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万圣2
    我也表示我有没有听错来着,是不是不给,你是不是不想借来着,你们知道的我的火爆的脾气那是没上来,要是上来的话,我就削他了,我就槽了,没有见过借白糖的,怎么用这种吃惊的眼神看着我来着,是不是被惊呆了,哈哈。我看他是被我吓到了,肯定是这样的,我也是没谁当时,初入江湖的时候,我怕过谁。

    所以我看他这态度,当然是不爽了,我说你等着,我回去取神器来着,他也没有拦着我,就让我走了,我一路走,心想这城市里的人都是这么哼吗,都是没谁了吗?都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上帝指使哥哥,我也是醉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来着。

    我让他不关门,他真不关门来着,他当时也是年轻气盛来着,我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我们都是谁也不谁谁,何况我是新来的,新来的你们懂吗,就是没钱没势没关系没朋友来着,我们这样的人一个人出来闯江湖我们容易吗?

    你们不知道的是,当时这叨缠哥是我的邻居,也就是这么说吧?我第一次开口就吃了闭门羹来着,也就一下子就没了士气来着,你说我以前在我们村里,哪受过这种气来着,我也是嘛嘛嘛小霸王来着,没有想到的是一到城里就不好使了,就都不用给我面子了,所以当然也是我们离得近来着,也不是说别人故意等我来着(我让他别关门,他就不关门了)。

    我一看,别人没有关门等着我来着,你说我什么脾气,我是缩头乌龟吗?我会怂吗,我怂你妹,我当然不是乌龟,头一怂一怂的来着,我是谁?上帝指使哥哥,那是没谁了,所以我就冲进屋里,把我的绝世神器取了出来,你们懂的,就是我的板砖来着,我是板砖在手,天下敢走来着,管不他是谁了,就是上。

    叨缠哥,那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了,他什么阵势没有见过,他见过拿菜刀的,拿棍子的,拿锄头的,拿各式各样的武器的,只是好久没有见过取板砖的了,还是一块绿色的,他也是阅历无数来着,他看过电视里有这种道具来着,就是用泡木做的,轻轻一用力就得碎来着,所以叨缠看着我把这种东西从屋里找出来,第一反应就是笑了,知道我是吓唬他来着。

    你说我当时我是没谁了,我取出我的神器出来,他还笑,他还笑我来着,他还笑我不敢来着,我是非常、非常的生气来着,心想这次非得和他决一死战来着,我是拼了,也不能输这口气来着,我怕过谁,像我当时这么年轻,我怕过谁,我是谁也不怕,何况叨缠哥也不是1米八的大个,所以我觉得至少可以一博来着。

    特么的我就不知道他怎么能笑得出来,有一个人冲过来要和自己拼命,他怎么能笑得出来,我也是醉了,难道就不怕我揍他吗?何况当时我离开的时候,我是放了狠话来着我说:“你别跑啊,我保证不打死你来着,你说我是太厉害了!”是不是特别狠来着,哈哈,我也是这么认为了。

    可惜他不是这么认为的,不然他就不会笑了,但是你们知道的我也没有怂来着,我是冲过来,然后大喊一声:“怕了吧!”估计吓得他不轻吧,我故意晃了晃我手上的家伙来着,我是没谁了,我以为我只要一出神器,没有几个人是不怕的,除了他。

    他继续各种笑我来着,估计笑得肚子都疼了吧,他不仅是不畏惧我来着,更不畏惧我的板砖来着。一个劲的笑,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笑的。

    本来我还是气势汹汹的来着,但是经过他这么一笑,我也有点发毛来着,难道他就不相信我真能干他吗?难道我拿板砖的样子就是这么好笑吗?难道我就长得不像是能动手的样子吗?难道我长得就这么善良吗?我不知道来着,我当时心想太没有面子了,我觉得我仅有的一点面子这脸面全给他笑没了。

    我见他笑,你知道我是个随和的人,我见他笑得这么灿烂来着,我就越是生气来着,我大声的喝斥他说:“别特么的傻笑了,你是不是找死啊,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人称嘛嘛村小霸王的就是我了,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还笑,你再笑,信不信我冲上去对着你的脸就是一板砖,看你还笑!当然我也不是这么坏的人来着,我这人都是以理服人,你要是问我怎么才能以理服人来着,就是我不拍你,君子动口不动手来着,但是我也不是君子,我比君子要特么的狠一点来着,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你别笑了,你再笑我真拍你了,我的意思是你看是你拍我,还是我自己拍我自己来着。”

    叨缠哥本来还不是这么确定的,一听我取出拍砖来,要么让我拍他,要么他自己拍自己来着,那是更想笑了,他大笑着说:“特么的,眼泪水都给我笑出来了,你是没谁了,你这么想拍我就成全你吧!”然后他从我的手里接过板砖来。

    你知道的我不想给他来着,我是那么的义无反顾说道:“让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不用你动手。

    没有想到他一下就把板砖抢了过去,当时就吓得宝宝啊,我差点没有被吓尿了,我见我的神器到了他的手上,我准备跑来着,但是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只见那一秒电光火石之间,那是来不及反应瞬间。

    我只见,叨缠哥是拿起我的板砖来着,还在笑着说:“你骗谁啊?这是假的吧,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啊,哥我是吓大的。”只见他说完,就想也没想的就把板砖往自己的脑瓜子上就是一板砖,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城里的人都是这么狠的吗?都是练过铁头功的吗?

    不过这叨缠哥可能是真不相信这板砖是真的吧,不然我就不会一直强调说用他来拍我的头了,他以为我是来逗逼的,不过他这次错了,我真的不是来逗逼的,我真的不是捣蛋的,我真的不是小鬼来着,我真的只想要点白糖来着,我不是来恶搞来着。

    我看着叨缠哥倒下的瞬间,我彻底的相信了这板砖能排在神器的行列,一点不是浪得虚名来着,这是有它的杀伤力,和破坏力来着的。叨缠哥临昏前说道:“这是真的板砖来着,为什么是绿色的?”啊的叫了一声就倒下了。

    我也是醇,怎么就不能是绿色的了,我就喜欢绿色的板砖来着,这还不能有不同的审美观了,我觉得这绿色的板砖最配我了,当然如果有金色的我更喜欢金色的来着,哈哈!

    最后我还是出于人道主义给叨缠哥叫了救护车来着,虽然不是我拍的,是他自己拍的,我也是醉了,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头,怎么能对自己下手这么狠来着,真是自古英雄出吊丝啊!

    这事还惊动了记者来着,我就告诉记者朋友说:“也不知道是谁丢的板砖来着,从楼下就飞了上来,就这么一不小心就稳稳的命中了我们的叨缠哥,我们叨缠哥也不知道是得罪什么人来着,还是被别人误伤来着,你说谁这么缺德来着,出手这么狠,非要致别人于死地不可,我告诉大晚上的会对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飞这么一板砖啊,我表示在这个和谐的社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现在的社会太不安全了,我就告诉记者朋友说那人肯定是变态来着,肯定是惯犯来着,你看这板砖还是绿色的,不然的话,肯定是想引起别人的观注来着,不然的话,谁会把板砖弄成绿色来着,就是想告诉大家,他是绿色板砖狂魔来着,在这万圣节里想要一板砖成名来着,他也是没谁了,怎么还我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到火星上去躲躲来着。”

    那个记者朋友也就是这么认识的,他觉得我说得太好了,分析得太好了,而且很有八卦的潜质所以特意给我留下了名片来着,说是以后遇到类似的事件都可以联系他来着。我点了点头,表示我会的,我会联系他的。

    说到他自然大家也会想起这小东北来着,当时的小东北也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这么小就辍学了,就出来闯江湖,这是不是很了不起的样子,当时他还没有这么大个,但是还是比我高的样子。

    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小东北也是出来看热闹来着,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来着,这样我就能有机会找他们要白糖了,都别想躲了,出来的一个都跑不了,哈哈,就是这么帅来着。

    我是直接就挑明了,我抬着头看着我的东北小哥,我是有点怂了,出了这种事后,没有人能不怂的,不是因为我没胆了,被吓破胆了,是他真的比我高来着,是他真的比我壮来着,这是骗不了人的,这就是他的实力来着:“我说,东北小哥,你能不能借我点白糖啊?”

    好不好啊,我用可怜的样子看着他,当然我不是怕他来着,这是战术来着,他们这样的的人一般都是吃软不吃硬来着。所以我当然是来点软的,哈哈,我是不是聪明来着,我觉得我就挺聪明的。

    不过东北小哥那时也是挺狂的,就跟现在的叶良辰一样,他也是对我不服来着,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我,以为我是神精病来着:“他说没有,走走走,就想打发我走的意思!”

    你说说我是什么的脾气,我是刚拍了一个人,我怕谁来着,我是谁也不怕来着,我心想信不信我一板砖拍死你来着,但是我唯一的神器刚刚用掉了,没有了神器的我们就是一个吊丝来着,什么也不是,也不能装碧,也不能飞,更不能见谁不爽就拍谁了,我看了他一眼,就走了,什么也没有说了,我可不想和他打架来着,没有神器的时候,我都是很低调来着,不轻易的出手,要是有神器,我就不一样了,各种装。

    首先,我不是个爱装碧的人,原因是小时候看的书太多熏陶的是理智和实用主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有时候如果不装比低调都会被当做装逼,诸位有没有同感?实用主义永远要以理智作为精神的最后堡垒来抵抗别人的眼光。

    有一天突然悟到更高端的实用其实已经不再限制在一物一事之上,而是在整个整体中把别人的压力变成没有没有压力甚至是动力。。。这就是我收集这些装碧指南的目的了。他们有的互相矛盾,但是看着看着一定会有所悟。

    你沉默了。平静的外表掩饰不住那颗属于装碧的心,我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我走了。

    不过我晚上,我还是没有就这样算了,我怎么能算来着,我找来了红漆来着,我是对着他的大门我就泼来着,而且还写下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八个大字来着,那是把房东气得跟个狗似的,硬是以为这小东北不是什么好人来着,非要让他走来着,还说要赔偿他的损失来着,要不是我苦苦相劝,这小东北就得卷铺盖走人来着。后来,这房东看在我的面子上,看在我为他求情的份上,看在我帅气的份上,就算了,但还是让他把这墙粉刷一下,并保证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我保证说,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了。

    后来小东北见我这个人特别仗义来着,非要跟我交朋友来着,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好的人,非要认我这个哥哥,让我罩着他来着,我看他可怜来着,就这样吧,就答应了!

    所以你看后来,别说是要白糖了,就算是去借酱油什么的,他都想要连瓶给我,就是这么帅,没谁了来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