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朋友2
    我一听这个是为什么咧!我这个只是静静地写作来着,我这个是招谁惹谁了,这个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民怨沸腾的样子,但是这个不影响我的心情来着,这个也不会影响我的写作来着。这个你懂的,我早就习惯了,这个好的小说有争议是应该的,这个也是能理解的,要是这样好的小说一点争议都没有,这个作者才是悲催了,这个不管你是是喜欢这个不喜欢来着,这个是你们的一种看法,也只能是代表了你们很小的一部分人的心声吧!但是这个只是我的小说写作路程中的小小的插曲,我告诉这个眼镜帝说,这个你放心我根本就不会放在这个心上的。所以你可以大可放心来着。

    这个眼镜帝见我是不听劝来着,还非常的执着的样子,表示特别的无语来着,又继续玩他的电脑。我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家刚刚装修好的地板,突然一跃而起,发泄似的一阵狂踩,然后倒在上面滚了又滚,很难受的样子。在地板上躺了6分66秒后,我觉得他是没有理我的样子,我就自己起来了,心想:“没有如果,谁敢不喜欢我都是全部踩死他来着,这个敢不喜欢我的人,我还没有遇见来着,遇到了我就把他们全部踩死来着。”这个我是发泄完,这个我又安安静静的坐在这个沙发上看我的小说,抢我的红包了,这个都不是事来着,一点都不会影响我的样子,要是让我是知道谁不认真看我的书来着,这个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来着,然后我就跳起来将你们统统的踩死来着。

    我貌似彻悟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对这个还在玩游戏,一点都没有发现我是在发飙的我有半点的惊讶的样子,还在不亦乐乎的我说,我听见一个深沉且悠远的声音说道:“其实,我们都还很年轻,这个小说还有机会的,这个你加油吧!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有的时候只是有点怨气的样子,但是大家都希望你好来着,这才是几十年的朋友来着,这点小事都做不到的话,这个哪还敢谈是什么朋友来着。”我一看,看来是被我吓到了,这个是被我的愤怒吓到了的样子,我就说嘛,这个不要惹我生气来着,这个要是惹我生气了,这个我自己都害怕来着。

    然后,我意气风发地下楼逗弄他们家的大狗“小眼镜”了,在楼梯拐角处,我不小心瞟到他在后面一边摇头一边说:“唉,这娃子又抽风了,又疯癫了,这个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这个怎么还能这样的小孩子的脾气来着。真的是让别人看了特别的着急来着,这个要不是有我们这帮朋友来着,这个你是这个你是写到几百万字来着,这个要是还是二三个点击,你说他得不得疯来着,估计是比现在还要严重吧!算了吧,谁叫我们是朋友来着,是朋友就默默地做着我们朋友应该做的事吧!就不要去谈论着我们付出的事了,这个我们付出了什么这个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吧!也许谁不不会知道吧,这才是朋友啊!”

    我孤独,可我的身边并不缺少朋友。这个成就哥都说了,都在信中说我是一个到哪都会发光的人,当时我就笑了,哈哈这个得到有成就的人表扬这个心情就是不错来着,这个就是开心快乐来着,这个就是得意来着。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阳光、坚强、自信到自负的人。每当这时,我都会佩服祖先们的聪明,创造了这样一个词:帅。这个字真的是太好了,这个真的形容我是太恰当了,这个没有任何的一这个字能像这个字一样的非常的贴切的形容我的,这个真的形容得我是太完美了。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适合这个字吧!哈哈小小的得意的样子,我都不在乎他在我的背后是说我什么来着,这个我都不用太在意来着。

    我有的时候看着别人幸福,我为他们祝福,我也觉得很幸福的样子,这个有的时候是羡慕,有的时候是嫉妒,但是过多是恨吧!我是非常讨厌这个别人在我的面前是秀恩爱来着,我觉得这个是一件必死的事来着,这个秀恩爱特别是在我的面前秀这个恩爱这个是必死来着。祝福声中却透着我的虚弱,这个还是不要提这样的事来着,这个提起就心情不好的样子;我与同伴们嬉笑着,那一刻,我真的很开心。

    只是,人散去后,朋友是离开以后。我依旧是落寞的,我还是找不到这个继续快乐的理由来着,曾经我以为这个写作能让我是开心一下来着,但是这个真的没有来着,这个真的没有感觉的到的样子。我也在努力着,努力着,可到底为了什么,我好像很明白,又好像很不明白,你说我是应该明白呢?我还是应该不明白啊?不管耸就这样吧,也许只要默默地这样对我就是最好的。我在追梦,可那梦的尽头或许是另外一个梦,还是这个梦根本就没有尽头的样子,这个我的梦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个梦让带我是何去何从,这个梦会不会让我是永远找不到快乐的样子。

    我一直在寻找着我自己的梦的出口,却不过是为了找到下一个入口,就好像那首尾相连的牛图案一样,就好像是这个一百万字,二百万字,三百万字,这个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于是,我在这些个梦想中,迷茫了。

    该怎么办呢?我说这个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这个杜康你在哪里啊!

    眼镜帝却告诉我说:何以解忧,唯有写作啊。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这个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这样的玩笑来着,这个你是什么人啊!这个怎么这么坏啊,能不能在这么的忧伤的时候,不要提这样的让我是更忧伤的事啊!你这不是在劝别人,你这个是在把人往火坑里推啊!我是怎么就交了你这样的朋友来着,这个能不能说点好的,这个比方说我们谈点高大上的东西啊!我是好胜的,就像老爸给我起“上帝指使”这个名字是霸气来着,就是有档次来着:这个上帝指使一出,几乎就没谁了,这个看书的也少了,这个不看书的人是更不看了,曾经有一个人说我恶心到他了,这个他再也不看书了。我说你不看就不看呗,这个吓得到谁来着,你们说是不是这样的,这个你不看书,这个还是我的错喽,没有见过这样的不要好的人来着。有的人说,我只是一个不该写作的时代有了这个写作的错误的念头吧!纵然我孤独,我不会停止自己前进的脚步,正如我说的,先行者总是孤独的。

    也许你会像有一天我也会像眼镜帝一样的,成为一个学者来着,但是我觉得我成不了学者,我只能成为一个过客的样子,这才是我的唯一的结局吧!有的时候我也要像这个范特稀一样为我跳跃过快的思维感叹:这孩子又女疯了,我们不要理他就好了,这个我们一理他,我们就输了。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为了诺言,为了我的三百万字的誓言,我觉得我要拼了,这个明明就知道自己写不出来了,这个没有这个心情了,也没有了这个我当年的意气风发来着,这个现在只有不断的投降的自己我是输了,我输给了我自己的脾气,我想我是太任性了,这个太不把这个写作当一回事了。有的时候我想要抛弃不羁,让自已是变得豁达起来,我想要没有束缚的写作来着,我想要能有自己的应该有的回报来着。只是这一切看来是越来越的遥远了,没有了一点边际的样子。有的时候我们还是谨言律行,正心求理,只求自己的心安理得吧;为了诺言,我从幻灭的伤痛中爬起,重新开始,我能重新开始吗?只是我真的不会重生来着,难得我是得要重生才行了吗?只是我不会,也办不到吧。

    我忍着悲伤向前走着,一路磕磕绊绊,哦,又摔倒了,我槽了这个公公你又绊我来着,这个都这么多年啊!没有想到你还是忘记不到我们的过节啊!看来我们必定会有一战吧,这个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吧!哈哈就是这么的任性来着,这个也不能怂啊。恍惚中,我又看到了读者们的笑容,大家都告诉我说这本书写得太好的,这个真的有很好看来着,我告诉他们说你们现在才知道啊!尼玛的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这个我写作的时候,这个我更新的时候你们是在哪里啊!这个我也是无语了,要是你们早一点发现我该是多好啊!

    不想了,想多了都是伤心来着。n年前,朋友们用他们的责任心拯救了我,让我变得不再沉沦下去。这个只是没有想到我刚从游戏这个坑里出来,又跳进了这个写作的大坑了。这个大家看着我都表示有心无力的样子,表示要让我在这个写作的大坑里好好反省的样子,让我随便跳这个大坑,让我任性来着,让我都不跟大家商量,就意气风发地来写作,这个不是来找死吗?这还有什么说的,就是找死来着。

    从那时起,他们把我是从这个游戏的世界里拯救出来的时候,我便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了。那一年,眼镜可告诉我,他的家乡是文艺之乡,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这个说得跟真的似的,我跟他讲我们村是全国知名的文艺村来着,这个名称是我们先得的。然后,我还特意找了这个典籍来着,最后我还是说服了这个眼镜帝承认我们村是比他们乡要牛碧很多的样子。

    那时的我就想,如果去他的家乡求学,那么我会不会变得很有文艺来着。好吧,我在我们村里学习我都没有变得很有文艺来着,所以去他们乡估计也是没有什么软用的,我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还是好好的码字才对。即使生活在他方,我也能感到家的温暖。或许是缘分,我所能找到的最适合我的大学竟真的在她的家乡。我的周围充斥着混乱、浮躁与不安,他的文艺气质永远都比不上我来着,虽然他已经是一个知名的学者,但是我还是什么也不是来着,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要比他牛碧多了,因为我懂的,他都不懂来着,好吧,他懂的,我也不懂的样子。

    所以我们还是各有千秋吧,是当代一流的知识分子来着。有的时候我虽然觉得我是很厉害,但是我的厉害却只能是一般来着,却总不能让我躁动的心趋于平静,让我在迷茫时找到方向,让我在想要堕落时记起自己的梦想,让我摔倒了,有勇气再爬起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