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继续努力27
    最近怎么了!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时间一天天的过着!感觉很累很累!累得我有点迷茫!难道传说中的人生如梦就是这样??

    在童话世界里,我们没有上到天空的方法,但是如果有一天一颗豆荚,一个疯狂的豆荚以不不可思议的的疯涨到天上。我觉得这也许就是我登上天空的方法吧,也许藤蔓是有,可我没有气力。也许登上天空的方法我们是有的,但是我们能不能登上去就很难说了。

    就像是我们写小说一样,我们的思路是有的,只是我们能不能写出来,我们能不能打出来,我们想不想打出来,真的就很说了,毕竟,我们也是人,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作者,我们打多了也是会累得,不是不会累,我们也会累啊!我就像是你们上帝指使哥哥笔下的魂灵,空洞,无力,被生活推搡着前行。

    你若问我还有什么想法吗?那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想法了,我只是想要安安静静的当一个美丽的作者了。至于,爬上天空的路,太高,太危险了,我就不上去了。我在下面看着你们就好了,我恐高来着。有时候,你们看着自己的点击,有的时候你真的觉得很恶心来着,你都不想去看来着,我觉得这个真的没法看啊!终归的,我从那个状态里进进出出,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完全挣脱了。

    我找寻着一种简单的叙述方式,来从纸上文字间演绎出我挣扎向上的经历。光是回忆就已让人费力,更何况一一讲述。可我人愚笔钝,着实无法轻描淡写几笔将之复原。将来有余力或者可以写上一本回忆录。

    每个作者都想拥有出众的文笔,还有就是什么呢?还有就是想要有一颗坚强的心,一颗能坚持下去的能鼓励自己继续写下去的,那颗勇者的心。而我从来不在意别的作者有什么,我没有什么,别人有的我又得不到,那我就算是很在意也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从来不在意别人有的东西,因为我想去羡慕别人。我还是想要做我自己,做自己就好,走自己的路,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来着。

    因为在我的这一生中,我早就学会了看淡一切,对我的人生的格言就是“看淡一切,关我软事。”你们好,我叫上帝指使,我在这个光鲜亮丽的作者圈里我是怀揣着我的天朝式的作者梦,我是经常受到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的鼓励来着,我在新人作者的位子,一座就是半年,眼看着没有什么软用了,我想我是不是该放下了,在这样下去,怕只怕,新人变旧人,旧人变老人,那时候才知道梦已经破碎,什么都不在了。

    是不是这个时候我们得念首诗什么的,来平和一下自己的失落的心情来着。有的时候我们念诗的话,是最能放松自己的事了,也是最能释放自己的压力的一种方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古代的那些大诗人,都会在痛苦惆怅的时候,作诗一首,就是那种失落的心情难以得到表达,只能借诗句将自己内心的苦闷表达出来,当然你们不会懂的,能懂的只有我一个人。

    所以我真的是没谁了,只能我能体会到这种意境里去,也只有我才是真正的优秀的作者,也是诗人,更是一个优秀的好男人。你们说我们的心里有这么多的心情,有这么多的感情,有这么多的想要表达的东西,我们该如何表达出来,我们只能靠我们的行动,我们的嘴巴,如果都不行的话,那我们只能靠我们的双手了,把它们写下来,把它们表达出来。

    看见没有,也只有我这样的作者,才能够同时用自己的行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双手将我们的内心里面的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了。还有谁!啊!试问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我却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这首诗都很简单,但是却能很全面的反应出我此刻的心情来着,我觉得我这一生就是闲看这浩浩荡荡的网络世界,又岂在乎乎这宠辱富贵啊!知足常乐就好,而我现在写的大多数是我这段时期无聊时信笔写下来的,没有那么多时下流行的华丽的辞藻,矫情的**,情感却炽烈真挚而有分量。

    我第一次诗这些诗时,确实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如果你能进入到诗人所处的这个环境,也就是能进入到这个境界的话,那这首诗读起来就会不一样了,变得非常的深沉与内涵多了。

    那一个个铅字就像细针般扎进了我的心房。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愿意积极向上,就算是接触到了社会的最阴暗面依然如此,那些人或事如同一幅画面般在你的眼前快速的放过。

    而这一幅幅美丽的画面,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不能将他嘴角的微笑拉下来。我好像正好是他的对立面,看到的事越多,背负的就越多,想要忘记却再也摆脱不掉,那些莫名的烦恼丝如同从别人嘴中吐出的口香糖般粘在我的脚上。

    我这一生诸多舛错,身处其中之时如何也不得自知。我大起大落三番五次,但我又后知后觉,直到不惑知天命之年方才认清了一下自己模样。但是我始终记得的,到了某个节点便会跳出来狠狠扇我几下耳光的,便是关于自己的点点滴滴,关于我年少时在大师身上习得的对于知识的坚守。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码字,手指与键盘碰到一起,再也没有了梦的声音,都只是梦破碎的声音。直到所有的梦已破碎才看见我们内心的眼泪和后悔。我是多想再给你机会,多想问你究竟是谁?你是谁?是谁?你谁?

    我想只有他了,还有谁,那不是没谁了,就只能是他了,记得看过上帝指使哥哥写的《上帝指使》后,难以诉说的情绪就如同一块大石般压在我的胸口,仿佛喘不过气来一样,难怪别人都说,上帝指使哥哥,平淡得特别的伤人!而他如同小说中的一个悲剧人物般,似乎生错了年代,三十年前、三十年后,也许才是他的时代吧。

    现在的我走在一条我都不清楚我自己是否愿意走下去的路上,踉跄前行,孑然一身,我也如他般,想要找个能懂我欣赏我理解我的读者陪在我的身边,“繁华尽处,寻一处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晨钟暮鼓,安之若素。”

    而现在的我,会一直努力,等着你,将最好的自己送给你,送给我最珍爱的读者们,送给我关注我一直关心我的人,送给那些一直都相信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的读者们。

    一个“天朝网络世界文学”似乎足够成就自己的文学梦。刚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对码字还很热衷,也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与自己对话,以为我们的梦想就在眼前,以为我们的梦都是可以实现的,以为只要有梦,我们就会变得幸福快乐。

    在梦里梦外我们都期望着我们能够拥有完美又清爽的爱情,我们努力的码字,以为我们能得到我们梦里的一切,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坚信着我们自己,也坚信着这个世界也会有理解我们的人。但是不管我们想法是多么的美好,但是事实总是非常的残酷,我们的现实如是把我们折磨得体无完肤。

    现在我们的梦破了,我们只想别做无谓的挣扎了,现在梦醒了,不管是十年一梦,还是三十年一梦,我们终究有醒来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承认现在,得看清我们的现状,不能一直活在我们的梦里,因为在梦里,我们永远也出不了头的,也是永远也没有个软用的,也有穿越世界四海为家的憧憬。

    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没有人在乎的,不起眼的小作者而已。但是我的体内有男人的狂野和顽强,所以物极必反之时难免显得极其懦弱。也就是在梦破的那一瞬间,我们也是很难承受这个现实的,我们变得极其的脆弱,我们变得非常的无力,我们找不到一点点的撑下去的力量,哪怕一个理由,如果有的话,我们也会抓住的。

    是的,我们就是这样的的作者,看是没有一丁点的软用,但内心确是无比的坚强,无比的强大来着,我常常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们这样的作者,我们无所畏惧,你说什么又能打倒我们,就算是我们再怎么的厉害,但是我们也是必须面对现实的,就算是现实在怎么的残酷,我们的未来再怎么的恶劣,我们也得去面对它。我想这也是一种所谓的成长吧,对我们必须慢慢的成长起来。

    说来也怪,那时认识的人,也都有着不同层次的梦想——所谓梦想就注定与现实有那么一些不着边际又不可消除的距离的。

    一些年过去,才渐渐明白,梦想不是我们拿来使唤的,梦醒是拿来使唤我们的。就算是如果我们也乐意,我们也高兴,我们也愿意受他的使唤,因为我们做的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大家看吧,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我会向你们证明,我做的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都是我心甘情愿的,那样我就话可说了,你们也就无话可说了,谁都无话可说了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