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回忆3
    与很多同学的想法不同的是,我并不因此迁怒于嘛镇学院和嘛村分校这两校的学生,而那种麻木和自暴自弃更不是一个大学生所应有的涵养,也不是我们的嘛村的品质来着,这个也不是我们的推崇的精神来着。不管是不是职业的,不管是不是被大家所认可,我觉得这个有一技之小常还是好的,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毕竟,这个社会对技能型的人才,而不是知识型的人才那是需求越来越大来着。在一个社会这个知识与技能的人才的培养都是应该同样的重要来着,当然我们谁不想让自己过得优雅一点,这个少付出点辛苦来着。

    但是,社会就是如此的公平来着,你不好好的学习来着,你只能是从这个知识型人才淘汰成这个技能型的人才来着。所以我也是经过这样的事来着,所以我很明白大家的感受来着,这个被别人的忽视的感觉,真的不太好。我对于这两个学校的学生是没有不满情绪的,责任不在他们。假如他们能够选择的话,我想几乎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就读知识型学校,而不是职业技术学校来着。

    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机会,而评价的标准是统一高考这个号称最公平的选拔方式,这个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的高考,就把大部分划分出来了,什么人是什么档次,什么人该读什么样的学校,什么人是什么样的命运也随之出来。你说这个时候我们一旦被划分出来,这个我们继续读书还有什么软用来着,这个我们读出来和没有读出来有什么区别来着。所以,这个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继续浪费时间在这个读书上。

    我也有同学和好友在那好的学校读书,这个出来的命运就是要比我们的这样的人要好来着,所以读书只是划分一些没有背景的人档次的场所来着。而不是真的传道受教的地方来着,只是一个当权者划分普通人等级的地方来着。这个如果一开始就不能学好的话,这个还是要想开点趁早跳出这个圈子,寻找合适的地方来着。而这个自学应该是就像是二胎一样,就像是自考驾照一样趁早放开才对来着。

    这个大家只是需要一个文凭,何必非要在这个学校学来着。这个放开难度来着,这个让大家都能完成这个基础的学习就行了,这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就行了。当然我也承认这个好学生,他们当中很多人在高中也是很努力的学习,在大学里面多人也是努力的在为着自己的梦想在奋斗。而相比之下,主校区一些同学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其实不过是内心虚弱和粗鄙的表现。再说这种以高考成绩来将人区分为三六九等,跟过去以财富,阶级,出身来划分一个人的方式没有任何实质的区别。

    沉默的之害由大家承担,而反抗的代价须得由自己承担。人们会认为自己是没得选择的。但是事实上,我们还有选择。已经有不少的人勇敢的拒绝了体制,拒绝了这辆给人虚幻速度和快感的列车。像国内一些著名教授所作的那样,拒绝招生,用不合作的态度来求得学术自由和生存空间。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则需要对这种教育政策和可怕的**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批判。只是换了一种好听的名字来着,只是换了一种形式来着,这个明明就是没有软用的学习来着,没有目的性的学习,没有针对性的学习,这个学了有软用!

    这个专家,那个专家,你特么地都没有长这个眼睛,看没有看见,还是懂不懂这个有没有软用来着,学了有什么用,你跟我讲,你出来,看我打不打死你来着。所以,没有针对性的学习就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就是在犯罪来着,就是把我们的青春流入这个体制的一潭死水中去,这个就是各种悲剧来着。这个你们一天这个提议,那个要发言,你们能不能说重点来着,这个你们不能把一个普通提议划成无数小段,这个你们是一次提一点来着,这个你们才是真正的没谁,也不知道你们代表了谁了,你们这些专家真的能代表谁,你们连你们自己都代表不了,你们还想要代表谁。

    关于能不能授予这个学生自学文凭,这不是一个能力问题,而是学术尊严和原则问题,但是却是很值得研究的。如果把这个不能进入这个重点学校的学生合理的分配出来,有一部分这个参与这个职业学校,有一部分人愿意读的就继续读,这个不愿意读的这个也不要再扔到这个没有什么软用的四五六线的垃圾学校了,这个真的是一种资源学浪费来着。一种体制的失衡来着,这个你也不知道这个四五六线的学生,这个企业会在意他的文凭不。别人都不在意的东西,学出来有什么用,而且是不能学到东西,还浪费几年去学,就真的没有这个必要了。

    所有的那些举出身边同学的例子用以来赞成或者反对者,均不是对这个问题的有效回答,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所以大家都觉得只能是这样做了,就没有别的思考了。在逻辑上,这种以个案来推出整体属性是不能得到承认的,所以我不能以自己的观点来证明自己就是对的,我也不在写哲学来着,也不是和你们辩论来着,只是写出来大家看看吧!若以能力而定,我丝毫不怀疑这些职能学院一些同学达到知识型学校要求的可能性。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我关注的是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的逻辑和心态,这是公然的学术无用和**裸的不负责,这个如果没有人说的话,这个没有人作为的话,大家都觉得是对的话。这个我大家可以略过来着,只是在法律和规定允许的前提下发生的,是在繁荣发展高等教育的名义作出的,这个就是真理吗?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就是这个最教育最失败例子来着。他们学术腐蚀的是社会公众对大学和学术最后的一点点信任和期待。

    在学校里面,有论者言,涉及到你们自身利益的时候你们就出来闹了,不满了,说话了。社会上那么多的学术无用,这个教育没有成绩,这个责任应该谁来负这个责任。这个还不是这个社会来负这个责任来着,为什么这个教育自称是最严格的地朝会有这么多的假货,会有这么多的盗版,会有这以多的失业,买卖招生和贩卖文凭怎么就没看到你们关注啊!

    你们现在才提,这个有人冒名上学来着,这个你们不可能现在才知道来着,这个你们早就知道了,这个早就这么干了。只是这次事闹大了,你们开始追究了,这个你们追究还不是对这个人,而不是全国自查,你们敢吗?所以我也不想说这个重点大学这个有多少人是靠自己的实力考进去的。但是我们知道很多人都不是靠自己的实力进去的,至于这个怎么进去的,这个我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所以,这种等级的划分,最终牺牲到的也只有是底层人民的利益。

    我想说的是,首先关注自身权利是一个民主网络公民负责任的一种表现。正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利益的关注才使得那些当权者不敢为所欲为,才使得那些出现在当权者口中,写在白纸黑字上的法律能缓慢地在我们身边实现。其次,关注自身利益是一个公民自身正常的心理反应,是当然享有的权力。正是人们对于自身财产的关注才使得社会能够迈向更加注重个性自由和人格独立的时代。想问的是,假若我们连自己的利益都不关注的话,你还能期望别人去代表什么虚幻的自己和大众吗?这种代表你能接收吗?所以我们要勇敢的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呐喊。

    事实上,今天我们为着这件事呐喊不仅仅只是为着自己的利益的。众所周知,在教育产业化的精神指引下,在繁荣社会有许多高等教育的旗帜下,职业学院横空出世已有几年了,但是一直得不到重视来着,我说的是这个收入上的重视来着。这个为什么这个有技术的人,这个会比没有技术的人拿得多来着,这个你不要告诉你创造的价值比我们多来着,这个我们只是处在不同的岗位吧!这个就算不是你,很多人在你的岗位上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着,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是更重视这个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来着,而不是你们所弄的这个素质教育来着。这个你们说得好听是素质教育来着,这个其实这个结果呢?是什么也做好来着。

    事实上,几年来,这个产权不清,派别不清,这个性别不明,责任不明的怪胎不仅存活下来,而且活得相当滋润。它们不仅拥有让人俾睨的经济实力,并且也早已拥有了颁发那些著名国立大学引以为傲的烫金文凭的资格。以为自己是个公公就觉得自己了不起,这个就看不起别人来着,这个就打压别人来着,榨干新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这样的人真的是很恶心来着。这样的人存在就让人感到奇怪,整个网络界与教育界似乎都对这个怪胎视而不见,对这种**裸的**和掠夺视而不见,任其打压来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