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想家9
    哎呀,这个肩酸,脖子酸,腰也酸啊,这个整个身体都是难受得不得了来着,真讨厌啊!还得自己揉一揉来着。

    大师笑了笑,你这个开场真的很不错啊!你的气势感觉还是有的嘛,只是最近是不是熬夜太多了,这个黑眼圈有点明显来着,皮肤的光泽度也比上次略有下降来着,确实是相当不好来着。

    我笑了笑,表示让大师见笑了,我也就这样,也没有差到哪里去,毕竟年纪不断的增长这个身体素质下降也是可以理解的。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大师说我的命运线那是相当的乱七八糟来着,我也是醉了,这还能和我的小说一样乱七八糟吗?不能吧,我的命运没有这么差吧!关键他还不给我解来着,我也是醉了,我又不是不出钱,我当时说了,只要你给我解,我现在是没有钱来着,但是你解了,我是不是就得有钱来着,我有钱了,我是不是就能付今天的费用了了。

    我槽了,这个一见面哪能看出这么多的不好来着,我可是自信满满的看大师你啊!你怎么这么吓唬人家嘛,人家胆子小,哪禁得起大师这么吓唬来着。所以,只要你能给我化解一下我的乱七八糟的命运的话,以后我有钱了什么都好说嘛,是不是这个道理来着,你以为我还能欠你的这几个小钱来着,我以后有钱了,我还能赖你的账不成,说得我跟什么人似的。所以我说我可以打下欠条,等我日后飞黄腾达了,一定是重重酬谢来着。但是这个大师也是一颗筋来着,也不会变通一下,说什么一定得现在付,一定得当面结清,概不赊账来着。我也是醉了,这个送礼都能赊账来着。

    你个出家人四大都皆空了,怎么就不能赊账来着,怎么就不能给我免费为我出出手什么的,这有什么啊,一天就说做人为乐胜造七级浮屠。真让你们助人为乐的时候,你们又不轻易出手了,我也是醉了,还不是看不起你兄弟我有一天会东山再起来着,你们真的也是没谁了,是不是觉得你兄弟我不行了,不愿意出这个手来着,还是怕我会赖账来着,我是这样的人吗?好吧,我真的是的。你办得一点毛病都没有,我从一开始就没想拿出一毛钱来着,我只是闲来无聊,正好路过宝地,上来坐坐罢了,混口茶喝的,我就这个追求了。

    这不是在逗我吗?想想,我照了照我的镜子来着,看了看自己的模样来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真的很没有精神来着,而且还很冷的样子,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想还是算了吧,我还是舍不得出这一百块钱来着。

    反正我走的时候,我弱弱的听到有人在我的后面说我:这么大老远跑过来,让人给他免费算命,一百块钱也舍不得出来着,这活该一辈子受穷来着,活该一辈子单身来着,活该一辈子倒霉来着。我反正是打了不少的喷嚏来着,我敢肯定有人在我背后说我来着,是谁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一定有人来着。

    出来的是时候,看着外面有一种花,感觉很漂亮的样子,就随便的问了一下,这是什么花来着。听说这个好像叫做冬牡丹的样子,听着是不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来着。牡丹本来就很漂亮了,再加上是冬牡丹,这是不是说明这个花很牛碧的样子,感觉是不怕冷的样子。这个冷都不怕的花,我也是醉了,还真的有啊!不像我来着,我就挺怕冷的。

    大家知道这个冬牡丹的花语是什么吗?我查了一下,其中之一是壮丽来着,再一听是不是更牛碧了,果然是很好的概括了这个姿态来着,看上去是挺壮丽的,比别的花看上去壮丽多了,比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也壮丽多了,听了大师的话我是有点萎靡不振了。不像是这个小小的花朵来着,能展示给大家自己的壮丽来着,它所展现出的大气与美丽真的是比我们人都强多了,这种精神比我们人都强多了,这种姿态真的是比我们都强多了,我觉得自己是没法和这个弱小的植物比了。

    唯一不喜欢的就是这花开得这么艳丽来着,这就预示着今年将会迎来严冬来着,这已经够冷了,早就是没法混了,还要迎来更冷的天气,这真的是让我的生活平白的蒙上了一层阴影来着,这是不是告诉我说我的生活将会雪上加霜来着,唉,有的时候就是不能多看,看多了知道多了,也是挺另人头疼的,这都是让人怎么活了,怎么混了,怎么写下去了。

    好久没有出门来走走了,这没事出门走走也是挺不错的,至少这个心情看着不错来着。看着有的人背了大包小包的,看着像是出来远行的人。真的很羡慕来着,第一次知道露营这个事情,是在三.毛的《寂.地》。这篇文章把露营的晚上写得十分可怕,尤其是对脸狺的描写,简直就是个恐怖片,导致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认为神经病才去露营。十分不幸的是,四月的某一天,我禁不住忽悠,当了一回神经病。

    四月的某天,被眼镜帝和成就哥忽悠,跟着去我们嘛嘛村露营。本以为是很轻松的一次春游,毕竟这是自己的地盘来着,但是我也就熟悉我们村方圆几公里的地方,要是进了深山里,我真的没有我的老汉玩得开来着,这个我也迷路啊!好在我们的准备得还是挺好的,至少我们做好了过夜的打算来着,这算不算是准备充分啊!哎,我真的不适合走山路来着,毕竟我真的没有这个精神来着,我们是同里的孩子,从小就在山里玩大了,你让我再回去玩的话,那真的是要我们的老命来着,我反正是这么想的。

    却让我筋疲力尽,足足调整了一周才找回元神。原计划两天的行程,在强驴的催促下,我们只花了大半天时间就走完了。这么高强度的行走,再加上又是第一次负重登山,我显得十分地悲情和苦逼。幸好,一个队友在登顶的路上中暑了,哈哈,我就说嘛,你们城市里的孩子,就喜欢装碧来着,就是不中用吧!一开始还是信誓旦旦说要征服我们的嘛嘛村的大山来着,没有想到吧!

    小镇四面都是山,但又各有千秋,左边是一片红色的砂砾岩壁,切糕一样整整齐齐,寸草不生;而右边的山峰却嶙峋嵯峨,郁郁葱葱。站在山顶俯瞰,镇上的建筑在群山的怀抱中起起落落,就像一座盆景里的雕刻。我们的小镇就处于这座盆景中最显眼的位置。你们说的一个古老的镇上一定有着自己的属于自己的市庙来着,我们的镇上也有这样的古老的市庙来着,那是依山而建,红顶白墙的转经廊和僧舍簇拥着金碧辉煌的经堂,炊烟袅袅,比起开发得急功近利的小镇本身,我们的小镇并没有这么多的现代的东西来着,还是保持着一份自己的古朴来着。

    僧舍是藏式建筑中最让我感到不解的,为什么是我们的像是别人的风格,为什么就不是我们的风格真是真正的正宗的,传统的风格来着。一路走来,我们见到了许许多多的藏式民居和寺庙,除了帐篷,几乎所有的藏式建筑都呈梯形状,下大上小,蓝天白云下颇有顶天立地之感。和民居、寺庙比起来,僧舍倒十分低调,无论是在嘛嘛寺、嘛宇寺,还是在上帝指使寺、人气寺,或者是这里的嘛神寺,所有的僧舍都是清一色红顶白墙的藏式小木屋,大门矮得来要俯下身子才能进去,它们众星拱月般烘托着经堂,经堂屋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更显得巍峨无比。

    而我们的嘛嘛村更像一个沉静而又质朴的村庄,一直静静的慢慢地成长着,一直静静看着我们这些路人吧,我们也是静静地来到这里,静静地看着我们的小村庄来着。这种微秒的关系也许只有我们这个叫做嘛嘛村的地方才有的吧,别的地方估计都没有这种静静来着,所以你们要是想静静了,我们的嘛嘛村一定是全世界唯一的独特的存在吧!

    正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妹打来电话,我都说了,但凡这人想起我,一定是生活出了问题,需要我的帮助还是什么需要我给予支持的。果然是生活比小说精彩啊,这次电话会谈是这个月里唯一让我乐不可支的事情。就是她找我有事来着,但是被我一句话回了,我说我在山里忙着呢?让她不要打扰我来着,那时候我也是很装碧的,年轻的时候我都不怕我妹来着,但是年纪长了也许是装不起来了,就越来越怕我妹来着,也不敢在装了,毕竟我也就只有我这个妹妹来着。

    走了半天就不适应了,就被我们的大山给打败了,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们什么来着,我们走了半天这还是刚刚走步来着,你们要再走一天的样子,才能看到真正的景色来着,那里面是什么都有来着,我跟你们讲,我们这个村还有靠打猎为生的猎人来着,但是,没有特别的必要的话,我是不会麻烦他的,毕竟,你们懂的,这个带路,你们也懂的,这得花不少钱来着,这个真正的猎人带的路,那就不一样了,就看你们能出得起多少钱了。

    我们这里的猎人把带路分为高、中、低三档来着,我都只玩过中档,我都没有高档的,那据说是看的都是不一般的风景,体会的都不是一样的丛林人生,寻找的也是不一样的刺激来着,找到的也是不一样的体验来着,反正挺贵的,不是这个一般的人就算是你再有钱,也体会不到,毕竟你知道的,我还是有面子的,我还是能得到高档体验的,但是只是我舍不得花这个钱来着,要是有老板的话,老板出的话,那我也可以考虑、考虑来着,但是如果是和我的朋友一起来的话,那是公摊的话,那就算了吧,能不花钱就不花钱来着,我自己带路来着。

    虽然我也有几次把朋友带迷路的经验来着,但是这不影响我是一个好的向导来着,毕竟,只要不是太深入的话,我不是搞得定的,这有多大点事啊!没有,有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在,都是没事的,你们放心吧,好在这次,我们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计划,毕竟好久没有出来了,我真怕迷路来着,哈哈,安全返回这是最好的结果来着,直接回村来着,这不能怪我吧,我是出来的,我是大大方方的出来了,只是你们无福享受这个美景罢了,这不能怪我来着。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还是我们大天朝的嘛嘛村的营地就是好啊,我们有一片是是规范出来给这个入门的旅游者露营的地方来着,这也算是我们一处风景秀丽的大山上,也是能看到日出,美景什么的,至少也是满足了不少人的露营的梦吧。还有就是我们这里是我们的村的旅游工程来着,这个每天都安排得有人上山捡垃圾,再有就是现在的城市人的素质也相对的提高了很多来着,所以这个垃圾也是统一堆放的,也是为了方便清理来着。

    是的,这要是环境不好的话,你说谁还会来啊,别人来一次就臭名昭著了,以后怎么还会有人来着,自然是不会有人来着,所以这个环境保护真的很重要来,我们这里是的农民是不会农药,不用化肥,不用高科技的东西的,都是纯手工来着,所以我爸还会梦见我在院子里玩泥巴就是这么道理,就是觉得有一天我会子承父业吧,和你们城市里的大家族是一样样的,就是这么牛碧来着,既规范又卫生,我们欢天喜地地开始卸装扎营。

    记得那次是四月中旬的傍晚还是很凉爽的,我们的帐篷就扎在山顶上,山风阵阵,树木声声,高参上天的大树的顶端在白云环绕中若隐若现,远远望去,就像是那洋气的嘛嘛山之小富士山。待得一切都安顿好,吃了饭,大家便围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牛碧吧,我们大天朝的人都喜欢喝茶来着,这是走到哪我们都有茶亭来着,当然我们这里虽说是对外开放,但是怕人多了,影响心情与乐趣来着,我们这个露营场所也是要预约的,一天能上来的也就是十来个人,这是相当的高档来着,我常常这么吹嘘来着,毕竟是谁家的地盘来着,谁不使劲吹啊,何况你哥我是专业的,那更是得吹力的吹,努力的吹,拼命的吹来着,倒也十分闲适。

    奇怪的是,太阳落山之后,凉爽的风也跟着一起消失了,即使在山顶,也觉得十分闷热。可能是我们这一行大老爷们吧,我们是一群老爷们,一个个也没有什么搭配来着,太单色调了,所以总是觉得不好玩来着,再说了这是在山外面,不是深入到这个山里面来着,确实是挺遗憾的,觉得没有这种我们想要的人烟罕至,荒无一人,与世隔绝的感觉来着,再加上我们的中的有一个人中暑了,我们是一起来的,难免会多多少少影响我们的心情来着。

    远处还是一片漆黑来着,还好也算是看不见村子,看不到人烟来着,要不然那更得让这些人失望来着。毕竟,我们就是想要逃离这个城市的喧嚣才出来的,要是露营还能看得到这个人家的话,那真的是多得让人失望透顶来着。我笑了笑说道,我跟你讲,我这么跟你们说吧,现在要是有一个妹子的话,你要是想对她做点什么,她在这里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她的,毕竟听都听不到,谁会来救她啊,哈哈。你们懂的这个一群大老爷们没事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就是讲一点黄段子来让我们自己开心一下,来调节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来着。

    哎,说真的,好久没有在我们嘛嘛村呆了,我也是忘记了这份宁静来着,我一直喜欢的宁静原来是如此的真实来着。原来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只是我没有体会得到吧,在黑蓝黑蓝的天幕下,虽仍然躲在云里,但看起来远远没有白天那么优美,我突然想到《鬼.吹灯》里yunnan献王墓的那座山,一下子觉得阴森可怖起来。我吧,有个坏毛病,就是在陌生的地方,一到晚上,特别喜欢讲鬼故事。可惜没有一个女人,也发挥不出我的水平来着,我总不可能对着一群男人讲鬼故事,要是哪个朋友晚上害怕了,要我陪他的话,那我的损失那不是就太大了,当然前提是我没有这个嗜好来着,哈哈。

    更倒霉的是,往往还没把大多数的人吓到,自己首先就吓了个半死。你说你不讲吧,还是会有人讲的,毕竟我们这一行人来着,都是有吹牛的这个技能来着,这个讲个鬼故事来着,这还不是手到擒来,张口就来啊!当然,这天晚上也不例外。他们是讲了两个故事,我便浑身汗毛倒竖,屁滚尿流地钻进了自己的帐篷。帐篷外的火光星星点点,间或传来他们压得低低的说话声,我觉得十分地安全,很快便沉沉睡去。

    帐篷里很闷,又硬,我睡得并不安稳。迷迷糊糊中,听见头顶放包的地方一阵窸窸窣窣,白天看见的那条翠绿翠绿的竹叶青,闪电般地在脑袋里滑过,瞌睡一下子无影无踪。要知道,我这一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蛇和鬼。妈呀,我猛地睁开眼睛,屏住呼吸继续听。似乎感觉到人已经醒过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我睁眼的那一刻,也突然消失了,四周静悄悄的,漆黑一片,偶尔有丛林中有微弱的灯光,白惨惨的,像一双眼睛,一眨一眨。但是,后来被我的朋友说了,这哪里有人啊,这个荒山野岭的,怕是连个鬼都没有,哪里有人啊,还看着你,你想多了吧。好吧,是我想多了,我说还不是搞搞气氛来着,怕你们无聊了,找点话题嘛,其实我不害怕来着,我真的不害怕哟!

    妈的,话是这么说,但是好久没有出来了,再加上我们的嘛嘛村的传说我是听得太多了,这个他们也没有听过我们这里的传说来着,不害怕是自然的,但是我不一样,我是听过我们的村子的传说过的,所以我对我们的嘛嘛村不说是十分了解,还是相当的了解来着。我是越想越不对劲来着,我是越想越害怕来着,我是越听越觉得恐怖来着,在黑暗里在这个帐篷里我更加害怕,却又不敢乱动,只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装死人。

    隔不多久,窸窸窣窣又开始了。“什么声音?”幸亏眼镜帝也醒过来了,警觉在我的帐篷外面悄声问,舌头有点不听使唤。“会不会是贼?”我不自然地吞了一下口水,不敢说是蛇,更不敢说是鬼。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俩都怕得要死,却又不敢起来看个究竟,只能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大气也不敢出。就在我俩惊恐万分的时候,终于,从对面帐篷里射出一道手电的光来,有个勇士大喝一声:“谁?谁在和我开玩笑来着,你别让我逮住,让我捉住你看我整不死你!”

    我俩腾地一下翻身坐起,面面相觑,却仍然不敢拉开帐篷,废话我还不是怕坏人从外面进来来着,这个眼镜帝想进来,我也没有答应来着。他一边想拉开我的帐篷来着,我是一在里面往上提想关起来,你说眼镜帝怎么拉得开啊,我也是醉了,这是本能好不好来着。一个大男人的,你半夜害怕你跑过来拉别的男人的拉链来着,你安的什么心啊,我是说什么也不能让我的眼镜帝得逞了,反正我觉得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来着,肯定是不安好心来着,所以我是打死也不能让他进来啊!成就似乎松了一口气,轰着:“原来是野狗!”

    我和眼镜帝这才胆子一下子大起来,舌头也听使唤了:“这声音闹了好久了!”一边说着,眼镜帝一边拉开帐篷的一侧,随即“啊”的一声怪叫,缩回头来,手忙脚乱地回到自己的帐篷来着也是拉上拉链:“就在我们的帐篷外!好大!”第二天早上,我们蓬着头从帐篷里爬出来,山风阵阵里看对面的风景,依然白云缭绕,又是风清云朗的一天。

    前两天,成就哥又邀约露营,我只能在电话这头打着哈哈,惊慌又迅速地说:“祝你们愉快!祝你们幸福!我操了你都结婚了,你还去露营来着,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带家人去的,我就不去了,我一个人我去凑什么热闹啊!”想想,我也是醉了。

    我说:对,是得回来面对现实社会。但是这次旅行,能带给你的改变太多太多,从世界观到行为方式,懂得了坚韧,承担,取舍。其实只要努力就不要害怕结果,其实我们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只是我们没有体会到来着,只是与我们的目标有一定的差距罢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