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一代 上
    有的人醉酒,有的人醉烟,有的人醉花天酒地。可惜,我不能喝酒,烟也不能让我放松,但是,我醉写作,我是一写我就想吐来着,我是一写我就醉了,我是一写我就想吐来着,我是一写我就头晕目眩来着,我是一写我就难受不已来着,我是一写我就就不知道怎么才能继续写下去了,我想我是醉了,我真的醉这个写作了。

    我多半是要醉了,我该怎么办啊,有没有人来扶我啊!有没有人来喂我喝一杯这个红糖水啊,有没有知道我在这里醉着,有没有人会来关心我啊,我真的醉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啊!是不是,我也只能是自己一个人撑下去,努力的直到自己的醒来,然后再继续码字来着,这就是我的唯一的办法吧!

    以前就在我安心醉游戏的时候,下班坐上了同事老爸的车,吹着平时不曾有的风,那种感觉,曾经的,似乎又想把我从平静的生活中推出去。

    但是,我还是喜欢醉游戏,现在我是醉这个写作来着,看来我做什么事都不行,我都会醉的,而且是一醉我就没有干劲了,就得是停下来,这就是我的醉吧,永远是没有人会体会的我的醉意来着,如果说有的人在醉的时候打出这个醉拳的话,我想我也要醉的时候玩出自己的醉游戏,我也要通过这份醉间悟出我的醉写作来着。

    有的是青春,多的是时间,没什么不能浪费的,我们是最牛的一代,最寂寞的一代,被时代遗忘的一代,没指望的一代。

    活在这个世界我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了,谁又会在乎我们的死活。我们的世界已经被瓦解,可怜我没有你在我的世界出现,其实我一直在,只是你没有看见罢了。

    万事开头难,那开完头了呢?岂不是更难!我用前半生去开头,结果却迷失走下去的路。

    三四十岁的我们的大天朝人被称为“上帝指使一代”。他们曾是“挂着钥匙的孩子,只是有的人挂的金的,有的挂的银的,有的人挂的是铁的,只是我都不是来着,我挂的是木头的,只能是用来玩的,没有实际的软用来着”,现在,他们在“血拼(shopping)”的购物快感中,在麻木的生活中,在无聊的码字中治愈着失落地灵魂。

    国际最大的村报我们的嘛嘛村的先锋导报文章“他们无法做出决断,他们宁愿在喜马拉雅山远足也不愿意在大公司步步高升,他们是宁愿是一个人玩也不要和别人玩来着,他们宁愿是静静地码着自己的作品,也不要写一种叫做商业的小说,他们宁愿是玩很久的游戏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他们宁愿是自己玩着自己的单机游戏,也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玩这个网络游戏,是的他们就是孤独的群体,就是独自存在的群体,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独生子女吧,一种时代的大悲剧吧,我们的大天朝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的大悲剧,这比这个莎士比亚,比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还要悲剧的人物来着。

    他们中鲜有英雄,没有颂歌,也没有自己的风格,也没有自己的代表人物,也没有杰出的企业家,也没有成功的什么经典案例,我们现在已知的所有的闻名世界的人物,都不是他们这一代的,难道说只能是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了吗?只能是他一个人能打破这个魔咒了吗?你们听起来别不爽来着,这个是事实来着,这个也是必须的,如果我们的上帝指使不起来,还有谁,还有谁敢说,还有谁为我们这一代发声,还有谁能为我们这一代人鸣不平,还有人吗?你们能行吗?

    你们都照顾好自己就行,你们不要管别人,你们自己写好自己的作品就行了,你们不敢说来着,你们不敢写来着,就让我来,就让我来写来着,我想问你们,谁了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还有谁有这种的魄力来着,还有谁能有这种强大的抗压力,我想说你们凭什么说我们这一代不行,你们凭什么我们这一代不努力,你们凭什么拿着我们的资源然后对我们说三道四的,你们凭什么?

    他们追求娱乐,但是其兴趣仅仅局限于电视节目、网络世界中,是的我们只是沉迷在这个电视节目、网络世界中,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追求来着,我们能写出后人再也无法写出的感动,我们能写出这个后人再也不能创作出来的奇迹般的作品来着,我们的80人我们承认我们是娱乐为主,这是我们的娱乐的天赋继承了前人,超越了后人,是我们拼来的我们的文艺气质,所以我们敢说我们文艺青年,是我们80后,你们敢说是你们70后吗?

    你们敢说是90后?所以你们有你们的天赋,你们得到了你们的机遇,你们先富起来,然后你们就不管我们的了,然后我们就只能是自娱自乐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是文艺青年,你们不是,你们只是先富起来的人,你们是幸运了,但是你们有为我们的社会做过多少,你们懂什么叫做这个先富一批人起来,然后带动另一批人富起来吗?这也是我们这里这些人这么穷的原因吧!好吧,你说你是我们太有娱乐的精神,你们说我们追求的是个人精神的世界,你们说我们没有企业家精神,你们说我们没有创造力,好吧,这都没有错,因为我们没有成功的时候你们可以说我们任何的东西,但是你们不能让我们没有发声权。

    他们憎恨雅皮,嬉皮和瘾君子,我们喜欢流行,但是我们却再也没有流行,我们没有偶像,我们的偶像就是我们读书的时代的几个人来着,我们喜欢的就是四大天王一类的人,而不是现在的人吧,我想我们不会再去喜欢人了,我们再也不会有偶像了,我们也再也不会有我们的追逐的对象了。而我们曾经追逐的,我们至今也忘不掉来着,我们视他们为我们的经典来着,这个什么宅男女神,是什么狗屁玩意来着,你们是在逗我们吗?

    说是我们喜欢的东西来着,你认为我们这样的文艺青年会喜欢这样的人吗?你们以为我们的上帝指使一代会有这么低价,这么的没有内涵吗?有病吧,这不是我们的偶像的,我们的偶像都老了,我们的偶像都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的偶像都是我们的心目中的经典,我们的偶像都没有你们说的这样的差劲来着。我想至少有一个是我们现在依旧传唱的经典的,为什么?

    他们推迟结婚,因为他们恐惧离婚,我们不是恐惧来着,我们只是不能接受这个传统与这个现代的更替来着,我们依旧保持着我们的传统,我们依旧有我们的纯情,我们还是希望我们能得到的是我们的心目中的天使,而不是这个...”这是我们的大天朝我们的嘛嘛村宇宙日报对我们的嘛嘛村的对于“上帝指使一代”的描述。

    “上帝指使一代”由大天朝我们的嘛嘛村宇宙日报创造出来的。20**年1月1日号的封面文章,把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早期到80年代末的年轻人,称作“上帝指使一代”,从1980年到1990年出生的66000万大天朝人都聚合在这个定义之下。这一定义使66000万大天朝人成为一个相似的群体,但今天看来,这些出生于上世纪上世纪80年代早期到80年代末的中年人末的人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除了都已经不再年轻。

    今年他们中最大的那些,也已开始进入不惑之年。“上帝指使一代”站在中年的悬崖边上,很正常也很平常。人们都认为,这一群体再也不会吸引媒体和公众的视线了。但是现在,媒体和大众终于发现,“上帝指使一代”有了能把他们整合在一起的事情:购物。它已经成了“上帝指使一代”的决定性终身事业,我们成就了我们的大淘.宝时代,要不是我们这代人都不喜欢出门你们怎么会有这个大淘.宝时代。

    “上帝指使版的限量版皮包是他们的通货”消费主义和物质至上已经成为很多国家民众的潜在价值观。大天朝的嘛嘛村的《每日村日报》在去年的7月19日曾报道:我们的伟大的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已经开新书,大家可以看一看。下面播报新闻,据这个我们的村报记者调查发现,大天朝三分之二的成年人愿意自己享受生活,不在意是否留下遗产,已经他们没有遗产,只有一颗不服输的心来着,这就是他们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来着。

    我想问一下,我们的大部分的人都这写这个上山.下乡的我们的父母的这一代,视为我们的社会的经典,也视为我们的电视不朽的精品来着,这个总是能得到不错的反响来着,但是就是没有写我们这一代的,难道我们是写不出来,还是我们比他们差,还是我们不如别人,还是我们这一代都是不值得一提的,还是我们这一代,都没有代表人,所以写不出来,现在有了,就是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他就是你们的代表人物了,我就是敢写,让你们看看,我们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不像是你们认为的这样我们只是坐在家里好吃懒做的一族的垃圾来着,我们不是垃圾,请不要歧视我们,我们也是能文能武能励志还能幽默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