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六章 我的一生6
    18岁我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我?

    那时候的我是那么简单,很多事情

    我并不是不知道

    不在意

    只是不想斤斤计较

    不想戳穿你

    那么请你在骗我的同时

    也请注意分寸

    老天爷呀,请原谅她

    她很累,不想做了

    这个我却找不到她那里的样子了

    我天不靠地不靠只靠自己

    如果我的回忆像一卷录影带

    我的青春就像是一首流行歌曲

    我的梦想就是一个永远找不到我岛屿

    我的生活就像是一本小说

    都有着这个一样的不一样的故事

    我一定要找到我18岁以前时候的那段带子

    我一定要重新、重新播一遍

    那时候我就会选择

    租个小电影回家过年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总是喜欢用头撞墙

    碰了半个月

    总算悟出点什么了

    好习惯没有养成

    脑子碰坏了不好使了

    现在却发现自己懒的要死

    期待、期待、期待你的到来

    曾经,18岁的那个夏天,初初记事的懵懂少年,为了一个拥有着独特的嗓音的女孩。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的困难来着,我陪着她让我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来着。这个时候我也看到了社会,我也明白这个这个社会原来是如此的残酷来着,对很多的人是如此的不公平啊。女孩的清冽独奏而神魂颠倒,魂牵梦绕;在没有录音机的岁月里,我想尽一切办法渴望能跟那打动我心底的声音稍微近一点,再近一点

    那是一个尚没有粉丝的年代,父母痛恨我突然这样的迷醉,担心我的课业,为此使出了一切高压手段,但是所有的压迫,只让我更加坚持。只是我没有坚持来着,那个时候这个我对这个音乐还是很研究的,但是这个只能是帮她写写歌词来着。这个让我唱就不行了,但是她唱出来的就不一样了,不管她唱的是什么都是这样的好听。

    年轻时代的上帝指使;花祭时代的上帝指使;那是我记忆里真正的荣光,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很有天分来着,但是那是个注定毁人的年代来着。那时候不管你喜欢什么来着,这个父母都认为你是这个不务正业来着,只要是离开学习的任何事都是玩来着。都是自己的逃避这个学习的方式来着,都是父母恨之如骨的,尽管背景总是青灰暗淡的天幕;我永远踽踽在人生那无常的路上,但是因为姑娘的歌声,我不觉孤单,不感无助,虽然凄清,并不绝望。

    现在看来,我们的梦想在那个我们的18岁的那年就已经死去了。我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抱负来着,已经在段段故事中老去;而我亦在人事漂移里沧桑;我以为我早已百毒不侵,我早已练就一身绝世武功,每日应对生活中的是是非非,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不同的人纵然不过是螳臂挡车,但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令我坚强起来。梦想在瞬间瓦解,因为害怕有梦,因为害怕生活,因为害怕面对各种困难与折磨。是的,我相信我已经有足够的坚强,可以在心底结起厚厚冰山,隔绝所有浮华与虚慕。

    但是,当身背吉他的那姑娘以他温柔明净的嗓音开始吟唱,我的心防瞬间决堤。那样的往事沉疴,那样的旧梦依稀,都在楚生的歌声中逐渐苏醒而当,姑娘与我要同台演出之时,这个我没有敢上去来着,我怕别人笑我来着。我怕自己被人嘲笑害了姑娘来着,她说没事,这个唱得不好没有关系,只要敢站上这个大舞台就可以了。但是我没有,我却怂了,我想那天以后这个注定我会怂一辈子来着。时空仿如被凝练压缩成一线,往事就在今夜自如的穿梭。外面的世界,从我少不更事的期待,唱到春华秋实的精彩,恍惚中,我不知究竟应该感慨,还是应该庆幸?

    现在,我只动情于一种声音,就是过去的声音来着;无论空间如何流转,我始终只爱一种人。简单质朴,仿如那时的花开!

    我以为我成年了,这个遇到个一个女孩来着。我觉得她很励志来着,虽然这个生活也是很苦来着,但是这个却生活得充实来着。这个是我做不到的,后来,我知道了她16岁时就没了父亲,要到酒吧去唱歌,照顾好妈妈,支撑那个破碎的家,没有好的条件,却永不放弃,不断的追求自己对音乐的梦想,挑战着自己。她让我想到了追日的夸父,添海的精卫。我自己也是出生在一个小乡村的农民家庭,一家人一直住在只有几十个平米的五十年代建的老房里。

    我不怕苦,不怕输,终于在我的超水平发挥下,我考入了嘛村大学。后又来到城市打拼,我的付出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了不起,只想让大家知道我们普通人家的孩子有志气,我自己一定能行。和那个时代的女孩相比,我觉的我真是幸福,真是幸运,我为自己在大学期间没能好好珍惜宝贵的时光而羞愧,为没能认真面对自己的机会而悔恨。她是一面镜子,让我知道我对父母的孝顺还不够,对事业学业努力的还不够,对自己的要求还不够。

    邻家小妹如愿地考上大学,在送别的站台上,我含泪想向小妹说点什么。小妹的妈妈说:别再想着她了,去做点别的有意义的事情吧。真的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当时的不情愿,当时的不努力,别人都考了出去来着。只有自己不争气来着,这个自己留了下来,现在自己的无能也影响到此时的心情。这就是年轻的代价吧,也许我们付出了太多,我们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来着,这就是我们的荒唐的人生给我们留下的唯一的东西。

    19岁,我上大学了,开始了我颓废的大学生涯,我正儿八经地想要这个开始人生的二次恋爱,大一时有个女生有个姐姐有个学姐吧要认我做弟弟,我以为这是我人生的第二春,她还给我买小笼包吃,另外情人节还约我吃饭。她白衣飘飘地坐在我的单车前上演着花样年华,这个你搂着我,我骑着车来着,这个我们驰骋在这个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都以为我们是恋人来着,我也是这样想的,结果呢?

    学姐说1颗心只容得下一個人,只是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她的师哥来着,他说他的师哥好帅。

    我说我呢?难道我就不帅气了吗?

    学姐告诉我说:你就算了吧!

    我说难道你打算欺骗你自己的内心到什么时候,如果我不算帅气的,那还有谁能算这个帅气啊?

    学姐告诉我说:师哥的是这个男人的帅气,你是弟弟的帅气来着,这个不一样来着,这个是有区别的,而且这个区别就是男人和这个男子的区别来着。

    好吧,听了她的话,这个我的心彻底的碎了,这个心再也不能还原了,这个简直就是稀碎的碎,不是普通的碎啊!她只是想认个弟弟,没有当我是男人,我太不适应这个社会了,也不能理解姐姐找弟弟的心情。最后,我只能是这个凌乱了,这个你说这个谈就谈朋友来着,这个看我长得帅来着,这个认我是弟弟来着,这个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来着,这个我怎么就是会让我伤不起的女人来着。

    你们是不是在锻炼我来着,怕我到了这个残酷的社会,像我这样的帅气的人。会有很多的人会来伤害我们这样的善良的人来着,所以你们都是提前来这个锻炼我的内心来着。那时候我伤心得一塌糊涂,痛得一败涂地,我真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会开这种玩笑。后来我们分开了,不开心的那种,大学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再也没有联系,我也永远只是你的其中的一个弟弟。大学的恋情往往是黄粱一梦,能够水到渠成的不多,这个是我们那时候我们真不知道这个是怎么想的吧。想了想,最是难忘他晚自习送来的小笼包,是那样的好吃来着,这个也是我享受到的,这个女孩送我吃的最好的东西啊。

    23岁,我变得聪明而多情起来,想找个“四有新人”,因为我也是这个四有新人来着就是有型(那是不用说了)有款(贷款)有车(自行车)有房(40平和父母住),或者干脆说就是成为这个国民老公那种神级人物来着,这个我的要求也不会这么高来着,这个成为这个村级人物就不错了,这个镇级的人物我都不想了。这个我也成为不了,像是国民老公的人那样的的人。但那样的命运不是给我这样的人准备的,于是我降低要求想娶个有钱的女人,后来看了太多公主与青蛙王子的故事,关键我遇上公主时我还是青蛙的模样,这个我就真正的无奈了,这个你说我是要如何是好啊!

    所以我只能是一次一次的被这个现实打击来着,我又被迫降低标准,没有钱,个子高长得漂亮也行,至少养眼。这样的女人交往了几个结果长得比我难看的抒我甩了,比我长得好看的甩了我就算了,这个长得难看也把我甩了,这个你说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都是肿么了,我越来越搞不懂了,结果得出一个结论:男人女人均是好色之徒,这个是在这个有钱的前提下来着,这个没有钱的话,这个真的还是得向这个钱看来着。

    这个女孩都告诉我说:这个帅气不能当饭吃来着,这个天天看你在这里耍帅来着,这个也看不到这人未来的样子。这个还是实际一点,让我是放弃自己的帅气,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好一点来着。你说我怎么能放得下自己的帅气来着,这个我当然是放不下来着,这个你说我是怎么能放得下,这个是说放下我就放下的吗?你说我明明能靠帅气成功的人,这个我都不好好利用来着,这个我让我以后靠什么活啊!我除了帅气,还剩下什么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