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兄妹谈话1
    如果拖延已经严重影响了你的生活,社会功能受到损害,那么就要警惕拖延背后可能隐藏的其他精神疾病或者长期拖延带来的自卑、自责心态引发的其他疾病,无论是生理亦或心理。是的,这个东西真的很麻烦来着,不得不经常说来着,我怕我不说你们就忘记了,你们以开始懒惰了,我是一个励志的作者,我的目的就是时刻提醒你们不能懒惰,要振作起来,这才是我的目的来着,你们能懂吗?

    曾经有一年,一首拖延症之诗爆红网络。欢快的节奏和写实的诗词写出了现代人在压力下养成的拖延习惯,引发网友共鸣,是的我也是很共鸣来着,这首歌是怎么唱的,好吧,我没有听过来着,好吧,我只是说这个名字很牛碧来着,我可以在这里写写来着,但是真的好不好听,这个我就真的没有听过来着,我也不会去听来着,这太二了,不能听了,听了我就会变得和你们一样二了。那段时间,在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的小说里,“拖延症”成为一个热门讨论话题,参与网友几千万之多。好吧,一听就很扯。

    近几年,拖延症流行更广,甚至成为一种职业通病困扰职场人群——据近嘛嘛村媒体一项数据显示,高达1000的人承认自己在职场有“拖到最后一刻”的习惯。究竟什么是拖延症?从何求解?嘛嘛村健康时报记者深入了解并亲身体验发现,战胜拖延,其实并不简单。真的不简单来着,这个太不简单了,太复杂了,所以我们就放弃吧,不要去战胜它了。

    今天我摊在沙发里,一边指挥着我的小妹去削苹果,一边拿起手机,把自己签名换成了这个句子:非自在而不能至。这个是不是表现出了我是一个大气的人来着,这个是不是一种非常好的生活态度来着,我觉得这个是可以吸引这个无数妹子的围观来着,这个我可以让我是加分来着,估计这个有喜欢我这种非自在而不能至的人吧!哈哈,想想自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了,这个我就觉得这个挺自豪的,这个我就觉得自己还是挺不一般的,这个我就是不是一般人来着。

    你说能起过如此霸气名字的人,这个能是一般人吗?这样的人能普通得了吗?好吧,就算我想要是做一个普通人来着,这个读者都不答应来着。他们都怕我累着,让我别写了,这个我就槽了,你说我是这样的人吗?怎么能为了怕累就不写了,所以我必须继续再写一点来着,这个气死你们来着。你们不喜欢看,我就偏要写来着,气死猴来着!哈哈,你们打我呀,这个还不是打不着来着。想想要是这样也能找到对象的话,那真的是也就搞笑了,这个也不太可能吧!好吧,这个我承认我自己想多了,这个我承认我太能想了,毕竟我是一个拿着一张凳子就想要去把妹的人吧。所以我这样的人总是这样的大胆来着,想像力这样的丰富来着,这个也是我的优点吧!

    小妹也是非常友善的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哈哈,这一分钟感觉自己真的很像是一个大爷来着,当然这个削苹果的事,我小妹一般是不爱干的,一般都是我的老妈做来着,今天也是难得我的小妹心情好来着,才会勉为其难的为我也削上了一个苹果来着,这让我得到很难才能得到的特殊的待遇来着,这个待遇真的是不用提了,这个是档次是相当的高来着,难怪我也忍不住开心了好半天来着。

    小妹再次向我展示她的小指,第二指节的地方长长一道疤,我还记得那是8岁的时候,一把小刀留下来的。她从家里拿来一个苹果,我们两个躲进小房间里,她让我给她表演这个削苹果来着。我一看这个不是什么好事来着,也没有什么可以表演的,我当然是不愿意来着。这个我都说不要了,这个我不会来着,这个我说我不会屑来着。这个我是看着刀害怕来着,这个我们还是不要自己削来着,这个还是让妈来吧!

    你到好来着,你说我不是这个男人来着,这个都怕来着,这个你说是为你妹削的,这个你就敢了。我一听这个滚犊子,这个我是为我自己削这个我都懒得削来着,这个为了我妹这个我更不能了,这个你当我是谁啊?我是你上帝指使哥哥啊!然后,我妹以为是能哄得了我,你看着你这个可爱的妹妹来着,你说你为你妹妹削个苹果来着,这个你都怕了,这个你要是不屑来着,你妹我一辈子都看不起你来着。你说这个我都让能哄到的话,这个我上帝指使哥哥的名字不就是白叫了,这个再说了,这个我年纪还小来着,这个做男人都不重要来着。

    这个我从小也不傻来着,我知道这个是我妹的激将法来着,我也没有理她来着。我说我害怕啊,这个好怕啊!这个明晃晃的小刀来着,这个我看着我就怕了,我就傻了,这个看着我主不会了。我妹这个是完全的无语来着,这个你说一个男人都不介意别人说他不是男人,你说你算什么男人来着。我妹是一把这个抢过这刀过去来着,由于这个动手太快来着,一刀下去,她哎哟一声,我一看,整整齐齐的一个口子,白花花的肉,还好不深来着。我是看着我就倒下去了,这个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还好没出多血。

    她就自作聪明地用透明胶缠起来“止血”,我们以为,粘上了,肉就自然长拢了。伤口还没有缠好,这个我也好了,血喷泉一样汩汩地冒出来,怎么都止不住,这下我们两个傻了,这个时候我又晕了。这个她也不怕挨骂了,她举着手,边喊“爸爸”边往这个外面跑来着,以为是出大事了,这个以为要死了。好吧,这个我是我说的,我醒来看她都已经用这个透明胶缠起来“止血”了,这个容易这个是不断的往外冒血来着。

    我说这个看来是止不住了,这个我妹要死了,这个听老师说这个流血过多这个会死人的,小妹流了这么多血,这个是必死无疑来着。然后这个我是再一次地被吓昏了,不敢看这个恐怖的场面来着,毕竟我是晕血来着。我临倒地之前我就喊:不行了,这个真的不行了,这个我晕得厉害来着,这个刚才看着有一道整整齐齐的口子都晕了一会。这次真的不行了,这次一定会晕委久的。好吧,这个不能怪我来着,这个我真的晕血来着,我不是没有义气来着,虽然我还是很没有义气的晕了,最后我也很没义气地回家了。

    但是我一直告诉我妹说,那天这个我真的是吓得要死来着,以为这个我妹真的不行了,这个会死来着。这个气血攻心才会晕的,这个真的不是这个晕血来着,我妹鄙视了我一眼!这个让我是别解释的意思,好吧,这个你不信来着,这个就当我没说吧!但是我一再强调说,这个你哥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你哥对你有多好,这个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妹说她不知道,我一听这个白疼她了,这个果然女人都是白眼狼来着,这个我对她这么好。你怎么可能不刻来着,这个你怎么能说不知道来着,太让我是伤心了,这个你是伤透了你哥的心来着。曾经的曾经,都是小时候的事了,转眼间,我小妹也不小了,而我也已经31岁了。

    听说这个我妹又要给我削苹果这个当然我也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来着,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来着。特别是我的小妹来着,我妹更不是这样的人来着,你说别人不了解我小妹这个我还能不了解我小妹吗?我才不要呢?这个无功不受禄来着,这个我是想要但是这个真的不能要来着。你也不想想她是谁,她是你们上帝指使哥哥的小那,她会给我削苹果来着,这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对吧!

    我妹不会和我讨论的不再是如何从家里偷一根香肠,也不是我那时如何地喜欢文明,而是现在的我们,已经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而是各人为了各人的事业与爱情在奔波来着。每次难过的时候,就会去她那里,似乎只要去到她那里,就会得到想要的安静。前年是,去年是,今年也是,几乎年年如此,好吧,这个有的时候只是想要换一换这个环境来着,看这个生活能不能起一点变化来着。也许我想很多人都是和我这样想的,这个也是这样做的,我们只是不想在这样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生活不好,但是我们也是迫于无奈,没有办法。

    好吧,这个是我妹说我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着,这个本来要好好对我来着,但是这个我不领情,这个就不能怪她了。所以这个小妹是把这个削好的苹果塞到我的手上来着,这个随便我的小妹特意还给我展示我以前的丰功伟绩来着就是手上的伤口来着。好吧,这个是她自己非要玩来着,这个自己造的孽来着,这个现在也算在我的头上来了。你说,这个怪我喽,我都说不要,这个我不会,我不会削,我害怕来着,你要是还觉得这个是我的错来着,这个我就无话可说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