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想家10
    有的人说来这里的作者都是实力派来着,哈哈,我笑了。再也没有了我以前的那种快乐来着,我以前要是想要做一件事,一定会充满了激情去做,现在不行了,再也没有了这个激情来着,只是没有人陪我来着,要是有一个人陪我来着,我到是可以随时奉陪来着。哈哈,好怀念过去的时光来着,以前我做什么来着,都是有人陪着我来着,现在只是没有了这个人,也没有了这个兴致了。

    真让人怀念啊,你们那时候都还年幼来着,现在都长大了,都有自己的玩伴了,就我没有了,这是不是最大的讽刺来着,真的是我的人生,就是一个最大的讽刺来着,有的时候觉得真的不知道这些年来,我是怎么撑过来的,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是怎么一个人走过来的,真的这一路走过来,那叫不容易啊!对吧,你们是不是也是这么觉得我不容易来着,我至少是这么觉得的。

    我常说的是,我们的可替代性都太强了,没有什么事情是非你不可的。朋友要申请忙于写简历来着,这不是又下岗了,我们只想找个一个稳定的工作来着,但是现在的公司都不太稳定来着,这也不能怪我们来着。所以,前几天他问我,你觉得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事实上这个问题面试的时候也是经常被问到的,估计大家的答案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

    那么,我真正的优点又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更准确的是,即使真的能够找到一项技能或者特质被我当成优点的话,很大的可能是下一秒我就又发现在这点上比我更强悍的人,那这个还算是我的优点么。我们能够真正找到强过这世上至少70的人的东西么。我真的不知道。后来,想想不对啊,是你面试也不是面试来着,你问我优点是什么干什么来着,我要怎么说来着,我是该怎么说来着。

    你们知道的我不是没有优点来着,我是优点太多了,你真的要问我的话来着,我要怎么说来着。但是,你突然无头无脑地问我来着,我当然是搞不明白来着,我一下子就被问蒙了。我一时真的还想不出来我有什么优点来着,这就优点太多了,也不知道说啥了!我槽了,你要是问我有什么缺点来着的话,那你要是能问蒙我来着,我就跟你姓了,那我还不是信手拈来吗?我是说都说不完来着,那我一定得如长江之水天上来,那必须是滔滔不绝啊!

    我估计那得三天三夜,我都是说不完来着,那是必须的,不像是这个优点来着,我的优点那是太难找了,这个我是知道的,你们不知道我是必须很知道来着,说真的,我的优点还不是一般人能发现的,我要是优点明显一点的话,估计早就成大神了,就是优点不好找,太难找了,所以难免没有办法让自己变得光彩夺目来着,难免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难免还会挨骂来着,不过慢慢地就习惯了,哈哈,我的适应能力是不是很强来着。

    要有放弃的勇气。科学研究表明,一件事情只要坚持21天就能成为习惯来着,听完这句话来着,我笑了,如果这个研究是真的,那一件事要是真的坚持了半年的话,那要怎么解来着,是不是就入迷了,我就槽了,只能这么解来着,还能怎么解来着,只能是这么解来着,然后我告诉你们说这是你们上帝指使哥哥研究出来的,这是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用了半年才研究出来的,牛碧吧,是不是特别的厉害来着,我只想问还有谁,有这种科研的精神来着。

    所以有些所谓感情不过就是习惯,仔细想想你是否真的想要依存惯性.生活,如果不是,果断放手。因为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些人跟一些人是合不来的,没有必要虚伪的硬要有友无类。就我个人而言,知道的人都会知道的,双鱼跟摩羯,say.no;双鱼跟天蝎,say.no;双鱼跟射手,that’sit.反正就是no、no、no,好吧,我又在这里默默地装碧,你们就在这里也就默默地看吧!哈哈!

    成就哥说:“任何你碰到的结果,其实都是你所期待的,只不过你忘了你最根本的期待。换句话说,如果你的希望和你的手段是朝一个角度的,没有办不成的事。”

    好吧,我是什么事也办不成,你不觉得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其实啊,我真的觉得啊,这真的是咋就这么难啊,我也是朝着一个方向努力来着,我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走着走着就走偏了,你说我是容易吗?你要我是咋办来着,我也不容易啊,你们知道的我这个人一直是一个人来着,所以这个也不是被别人带偏的,还是我自己走偏的,这就不容易了,自己都能一个人走偏这么远来着,我只想问:还有谁?

    这个社会固然有错,自己改变不了大环境,就从自身努力做起。很多时候只是惰性驱使而已,还不是因为我们太懒惰了,还不是因为我们不努力来着,还不是因为我们总是不能够努力的做,只是嘴上说说来着,而不是付出行动来着。大半夜的果断被戳中泪点了,真的是伤不起来着。

    有的时候不是我自己消极来着,是这个社会让我们最后无奈了,是这个浩浩荡荡的网络让我们伤心了,是这个我们理解不到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让我们无语来着。消极的观点,也不是不好来着,这是每个人处事的方法不同来着,有的人喜欢对待任何事都是积极的态度,但是有的人喜欢看待任何事都是消极的态度。不管我们是什么态度来着,只要我们最终的结果是好的,那你们凭什么觉得我们的观念不对呢?毕竟我们的本身的态度并没有错来着。

    其实普通有什么不好,接地气,脚踏实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什么人就做什么的事,什么样的作者就写什么样的故事,其实我们写的并没有错,我们作者也没有错,我们的读者更是不会错。错的只是你们在错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我来着,这才是最大的错误来着,其它的都没有什么错来着。有的时候亲朋好友围绕身边,经营好自己的小世界,人生本就是苦有时甜有时欢乐有时悲伤来着,算起来我们得到的快乐不比那些电视上播的报纸头条写的不普通人少。

    其实,特别满足现在的生活,虽然很普通,打字的小桌子也好,远离市区的一张床也好,自己觉得满足就好。这都没有什么,只要自己的生活方便,不受什么影响来着,以自己的方式去生活来着,不是高富帅的人生就一定是幸福的人生。

    这个话说的好教条,哈哈,其实嘛一点软用没有来着,这个漂亮的话谁都会说,但是说出来又有什么软用呢?也不能涨一两个真实的读者来着,只有一帮奇怪的人来着,这是最让我郁闷的。不过,如果可以再选一次,还是想过现在的生活,遇到现在的人,发生同样的事情,写着同样的故事来着,别人的故事我写不出来,我也不想写来着,我只是写着自己的故事,我有错吗?如果有错,那也是我的错,你们并没有错来着。

    有一些不能决定的因素,构成差距的本源,弱者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要咬紧牙关努力向前,其实是先前资源的不对等,那些先天具有独特资本的人自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的优势,而极少资源的我们要做的也是努力利用自己能够利用的东西来追求自己的生活,无所谓好与坏,每个人都是微小的个体,对一些事情淡然笑之,对一些人淡然处之。

    一个晴朗的星期天,妈妈建议:“咱们来一次大扫除,各位意下如何?”我高声喊道:“耶——万岁!万岁!”爸爸也连连点头。妈妈毛遂自荐当“卫生司令”。她还宣布:爸爸是“卫生部长”,我却领了个“听令小兵”的差使。不过,这也不错,不管怎么说,妈妈总算答应让我参加了。

    我们首先从擦沙发、擦玻璃开始干。我和妈妈各拿了块抹布,一人抱着一个沙发擦了起来。这位“卫生司令”不时地给我输入擦沙发要领的信号。我为了下次能再参加此项活动,就一切遵命,丝毫不敢怠慢。她呢,干得的确很认真,很到位。她一边给我讲要领,一边演示着,动作娴熟得很呢!爸爸更是辛苦,他包揽了大扫除中最坚巨的任务——擦玻璃。他一个人爬上又爬下,又是擦又是洗的,干了不多会儿,就大汗淋漓了。我这个“大孝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赶紧帮他洗抹布,也许爸爸看我很懂事,心里特别高兴,所以他边干边哼起了自己平时最喜欢唱的那首曲子——《男子汉歌》

    下来,我们该清理鱼缸了。这回“卫生部长”喧宾夺主,抢着分了工:他负责淘出沙子里的废物;我负责把水抽出来;“卫生司令“则负责换上新水,兼顾美化缸底。之后我们就七手八脚地干了起来。经过二十几分钟的紧张忙碌,鱼缸变得干干净净了,鱼儿在新鲜的环境中快活地游来游去,有的不时吹几个小泡泡,好像在放礼花庆祝换新环境了!还有的偶尔跃出水面翻个跟斗,好像在表演“空中翻飞”的本领,向辛勤为它们服务的清洁工致谢呢!

    最后,我们该拖地、扫地了。“卫生司令”学着指挥官的样子命令我和“卫生部长”先拿扫把把地扫一遍,她再拖。我家的地板那时还没换成防滑的,这一拖啊,可真象是擦了油一样,滑得吱溜溜的,你看那位领官衔时神气十足的“卫生部长”,想从刚拖过的地板经过,谁知刚走了一步,就打起了“醉拳”。他那副像是在学“脑白金”广告跳舞的样子,逗得我们娘俩笑得肚子都疼了!

    伴随着我们的笑声时间悄然而逝。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劳动,我们终于能静下来享受劳动成果了。看着明亮的客厅、游得快活的小鱼和挂满水珠的花朵,我们全家人的脸上都推满了笑。

    亲爱的父母,你们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们吗?一路走来,一路问候。每一张笑靥,记载着每一个共同度过的日子。天儿高,云儿淡,风儿轻,把鲜花写在脸上,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很美?想起你,想起你们,我很温暖,很温暖。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