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求医3
    我虽然个人觉得神医太夸张了,但是我不质疑她的专业性,我想也许这样真的很有必要吧!想想自己就这样自己把自己送到了乡下,然后就这样隔离了,自己也是很难过的。但是,也许这也是对大家都好的方式吧,然后我准备看一看我的新环境怎么样。毕竟,这时要和我一起战斗的新家啊,我总得看看,这里面的条件有没有和外面看起来的一样,这么的简朴,这么的寒酸吧!毕竟,我是一个体面人,我一再强调着一点,这也表达出了我还是有一定的追求的。

    神医并没有让我进去,而是告诉我说:“进去之前先要消毒!”然后是把这个消毒器具拿了出来。

    我一听我刚才还夸她是专业的,现在这个一看她拿出来的消毒器具我就觉得她也不是这么专业。我那是微微地笑了笑,我当然是笑得很不自然,很勉强的样子,我笑着说:“你的这套消毒器具这怎么看起来像是我们家的静电喷雾器啊,那是一样样样。我说你确定你装的不是百草枯,而是消毒药水啊!”我是相当的怀疑我们的神医怕她一着急拿错了,要是把这个百草枯给我是当成这个消毒药水给我是喷了的话,我就不淡定了。

    为什么我会不淡定啊!那还不是因为这个百草枯的药性太强了,你说我的这个浓密的头发,那是我的标志性的建筑啊。那是和我们的大地朝的鸟巢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性的东西。所以这样的标志的东西,那就是我的身份的象征啊!那是不允许别人侵犯的,谁要动了我的头发,弄乱了我的头型我就要跟她拼命啊!你说我还指望我这个浓密的头发,那是帮助我找到女朋友吧!

    要是她弄错了的话,把我的浓密的毛发给我毁了的话,那你说我是不是就悲剧了。再说了,你们懂的我们上了这个三十岁年纪的人,我们是非常的注意我们的头发而。特别是我们家有这个秃顶的基因,要是我不好好的保护的话,我怕是我还没有聪明就开始绝顶了。我还没有找到女朋友,我就愁得是掉顶了,想想都害怕的样子。

    你说这个我就算是长得帅,要是不好好的保护我现在的外形的话,说不定有一天这个因为掉顶的事被姑娘发现了。你说现在的小姑娘得多嫌弃我啊,那你不是毁我吗?所以我是必须问清楚,不然。真的是把她的百草枯一弄,尼玛的这一下把我的头发全烧光了,你说要我怎么活啊!你说那以后我不是得提前戴假发了,这又得花钱啊!

    神医表示,这个不是会弄错的,这个一定是消毒药水,还安慰我让我放心的样子。她让我别质疑她的专业性,要是这样的低级的错误都犯了,自己的医师执照怕是早就吊销了。

    我一听,既然她这么说了,我再质疑的话那就是不信任她了。毕竟,我也不是不信任她,我只是得对我的浓密的头发负责罢了,你说我不对自己负责,谁还会对我负责啊?

    神医说了,这个喷雾器确实是这个静电喷雾,我现在还没有进这个专业的给人消毒的喷雾器。我也没有想到在我们的大地朝会有这种恶性的传染病啊!所以我也没有进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我用的这个静电喷雾这个效果也是一样样样的。然后她就把静电喷雾给我说明了一下工作原理:静电喷雾(是应用高压静电在喷头与目标间建立静电场而药液流经喷头雾化后通过相应的充电方法(电晕充电、感应充电、接触充电)被充以电荷形成群体荷电雾滴,然后在静电场力和其他外力作用下,雾滴作定向运动而吸附在目标上。它具有雾滴尺寸均匀、沉积性能好、飘移损失小、雾群分布均匀,尤其是在植物叶片背面也能附着雾滴等优点。

    我听她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我说我是人啊!我不是植物,我不是瓜果蔬菜啊,你是没谁了,你把我的都当成什么了。但是我说了,只要效果是一样样样的,你就来吧!我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你不拿成百草枯就行了。

    神医道这个当然不会,然后就是对着我一阵喷啊!我一闻这味,我说这个好熟悉啊!这个消毒药水怎么和我们养猪大户的猪圈里的味道是一样样样的。

    神医咯咯地笑了笑,她告诉我说:“这确实就是给牲畜消毒的消毒药水,这个也是一样样样的,效果也差不多,我说这里前不着大医院,后不着城市的疾控中心啊,我哪里找这个给人消毒的药水啊!所以就把我们给牲畜消毒的药水给拿来了,原理是通用的,这个原则上也没有太大的错误啊!”神医这样的告诉我,让我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还安慰我说没事的,这个只要能达到消毒的效果就行了。

    我说还不要在意啊,你都不把我当人了,还让我不要在意,你说我怎么能不在意啊!我是人啊,我不是牲畜啊,你说哪有给人消毒用这个牲畜的消毒药水的。一点都不专业不说,还是对我的人格的极大的侮辱,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不尊重。我说你特么能不能不对着我的脸喷啊,你这个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我本来不恶心的,闻着闻着我就觉得恶心起来。想要吐啊,关键你这个会不会灼伤我的细嫩的皮肤啊!你要是让我的黏.膜受到任何的刺激,让我出现畏光,流泪流涕,眼睛干涩疼痛,咽部有异物感,鼻腔黏.膜损害,头错脑热的话那我一定跟你没完。

    我也是醉,这个哪有往脸上喷的,有没有一点常识啊!神医被我呵斥住了也就不敢对我是乱喷了,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这个给猪喷的玩意,你是照着我脸就是一阵乱喷,我说我哪能受得了。我当然是受不了啊,我是非常的受不了。她是当玩呢!你说我是气人不气人嘛,要不是她是个女人的份上我就揍她了。总感觉她是在借这个机会报复我似的,你说我哪能不生气啊!

    这要我的强烈要求下,她是终于给我消完毒了,这才让我进这个茅草屋里,这里面这也真的是简陋的,这里面那是什么也没有,有一张床、几张凳子,还有一个张桌子,一个柜子,这比我的出租屋的东西还多啊!这些东西看起来很破很旧的,但是还能用,也没有坏,反正就是一个简单的小茅草房,你说你要里面有很多的东西也不现实,毕竟,这个房子是被隔离出来的。

    还好这个估计是经常会有人来打理的样子,所以霉味不严重啊!看来,还是有人经常开门开窗通风的。我表示这个还是可以接受的,也不是外面看到的那样的差啊。我问她然后呢?我当然是得问一下她怎么安排我啊!我看了看,这个四周的土墙,我说这里不得有蛇吧!我才弄死一条蛇,这个不会一群蛇来报复我吧!我当然会有这样的感觉,觉得那蛇也是因我而死吧,要不是我吃了它的胆,也许它也不能死得这么快啊!

    神医说:“那就不知道了,这个有没有蛇,谁也说不清楚,被咬了再说吧!记得要记住蛇的长相,这个好对症下药!”

    我说我都没有被咬,你就说这样的话,你说我还能安心的住在这里吗?我也是醉了,我怎么就这么不放心啊,我总觉得你这间房子怪怪,这个让我是毛骨悚然的样子,我也是醉了。我上帝指使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但是你这间房子,我怎么会就没有注意到过呢?这里是什么时候有这间房子的,我就有点纳闷了。毕竟,我在这里混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的话,看来估计就没有人会知道这间房子的存在了。所以你说怪不怪,我反正觉得这里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可以这么形容吧,阴森恐怖,潮湿阴冷,细菌与虫蛇居多,这样形容也不为过啊!反正我是害怕的,我也没有想要装着不害怕的样子,这个害怕就是害怕。这个是装不出来的,你的内心骗不了别人的。

    神医说了,我们家以前的一个亲戚住这里,他是一个猎人。最近几年,进了山就再也没有出来的,我们家里的人也找了他几次,最后都是无功而返。但是,我们觉得他毕竟是我们的亲人,所以我们也相信他一定能走出来的,所以我们一直都帮他照看着他的房子,怕他是哪天回来了。估计还得继续用吧,所以你会觉得这里很久没有人住,这个也是很正常的,这个确实也是这样的。

    但是,这里还是很安全的,毕竟他在这里也是生活了几十年了,也没有听说过被蛇咬。

    我一听这个明显不是在笑话我,怕被蛇咬啊!我也是醉了,她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的意思是:你的亲戚是猎人这个皮糙肉厚的这个蛇不一定咬得动啊!我就不一样了,我细皮嫩肉的,我是小鲜肉啊!你说蛇不咬我,蛇咬谁啊?我也不是怂啊,我只是说明了我自己的担心而已,这个很正常啊!你说这个突然来到了这样的陌生的地方,你说谁会不担心啊!这个担心是人之常情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