类进化的不同阶段上的各种家庭利益集团即家族。从社会设置来说,家庭是最基本的社会设置之一,是人类最基本最重要的一种制度和群体形式。从功能来说,家庭是儿童社会化,供养老人,是满足经济合作的人类亲密关系的基本单位。从关系来说,家庭是由具有婚姻、血缘和收养关系的人们长期居住的共同群体。

    眼镜说我是只懂其一不懂其二来着。

    我表示你就装吧,兄弟别一天天装着什么都懂来着。

    眼镜帝想了想又问我说:“你明白一个家庭对于我一个成功的男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吗?把时间放在脸上,成就了美女;把时间放在养生上,成就了健康;把时间用来学习,成就了智慧;把时间用在市场,成就了经营;把时间用在家庭,成就了亲情时间是公平的,每个人都一样,只是我们的使用和选择不同。心在哪,时间在哪,行动在哪,成就一定在哪!哈哈你不懂。”

    我看了看她,你个孙子你就装吧,你还成功的男人,那是在谁的面前,你也就能在我的面前装了,我有时候觉得他啊,有时候就是个社会人,那是装碧卖萌无所不能啊!我看了看他,我表示说我不懂来着。

    一个坚强的家庭是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是一个男人成不成功的标志来着,是一个男人活得幸福不幸福的标准,是一个男人成不成熟的标准,没有什么比丈夫、妻子和孩子的组合更完美的,更美好的了。

    在他们的家里教育着他们的子女,养育着自己的孩子,培养着自己的孩子,我们只是想要让自己的孩子能展望未来,能适应这个社会,能快乐独立的成长。

    说得真的很好,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随便他了,反正我真的不生气来着。我是既不嫉妒也不羡慕也不恨啊,我真不生气来着。

    回忆是美好的,你不觉得吗?尽管生活如此折磨我们,但生活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给予我们一些幸福感。工作上的进步,家庭和睦,爱情美满,友谊长久等等,就算是无意中看到一幅漂亮的画,都能让我们暂时忘记烦恼,露出真心的微笑。

    相亲女曾经说过:“福山雅治,一个岛国役者,他有一首歌《家族になろうよ》。长濑智也,也是一个岛国役者,tokio,他所在的组合,他们有首歌《nanana(太陽なんていら》。这两个男人是极品,但是我喜欢的是他们的处事风格,这两首歌代表我的家庭观,生活观,希望你能理解其中的意义来着。”

    我曾经也说我能理解相亲女对美好男人的向往来着,只是她也是太看得起我来着,把我比作极品的男人来着,哈哈,是不是没谁了,我也自我感觉没谁了来着,我也有自己的处事风格,哈哈,我也有我自己的家庭观来着,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观,我也很能理解她的感受来着。毕竟我们都很需要的是一个我们各自向往的家庭不是吗?

    相亲女总是耐心的告诉我来着,她跟我讲:“如果相处需要共通的话题,共同爱好去发现,发掘两个人的默契程度,相爱是感情的基础,相知是感情的燃料,我不需要相濡以沫的爱情。”

    我表示我非常认同她的观点来着,我觉得我们都有着相同的观点,和相同的看法,相同的这个那个还有那那个,关键我们还是有话题的,虽然是我找的,我们还是相同的爱好来着,我们都是喜欢吃来着,没事就出去大吃一顿来着。

    我们还可以慢慢的发掘两个人的默契程度,这是肯定的,相爱是感情的基础,那不是废话吗,难道说那相爱还是那个啥的基础来着,相知是感情的燃料,我觉得太对了,相知相识相爱啊,哈哈,是不是好幸福的样子,我唯一不同意的就是为什么你不需要相濡以沫的爱情,这个我还是渴望来着,我真的不明白相濡以沫的爱情谁不需要来着,为什么她不需要啊,想不明白来着。

    相亲女语重心长的反正是温柔的告诉我,哈哈,真的,我不是吹牛,她真的是这么说的:“我不是要你马上就能认同我的观点来着,我是希望你能尊重一下我的观点来着,不适合的,宁可不要。”

    也只有我能写得出这些了,本来不想写太厉害的东西来着,但是实在找不到写的了,只能写这些了,哈哈。我告诉她我当然是能认同她的观点来着,她的观点是什么啊,是说我是个极品男人吗,这点我是当然认同来着,而且是必须认同来着,我是相当的认同来着,对我也觉得不适合的,宁可不要,你看我们家的相亲女就是有气质来着,哈哈。

    虽然我还是比较认同的是这个,这是发生在一个普通犹太人家庭里,父亲和儿子的故事:儿子叫约翰,在他4岁那年,有一天他和姐姐在客厅玩捉迷藏。他们玩得正高兴,父亲抱起小约翰,把他放在沙发椅上面,然后伸出双手做出接的姿势,叫他往下跳。小约翰毫不犹豫地往下跳,在即将抓住父亲的瞬间,父亲缩回了双手,约翰摔到了地板上,他号啕大哭起来。小约翰向坐在沙发上的妈妈求助,妈妈若无其事地坐着,并不去扶他,只是微笑着说:“呵,好坏的爸爸!”父亲站在一边,以嘲弄的眼光望着上当受骗的小约翰。

    这便是犹太家庭教子的方法之一,这样做的目的是灌输给孩子一个理念:社会是复杂的,不要轻信他人,唯一可依赖的就是自己。

    犹太家庭的孩子都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房子被烧着了,你将带着什么东西逃跑?”如果孩子回答是钱财,母亲会进一步问:“有一种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没有气味的宝贝,你知道是什么吗?”如果孩子回答不出来,母亲会告诉他:“孩子,你要带走的不是钱财,而是智慧。因为智慧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你只要活着,智慧就永远跟着你。”

    你对爸爸的爱,远远胜过那部车

    一个犹太家庭的父亲,存钱存了很久,终于买了一辆自己向往已久的新车。新车开到家后,他珍爱有加,每天都要洗车打蜡。他5岁的儿子见父亲这么爱车,也常常乐此不疲地帮爸爸一起洗车。

    有一天,这位父亲开车回到家后,累得一动也不想动。于是他决定破一次例,改天再洗车,尽管自己的爱车因淋了雨,而显得脏乱不堪。

    这时,5岁的儿子见父亲这么累,就自告奋勇地要帮爸爸洗车,见他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体谅自己,心里甚感欣慰,便放手让儿子去洗。

    儿子要动手洗车了,却找不到洗车用的毛巾。于是他走进厨房,立刻便想到母亲平时煮菜洗锅时,都是用钢刷使劲刷才刷干净的,所以既然没有毛巾,就用钢刷吧!他拿起钢刷用力地洗起车来,一遍又一遍,像刷锅一样地刷车。

    等他洗完之后,听见“哇”的一声,他失声大哭起来,车子怎么都花了?这下可闯大祸了,他急忙跑去找父亲,边哭边说:“爸爸,对不起,爸爸,你来看!”父亲疑惑地跟着儿子走到车旁,他也“哇”的一声,“我的车,我的车!”

    这位父亲怒气冲冲地走进房间,气急败坏地跪在地上祷告:“上帝呀,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那是我新买的车,一个月不到,就变成这样,我该怎么处罚我的孩子?”

    他才祷告完,耳边忽然出现一个声音“世人都是看表面,而我却是看内心!”突然间,他彻悟了。

    他走出房门,儿子正害怕地流着泪,动也不敢动。

    父亲走上前去,把孩子紧紧地拥在怀里,亲切地说:“谢谢你帮爸爸洗车,爸爸对你的爱,远远胜过对那部车子。”

    凡事要透过表面去看本质,当家人或朋友无意间做错了某件事时,我们要理智对待,不要只看事情的表面,而忽略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学会用爱心去包容爱心,家会让你感觉自己的周围,时时洋溢温暖的阳光。

    这种信任和理解真的很重要。

    这个故事对于众多家长来说有很强的的启迪和警示作用:“你到底爱的是孩子,还是孩子努力的结果?如果是后者,那说明你不会爱!”亦或是“你到底是爱自己的孩子,还是爱那个你心目中的孩子?如果是后者,那说明你不会爱!”,往往,在和孩子互动过程中,我们关注自己的感受,关注孩子是否改错,关注孩子是否优秀,而我们忽略了关注孩子本身,这些都是打着爱的旗号伤害着孩子,但我们往往认为这就是爱。请牢记,孩子本身最重要!

    让孩子去开辟自己的天空

    《一个犹太人的家庭教育》讲的是一个伟大的犹太母亲把三个孩子培养成才的理念和方法。这位母亲生在天朝,父亲是犹太人,在她12岁那年去世了,随后母亲也离她而去,她成了孤儿。长大后在天朝铜厂做女工,结婚后生下三个孩子,但不久后丈夫又离她而去了。为了逃避痛苦,她成为中以建交后第一批回到的犹太后裔。

    为了生存,也为了三个孩子能早日回到以色列,她先发奋学习希伯来语,然后,在路边摆了个小摊卖春卷。官方货币是谢克尔,一谢克尔兑换人民币2块钱,更小的币值是雅戈洛,一谢克尔等于100雅戈洛。她的春卷小摊每天只能赚到十来个谢克尔

    1993年,她接回了三个孩子,大儿子14岁,二儿子13岁,小女儿11岁。开始她一直秉承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原则,依旧做着合格的天朝式妈妈。把孩子送去学校读书,她卖春卷,孩子放学,她就停止营业,在小炉子上面给他们做馄饨或者面条。这一幕被邻居看到了,就来训斥大儿子:“你已经是大孩子了,你应该学会去帮助你的母亲,而不是看着你母亲忙碌,自己就像废物一样。”然后转过头训斥母亲:“不要把那种落后的天朝式教育带到犹太来”

    大儿子和她都很难受,但他们都在慢慢地改变,大儿子不但学会了做春卷,还把春卷带到学校卖,每天,三个小孩子能赚到10个谢克尔,回家交给母亲。母亲觉得很心酸,让他们小小年纪就担起生活的担子,但犹太人不这么认为,在犹太家庭里,孩子们没有免费的食物和照顾,任何东西都是有价格的,每个孩子都必须学会赚钱,才能获得自己需要的一切。

    于是妈妈不再提供免费的餐食和服务,同时也给他们赚钱的机会,以每个春卷30雅戈洛的价钱批发给他们,带到学校后,可自行加价出售,利润部分自由支配。

    三个孩子卖春卷的方式竟然截然不同。小女儿最老实,按老价钱50雅戈洛一个零售;二儿子则以40雅戈洛的价钱批发给学校餐厅,每天让他送100个春卷;大儿子则举办了一个“带你走进天朝”的讲座,讲座的噱头就在于可以免费品尝美味的天朝春卷,但需要买入场券,每人10雅戈洛,结果收入1500雅戈洛。

    随后他们琢磨出了更多更新颖的赚钱方法,他们很努力地去学习和思考,学业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同样作为父母,是不是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我们每天一睁开眼睛就为了孩子忙活,做饭、洗衣服、接送、辅导作业,然后才是做自己的事情,每天忙的团团转,累得筋疲力尽。一发牢骚,孩子还会心生厌烦,根本不理解我的付出。再回头看看,每一位天朝母亲不都是这样吗?这样我们就很伟大吗?我们付出了很多,却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小皇帝”、“小公主”

    我们希望孩子成才,却又过度的保护他们,使得孩子变得无能无法自立;过分的溺爱,带来孩子的无情;过多的干涉,让孩子多了很多无奈;过多的指责,让孩子变得不知所措,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想要为孩子创造一个无忧无虑,快乐成长的天空,但却发现自己完完全全的占据了创造者的位置,其实,这个位置也要有一部分让孩子承担。现在的照顾,也许会暂时保护着他们,但是他们总有一天会长大,会在长大后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那个时候,我们是如何也帮不了他们的也许,让孩子过早的面对金钱面对名利面对社会,会有不舍和心疼,但他们总有一天要面对,总有一天要承担。

    我们为何不像那位犹太母亲那样,放开手,让孩子自己去开辟属于他们自己的天空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