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低谷1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总是觉得这时间一天比一天过得快,总是会有无尽的感慨来着,总是为了这个匆匆而逝的过去成分的惋惜,就像高中我们的上帝指使老师写的诗:“时间就像踩在青苔上,不住地往下滑啊滑。”当时全班同学埋头偷笑,觉得他真矫情啊。没想到,终于有一天,我也在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了,也是我的作品茁壮成长的一年,这一年里有太多的苦与累,有太多的辛酸,有太多的故事了。感觉就像是一本写也写不完的小说来着,让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你看,转眼间,新年就要来了。

    去年,想来应该是自己心性成长的一年。无论是家庭也好,工作也好,写作也好,还是最一般的对人处事也好,自认为都有了很大的成长,虽然没有成绩,但是还是努力地去做了,这也就是我最大的成绩,就是我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坚持着。虽然去年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们大天朝的年还没有过,就不算是新年来关上,我还是等着我的新年来着。我还是一样会有很多的期待来着,虽然这种期待不再是红包了,而是别的快乐的东西来着,总的来说这一年过得还是很幸福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挺不过去的痛苦来着。

    时间的离开,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也没有来得记住许多的人与事,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一下我们的身边的人,时间就过去了。但是还是有一些不舍来着,这就是我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做,我还要努力地去做很多的事情。当然有的时候也还是会想不通,幸亏不会郁结于心,一直纠缠其中。我所经历的这一切,无一不在帮助我学会怎样爱自己,然后好好地爱这个世界,爱别人以及被爱。

    我一直都是一个有个性的作者,我觉得:一个人的职业,一个人的风格,一个人的看法不应该因为任何无关的人做任何改变。没有这个必要来着,我们没有必要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做出改变来着,这会让我们显得特别的失败来着。是的我们几乎每一个人都不可能避免的就是我们都有着自己的缺点来着,有缺点没关系,如果可以改正就改正;实在改不了,就尽量把带来的负效应降到最低。

    我妈来的这个月,几乎每天要和老汉儿至少打一次电话,内容都差不多。

    第一周:我妈妈问我说:“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老实的回答了我的妈妈的问题:“我今天吃的馒头。安逸得很。”

    我妈妈回了一句:“哦。”

    第二周:我妈妈问我说:“那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告诉她说:“我今天吃的馒头。安逸得很。”

    第三周:我妈妈问我说:“那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告诉她说:“我今天吃的馒头。安逸得很。”

    怎么又是这个馒头“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说“我吃的是馒头啊!”

    我妈妈有点心疼我说“你莫老是吃馒头,你可以吃点别的嘛。”

    我想要问:“那不吃馒头还有啥子?”只是我不好意思问了毕竟,这个也不好意思问了。

    第四周:我妈妈是继续问我,我也是佩服她老人家的勇气来着,我以为她随便问一下,就不会再问了,没有想到这个坚持来着,我也是醉了,她问我“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告诉我的妈妈说:“我吃的是馒头啊!安逸得很。我的妈呀!”

    我妈妈告诉我说:“你莫老是吃馒头。”

    我不耐烦说道:“还有啥子?”

    我妈妈说“你还是吃哈花卷的,这个也不错来着。”

    我倒...

    第五周:我妈妈自然是还是打了电话过来“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想了想,告诉我的妈妈说“早上吃的馒头,中午吃的花卷,晚上吃的发糕。安逸得很。”

    我妈妈这才稍微安心一点来着。

    第六周:我妈妈是不厌其烦的打了电话过来“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想了想,告诉我的妈妈说“早上吃的花卷,中午吃的馒头,晚上吃的发糕。安逸得很,就是胃有点冒酸。”

    我妈妈告诉我说,你是胃酸来着,你老娘我是心酸来着,你能不能吃点好的啊!

    我答应我的妈妈说我会吃点好的。

    第七周:我妈妈是坚持给我打了一周的电话过来“你今天吃的啥子?”

    我想了想,告诉我的妈妈说“早上吃的包子,中午吃的包子,晚上吃的包子。安逸得很,胃也不酸了,也不总是犯饿了...”

    我妈急了,闹着要过来了。我只好依她来着,反正我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会来的,这个我知道我的妈妈性格来着,这个没得说,说到了就一定会做到的:“然后我妈就来了。”

    我妈是告诉我说来得急来着,也不没有带什么来着,就带了点泡菜来着,还有点馒头来着,并我说:“我们村里做的馒头吃了不会胃酸来着,这个城市里的馒头是不是碱放多了,怎么会胃酸呢?但是我保证我们村的馒头,绝对不会胃酸来着,因为她吃了几十年了,也没有胃酸来着,这就是我们城市里的馒头与我们的嘛嘛村的馒头的区别啊!这区别我也是醉了,这可真大啊!”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看着我的妈妈这么的关心我,我真的好高兴啊!我真的好开心啊!我十分的开心快乐来着,我只好是哈哈哈哈地。我心想有了我妈带来的这一大袋的馒头来着,我想我以后我的胃也不酸了,腰也不疼了,一口气上七楼,也不喘了,干活也有力气了,老板也会开心了。妈妈看了喜欢,女孩看了我也喜欢,我自己看了也喜欢来着,因为不要钱来着,不吃白不吃,哈哈!

    又过了几天来着我的妈妈问我:“你的胃子好些没得?”

    自从有了我妈给我的馒头,我是不花钱了,我当然是很开心哟:“哈哈哈哈,我没得事啊。嘛嘛村的馒头真的好吃惨了,安逸得很,我都不够吃了,我每天都只吃6、7个样子。爽啊!”

    妈回家之后,我妈每天都很得瑟。

    我妈对我老汉说:“看见没有自从我把这个馒头送去,这个娃又活过来了,对不对?”

    老汉见我妈这么炫耀来着,有点抗议道,我老汉表示“没有,没看见。”

    我妈妈自豪的告诉我的老汉说:“怎么可能没有来着,不信你打个电话问问来着,看看有没有,这个肯定有,这个必须有,这个绝对有?”

    我老汉不想承认,但是又不肯打电话的样子,只能被迫说:“就算有吧。”

    我妈妈说:“你怎么能不说真话呢?这是肯定的,你不承认都不行!”

    ...

    很有意思,妈妈离开的那天请我吃饭,地点竟然就是我第一次请她吃饭的地方。等我们到了那里,这种熟悉的感觉,这种记忆的感觉,这种回忆的感觉,感觉自己的心里暖暖的,一股股的感动涌上心头啊!真的这没有比回到旧地,旧地重游更让人感动了,更何况是物是人也不非,还是这几人个,只是隔了好久,好久,久得自己也记不起来了。突然注意到这一点,一下子觉得很感慨。更巧的是,这次她请我吃饭那天,就是我的小说写了半年的那天,所以那天我真的有太多的感动,我真的哭了。

    记下来,没别的意思,只是很感慨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已经能够很淡定地面对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母了,自己的感情了,我一直以为我面对这些的时候,我可以不哭来着。但是我还是哭了,我有的时候觉得我多愁善感的性格不太男人,但是这个也是改不了的事来着,我总是会有太多的感情,总是会有太多的感动,总是会被很多的人感动来着。而我就是这样的泪点很低的人,可是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仍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也许,这样才知道当时我的任性是多么地伤害另外一个人。

    有的时候我说我在吃馒头来着,我这是在开玩笑来着,但是我的妈妈总是会当真来着。我真的是很感动来着,也许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人听了我的话,能当真的没有几个来着,但是我的妈妈一定是其中一个来着,估计也是唯一一个。从小到大我说的话,我妈妈基本是无条件的相信我来着,这让我从小到大,总是会很娇情来着,总是会在我的妈妈的面前撒娇来着,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反正我在她的面前一直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谁叫我就是不成熟啊!总是让她们操心啊,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挺混蛋的,你们觉得呢?我是不是特混蛋来着。是吧..

    正如我总相信,如果两个人的缘分未竟,总有一天会再不期然遇到的。你看,有一天我就在地铁上遇到了一个大学的同学,多少年没有联系,还能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地铁上遇到。奇妙吧?十年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快得这样偶然的遇见倒不知说什么,其实也是因为我本来就和她不对路。留了电话号码,心里都清楚,谁都不会联系谁,以后的人生仍然跟对方毫无关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