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路向医2
    我是头也没有回,我怕别人认出我来,但是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这个别人的惨状。但是,在我的摩托车疾驰而过的时候,我是能感觉得到这个污水溅在别人的身上的感觉的。那真的是太爽了,那真的是太恶了。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这个妇女那是“呸”“呸”“呸”,我想不会吧!这都溅到脸上了,我也是没谁了,这个太猛了,真的是猛男的做法啊!我真的很想看看,这个妇女一脸泥的样子,但是要是我回头的话,要是被人认出我来的话,要是我还笑的话。你说他汉子找到我会不会打死我啊!所以我还是不看了,光是听到她是“呸”“呸”“呸”,我就很满足了。那必须的,这个溅你一脸,还有谁!

    我以为我是万无一失,我以为我不回头,我以为只要我不看她,她也就看不到我是谁了。但是这个真的没有,我只听到这个背后那妇女是扯着嗓子,那公鸡嗓似的,那是开口就骂道:“上帝指使你以为你戴着雨衣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吧?你以为你不回头我就不知道是你吗?你以为我会不知道是吗?你个挨千刀的,你必死!”我也是醉了,我戴着雨衣你都能认出来,你也是没谁了,我也是无语了,还以为这样做坏事不留名的话,就没有人知道啊!没有想到还是被认出来了,好吧!我决定是再接再厉我继续碾!

    好吧,我又发现目标了,前面又有一个妇女挎着个竹篮,五大三粗的体形,颤抖地走在这个乡间的小道上,她穿一件所谓的劳动人民衣服,白色的破短衫,紧绷在身上,身上的肉简直要从短衫里挤出来,活像展示出的一种难看的、廉价的商品。她昂着头,卷着袖走着,好似寸步难行的样子,这副模样真好像走进摔跤场似的,好吧这个是一个女汉子。这个我喜欢啊!我就喜欢折磨这样的人,这样人总觉得自己了不起,这样的人就得揍啊!

    我是再一提速,又是慢动作重演,那真的是就跟拍电影是一样样样的。我还是觉得这个是一个完美的玩笑,我觉得没有人会认出我来。因为我整个人都裹在雨衣里,这样你都能认出来的话,那你们真的是没谁。所以我再是故技重演,还是一样的在别人的身边划过,那就跟是闪电侠似的,那速度真的是没有谁。那一地的污水再一次被我的帅气的激起。那是全洒在了这个女汉子的身上。哈哈,好开心,我没有回头,我也不敢看她的表情,我真的怕我自己会笑的。

    但是我正在自鸣得意的时候,这个后面又传来了这个如雷般的女汉子的破骂:“上帝指使你个王八蛋,你说你干的这些事,在我们村里还有谁?还有谁能干出这样的事人,你就跑吧,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这我们村能干出这样的事的人,这个还有谁?然后,又是“呸”“呸”“呸”!”我无语,这个怎么又被认出来了,这个我也是无语了。尼玛的,这个好事没人说是我做的,这个坏事都说是我干的,你说我得有多伤不起啊!

    好吧,我就不信这个第三个人还能认出我来,这个我们是一个时代的人,这个你们能认出我来。这个很正常,因为这种感觉你们一定是似曾相识吧,所以能认出我来。但是我就不信了,这个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还能认出我来,那我就是真的醉了。所以我再一次地寻找目标,你说你倒霉不倒霉,这个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人,只看见一个女学生又走在这个乡间的小路了。那是扎着马尾辫,背着小书包啊,那是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把这个裤子弄脏了。我最喜欢你这样的人了,你越是怕弄脏,我越是要把你的裤子弄脏,哈哈,就是这么任性!

    所以,我又特么的提速了,前面让开让开,没有刹车的样子。我是如一道闪电般的呼啸而过,只见这个我是不是开得太快了,还是这个小孩子这个太小了。这个我怎么感觉这个的车碾过后,这个人就没了,这个人就被泥水包裹起来,被整个覆盖了。我顿时心里惶惶不安,我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果然这个真的不好来着,这个姑娘本来是小心翼翼的这个眼看就要走到这个终点了,没有想到功亏一篑的样子。这个你说她怎么能好,她是瞬间就哭了,这个眼泪就止不住的样子。这个是哭着喊着:“上帝指使叔叔你欺负人,我要告诉你妈,说你欺负我!让你妈揍你!”

    我一听这个怎么你都能认出我来啊,我背上也没有写名字啊!你们是怎么认出来的,你说我上帝指使早已经就退出这个江湖好多年了,你说这个江湖上还怎么会有我的传说!我就真的无语了,难道这几年,还有人打着我的旗号,继续做着同样的事啊!我也是醉,都是些什么人,怎么能这样啊!怎么能把这样的事都赖在我一个人的身上啊!虽然,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是你们也不能这样啊!太不讲江湖道义了,你说我都洗手不做坏事好多年了,怎么现在我是偶尔做一下坏事,你们还能记得是我做的,我就真的接受了不了。

    你说,我都退出这个江湖这么久了,你们能不能放过我,不要再续写我的传说了,我也是醉了。可惜没有遇到这个穿着华丽的城市贵妇,那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你说你穿成这样来我们农村,你不是作死吗?看着就不爽,就想要溅你一身泥!所以,那次享受过这样的恶作剧的快感后,我就欲罢不能了,一发不可收拾了。这就是病吧,这个就是我的心病吧,毕竟,我是一个愤青吧,我见不惯啊!

    好吧,你们懂的我这样做是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连击别人。这个你们懂的,我们在城市里行走的人,特别是我们农村人,我们又不能骑摩托车,也没有车,我们只能是徒步行走。我们就会有的没的,这个总是会遇上这样的司机。那还不是和我一样的心灵,就是想要溅别人一身脏水自己就开心了,明明可以慢慢地,但是一看有水,一看有人,就故意快速驶过,故意整你。我跟这样的人是一样样样,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遇到这样的人大家还不是自认倒霉了,你还能揍他不成啊!所以我觉得我们大家还是得有这个公德心才是可取的。人还是得要点脸才行,不能不要脸啊!

    啊呜...啊呜...啊呜...怎么办,怎么办啊!要死了,虽然一路下来也连击了三个人,也算是做了一天的坏事吧!但是自己的内心还是不能开心啊!看来心里的事要是解不开的话,自己是永远也活不好啊!好想要堂堂正正的活着,就只是这样的要求也不能满足我啊!你说这得让我是得有多伤心啊!

    记得大学刚毕业上班一两年的时候,总有个念头在脑子里翻,觉得自己已经偏离生活轨道很远,每次都给自己一个期限,要回到原来的轨迹,总说再偏下去会不认识自己。但是我以为我能回得去的,我以为我可以也必须回去的,可是那一偏就是十来年,原来的喜好还有自己的所谓的习惯。见的人认识的朋友渐渐地没有了;去玩的地方喝酒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看的书写的笔记也丢在自己书架的角落里都起了灰了;上网玩游戏喜欢看的电影都渐渐不碰了,仿佛渐渐地就会把一切都淡忘了似的。

    慢慢地自己被卷到了很世俗很陌生的生活的黑洞中去,再也爬不出来了,这就是生活吗?我很害怕现在的感觉与心里的感受,这些都不是我擅长的,像现在这样地疲于奔命,那种找不到安定下来角落的感觉。生活就像一个打好了结的颈绳似的,勒得自己的头生疼生疼地,想要死去,却无力呐喊。像与自己想要的生活偏离得太远了,再也回不到生活的轨道上了。

    那时候的自己我总是答应说:好,忙过这一阵,我就做点有意义的事,我再也不要这样的混下去了。我要活得有意义,让自己的人生变得不凡,只要过了这一段我就该干嘛干嘛,我就该去哪去哪,可是这些答应自己的话,统统没有实现。只是一天天的推下去,没有了目标,没有了追求的东西,没有了方向的人生,真的是很可怕。更不要提梦想,提实现,仿佛生活就是为了生活,就是为了撕下日历纸,让它变成废纸丢弃如此而已。

    在伤感的时节来临时,不管你是走在哪骑着怎么样的摩托车,穿梭在哪条街道里,仿佛这个时间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怀旧自己的过去。都不敢面对自己的未来,因为我们没有未来,怀念曾经背得出古文诗词的年代,怀念那些解的出方程xyz的年代,怀念递个纸条还要脸红心跳的年代,怀念花前月下牵个手都踌躇不安的年代。原来每个人,都在带着遗憾和不满,却过着眼下最舍不得的时光。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